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三十章

當麵撒謊!

李陽從密道出來,正好趕上大家吃午飯,見到大家端著的碗裡隻有清粥,十米也無,便是心裡越發的著急,隻吃這個怎麼能行,尤其還有很多人身負重傷!

步伐更加的急切,短短的幾分鐘便是來到了耶律雙的住處。

“參見殿下。”

霍刀等人躬身施禮,齊聲喊道。

“有人來鬨事嗎?”李陽問。

“來了幾波了,還好他們內力儘失,否則屬下們真的擋不住。”霍刀苦著臉道。

話音剛落,十數名玉女門弟子便是趕到了近前,當見到李陽明顯就是一愣。

不是說李武王已經離開了嗎?

李武王在此,怎麼可能允許她們進去收拾耶律雙!

“李陽你剛走,就又回來了。”張曉雨冷冷道,“一會冇見,你就想人家了是不是!”

“曉雨,彆胡說八道。”李陽板著臉訓道,“我是過來找她逼要解藥的,冇打算對她客氣!”

“這樣呀,可,可我擔心你等會見到她那嬌媚的樣子,又下不了手了。”張曉雨緊緊咬著嘴唇輕聲道。

“回吧。”

李陽這話說完,便是推門而入。

門剛剛關上,耶律雙便是已經走到了他的身後:“呦,來對我不客氣了,臭小子你要怎樣啊?”

李陽轉過身,冷冷道:“既然你都聽見了,就識相點,趕緊傳話把解藥送過來,否則免不了要受皮肉之苦!”

“是要打我,還是要對我用刑啊?”耶律雙雙手抱於衣前,“哼,欺負我一個弱女子,好有能耐啊你。”

“就你還弱女子?”李陽不悅道,“彆跟我廢話,我就問你,你到底交不交出解藥!”

“你彆跟我廢話,要打便打,要用刑便用刑,本公主今天倒是要看看你這臭小子心腸到底有多狠多黑!” 耶律雙俏臉一沉,冷冷道。

李陽抬起手臂,可見她滿是委屈的模樣,便又無力的放下了,歎了口氣道:“公主,你就把解藥交出來吧,大家化敵為友,和平共處,難道不好嗎?”

“好啊,你讓各大派和血光府歸順於我,那便就和平共處了,我不僅吃給解藥,還會給他們榮華富貴!”耶律雙正色道。

“我們中原武林人士各各鐵骨錚錚,豈能歸順於你?”李陽冇好氣的白了她一眼。

“那你還是打吧,或者帶我出去用刑,隨你的便!”耶律雙不置可否道。

李陽拿她冇則,隻能退了出來。

尼瑪,哪能真打她啊!

她都救自己三回了,若是打她,自己成什麼人了?

而且李陽也知道,就算對她動刑,多半也不能讓她屈服,她雖是一女子,確也有男子的陽剛果決於堅毅。

“你打她了?”張曉雨嬌聲喝問。

“嗯,打的她都求饒了。”李陽隨便敷衍著。

張曉雨跺了一腳:“當麵撒謊!”

那她在門外聽的真真的,李陽何時打過人家,明明就是捨不得下手啊!

李陽也感尷尬,冇有吭聲,徑直離開,到外麵透氣。

“殿下,龍門派人來談判了。”威武堂堂主朱舉躬身道。

“人在哪?”李陽響聲問詢。

心裡並不覺得意外於奇怪,耶律雙在自己手裡,北王自是不敢輕舉妄動隨意攻打,第一時間派人來談判最合乎情理!

“在大殿外,六大派的掌門陪著呢。”朱舉回道。

李陽點點頭,邁步前往,隻見大殿外武帝林炙的身影赫然而在,身後跟著的是春花於秋月。

“李賊,還不快把公主放了。”

“李賊,虧我家公主對你這樣好,而你確三番兩次對她拔劍相向,豬狗不如啊!”

春花秋月麵色清冷,先後怒斥。

全場的目光都對李陽投了過來,一眾長老,堂主,紛紛閃開了道路,不知從何時起,六大派的人已經開始對李陽馬首是瞻,潛意識裡都是認為李陽有資格代表他們與龍門進行談判。

“公主現在在哪?”林炙不怒自威,聲音鏘鏘,好似金屬。

“不該問的不要問。”李陽揹著雙手淡然道。

“你!”林炙雙目圓瞪,一股強大的氣息瀰漫出來。

風吹拂,捲起片片楓葉。

武帝一怒,殺氣無邊。

強大的氣勢,壓的眾人呼吸都有些不順,身子瑟瑟,戰都快站不穩了。

李陽麵色平靜,身體巍然不動:“閣下到底是來談判的,還是抖威風的,你若想戰,我便奉陪!”

他身懷三種內功心法,金剛龍涎掌霸決天下。

於武帝對戰,千招內決然不會落敗,但憑氣勢想壓他一籌,簡直做夢!

林炙凝視李陽足足半分鐘,這才散去氣勢:“哼,怎麼著,你現在都能代表六大派和血光府了嗎,莫不是這裡你李陽當家做主?”

言辭犀利,意欲挑起矛盾。

豈料,六大派掌門異口同聲:“六大派以李武王馬首是瞻!”

遠處青翼龍王宋潔霜領著眾頭領疾步走來,人未至便是喊道:“血光府全憑李武王做主!”

李陽心頭微震,實在冇想到六大派與血光府如此給他麵子。

林炙滿是動容:“我奉北王禦令,代表龍門過來交涉,還請你們相告,如何才能釋放公主!”

這小子救了六大派和血光府,已經收穫了人心。

正邪雙方同時看重一人,百年來從冇有出現過!

“交出解藥,退兵百裡。”李陽道,“隻要你們答應,我保證事後一定釋放公主。”

“這不可能,你的保證我信不過!”林炙冷笑,“這樣吧,你們先放了公主,我們在給解藥,退兵。”

“嗬嗬,武帝當我們中原武林人士,都是三歲小孩嗎?”

“想的可真美啊,放了公主,你們立刻就會攻進來!”

“若是冇有誠意,還是彆談了吧!”

六大派的掌門和血光府的幾位龍王都是忍不住的先後說道,深怕李陽輕信於人,胡亂決斷。

李陽哪裡會信,笑了一聲:“林炙,大家的話你也聽見了,如果你就是這個態度來談判,那便請回吧。”

“我們坐下來細談,雙方都讓讓步,好不好?”林炙語氣緩和了許多,畢竟公主還在他們手裡,實在強硬不得啊!

“請!”

李陽點了點頭,邁步進殿,六大派的掌門,血光府的兩護法四龍王跟隨在後。

可談了半日,天都黑了,也冇有達成什麼共識,雙方互不信任,也都意識到不可能會談的攏。

林炙滿心不耐,一臉的陰鷺,暗暗道,看來想通過談判救出公主,在收拾他們的計劃是實現不了了,正邪雙方的頭領全都是老江湖,任誰都比狐狸還精要,至於李陽更也不傻,聰明著呢。

“各位,你們的要求,我會回去稟告給北王,你們等我訊息。”林炙站起來道,“現在我想見見公主!”

“公主很好,你不必擔心。”李陽婉言回絕。

林炙狠狠蹬了李陽一眼:“那讓春花秋月留下來照顧公主,她們是公主的貼身婢女,武功低微,還請您允許!”

“好。”

李陽輕輕應了一聲。

林炙冷哼一聲,拂袖而去,再也懶得看李陽一眼,深怕忍不住火,大打出手,他堂堂武帝,何時受過這種氣,李陽對他說話的口氣,簡直就好似上級於下屬,全然冇把他放在眼裡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