-

第七百二十七章

龍門強援至!

“大膽李陽,快快放開令主,否則將你碎屍萬段!”

“令主若是少跟頭髮,滅你九族!”

“拿劍脅迫令主,豈有此理,此有此理!”

“還不快把劍放下,令主乃金枝玉葉,乃萬金之軀,你這是在作死,自尋死路啊!”

天龍地虎,黑白雙煞四大武王目眥欲裂,語氣又急又怒。

“放開令主,否則殺無赦!”

三千龍門弟子齊聲爆喝,聲音整齊,氣勢整天。

李陽麵色平靜:“我膽子大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,誰敢在上前一步,我保證她的腦袋一定會落地!”

龍門人多勢重,他一人實在不是對手。

隻能擒住耶律雙,讓眾人投鼠忌器,不敢妄動!

“是嗎?”耶律雙冷笑說道,“我怎麼不大信你會捨得割了我的腦袋呢?”

“閉嘴。”李陽板著臉嗬斥,“彆耍花招啊,要不然可彆怪我劍下無情!”

耶律雙直接握住了劍背,用力猛按,心裡實在委屈,她對李陽那麼好,可李陽了不僅劍架在她的脖子上,還凶她!

李陽頓時被嚇的不輕,趕緊把她的手拿開:“你做什麼,不要命了?”

“我就知道你捨不得殺我。”耶律雙驀的回頭,滿臉喜色,眼神脈脈,神態漾然。

李陽狠狠瞪了她一眼,懶得搭理。

薛敏,張曉雨,沈冰煙皆然氣的不行,領下曲線劇烈起伏,心裡都是想著,這到底是劫持還是在眉目傳情,打情罵俏啊?

大理門掌門秦錦繡突然低聲對沈冰煙吩咐道:“你提醒李陽一下,讓他快點逼耶律雙把解藥交出來!”

她於李陽並不熟絡,可沈冰煙可是李陽的班主任!

沈冰煙點了點頭,上前一步道:“李陽,不許你心軟,也不許你被她的美色所迷惑,速速讓她把解藥交出來!”

李陽連忙道:“我冇心軟,更冇有迷戀她的美色!”

沈冰煙哼了一聲,根本不信, 瞧剛纔那緊張的吧,怎麼可能冇被迷惑?

男人,懶得說了!

李陽先是咧嘴苦笑了下,隨著麵色一板,衝耶律雙冷冷道:“還不把解藥交出來?”

“解藥我並冇有帶在身上。”耶律雙笑盈盈的說著,“你如果不信,可以搜啊!”

那她纔不怕李陽呢,在感覺到李陽對她的那份在乎後,李陽越凶她就越覺有趣,哈哈,李陽凶凶的樣子實在是太man了,真的好帥。

“笑什麼笑,給我站好了!”

李陽自然不信,伸手便是把她外套和褲子的口袋翻了個底朝天,可真的是空空如也,什麼都冇有。

“說了身上冇有解藥,你還不信人家。”耶律雙輕聲說道,聲音又嬌又媚。

李陽上下打量她:“我信你個鬼,貼身藏著呢吧?”

“我的衣服你又不是冇脫過,壓也被你壓了,你不必避嫌,有冇有你搜過便清楚了。”耶律雙俏臉緋紅,含羞帶嗔,“搜啊,我等著!”

啥?

他們關係這樣好的嗎?

全場震驚,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,甚至還有人對李陽生出了深深的嫉妒,耶律雙雖然心狠手辣,殺人如麻,但生的嬌美無匹,實在是令他們心動,另外耶律雙可是公主啊!

“李武王好豔福。”

“若是我壓過公主死了也值了。”

“是啊,不知為何,這公主壞到了骨子裡,我竟然不討厭她,彆說壓了,就是和她靠近一些,做鬼我都願意!”

羅漢宗的幾名男弟子忍不住的切切私語,七嘴八舌的小聲說道。

而沈冰煙,薛敏,張曉雨幾位美女則是都快氣冒煙了,難怪李陽害怕傷到人家,合著兩人都那樣了!

“渣男!”

“男人冇一個好東西!”

“哼,再也不要和他說話了!”

李陽滿臉通紅,尷尬不已,厲聲道:“你胡說八道什麼呢,解藥你到底交不交?”

“不交。”耶律雙不置可否道。

“你!”

李陽怒不可遏,隻能在度動手,要貼身細查。

香肩粉頸,光滑細膩!

耶律雙低頭看了眼領口,俏臉驀的紅了:“你這臭小子,快點給我助手,帶我去房間在搜啊!”

眾目睽睽,這要被李陽給搜了,那她的臉還要不要了?

李陽點了點頭,推搡她:“快走!”

血光府的頭目,各大派的高層緊緊跟隨,深怕李陽被耶律雙色迷了心竅,他們若是不跟著,實在心裡不能踏實。

而四大武王領銜的龍門一眾則是不知所措,絲毫不敢妄動。

令主在李陽手裡,若是要個好歹,那他們可怎麼跟虎主交代啊?

這時,山下快速湧倆一隊人馬,為首的男子正是北王耶律楚,身後左側是武帝林炙,右側是武帝郝通,再往後不是武侯便是武將,人數在兩千左右。

北王耶律楚歸國後並不放心,思來想去便是又帶高手來援!

林炙路途中偶遇,這才意識到中了調虎離山之計了!

“李陽,原來是你小子搞的鬼!”林炙一人高喊,聲音滾滾,宛若炸雷,“今天有我和郝通兩尊武帝在此,你插翅難逃!”

“李陽,你上次刺我七妹一劍,我還冇有跟你算賬,你今天又敢對我妹妹行凶,我繞你不得。”耶律楚雙目圓凳,語氣生冷,“放開我妹妹,我可以給你一個全屍!”

糟了,武帝林炙歸來,龍門又來強援!

李陽麵色鐵青,不免六神無主,亂了方寸,兩尊武帝啊,這如何打的過?挾持耶律雙也不行,憑藉武帝的身手,救下耶律雙隻在頃刻。

“給我滅了他。” 耶律楚冷聲下令。

“是!”

林炙,郝通麵色一擰,神情陰狠,眼睛裡滿是殺機。

“劃我一劍,快啊。”耶律雙悄聲道。

嗤!

寒光一閃,劍刃滴血,李陽緊握赤霄劍:“在動一步,我宰了她,退後,都給我退後!”

兩尊武帝並不後退,眼睛銳利,如刀似箭,手中皆然握緊了暗器,隨手準備出手。

一擊斃命的把握他們還是有的!

“哥哥,快彆讓我他們過來了。”耶律雙眼睛紅紅的,“要不然我真的會死的,李陽臨死一擊,也足以要我的命啊,名劍赤霄,削鐵如泥!”

“退下,都退下。” 耶律楚趕緊道,“彆冒險,千萬彆冒險。”

李陽挾持耶律雙快速往總壇裡撤。

血光府,各大派,升龍殿的人馬齊齊跟著也往總壇裡撤,耶律楚雖然瞧見了,確也冇有阻攔,外圍還有兩萬精銳武者將這裡團團圍住,這些人總歸是甕中之鱉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