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♂nbsp;

第七百三十五章

突破武帝迴歸在即!

周雪幫他蓋好被子,輕輕退了出來,拿起風衣外套便要出門去買菜。

“美女,去哪啊,我梢你一程唄。”

“美女,上我的車。”

“美女,就不能交個朋友啊,我每天守著就為看你一眼,多有誠心了。”

幾個富二代站在車前滿臉堆笑,極為討好的道,任誰的目光裡都是充滿了驚豔,美,太美了,自從他們見到周雪後,這才意識到以前玩過的模特,校花不過胭脂俗粉。

周雪懶得搭理他們,踩著高跟跟徑直離開, 無意間撥弄秀髮顯出的柔美,又是把富二代們紛紛看的呆了,簡直驚為天人。

“尼瑪,這美女,我好喜歡,極品女神啊。”

“我**太想跪舔了,能舔到花多少錢也成啊。”

“這要是我的妞,讓我去死我也願意!”

他們望著那完美的背影,吞嚥口水的聲音不絕於耳,若不是畏懼這彆墅的主人,南懷市首富宋潔霜,他們早就把周雪強行帶到酒店裡去了,在他們看來周雪能住在這裡,必定和宋潔霜關係非淺,不是女兒,也是至親。

菜市場裡人山人海,滿滿都是人間煙火的氣息。

這裡,周雪每天都會過來,時間也相對固定,她清楚隻要天一快黑,商販們便會降價賤賣。

收入微薄,隻能精打細算。

一個月做手工活,勉強可以賺到兩千,而彆墅每月的物業費就要一千三,因此她和兒子每個月的生活費隻有七百,在這物價飛漲的年待,生活有多艱辛可想而知!

“老闆,這五花肉多少錢一斤?”周雪道。

“原價三十,快收攤了,你就給我二十五吧。”中年婦女笑著應聲。

周雪點點頭:“給我來半斤吧。”

“好嘞。” 中年婦女熟練操刀,切下一塊,裝入袋中,稱量了下直接遞給了周雪。

等周雪走遠,她便是不屑道:“窮鬼一個!”

“老闆,剛纔那美女是窮鬼,不能吧,人家可是住的彆墅?”秦江湊過來詢問。

這是一個年過三十的中年男子,穿著名貴的西裝,帶著大金鍊子,滿臉的橫肉,張嘴便顯出一口焦黃的牙齒。

“她隻是替人看房子的,我多次見她揀菜葉,豬都不吃,她還要呢,笑死個人!”中年婦女言語間的嘲諷於輕視不言而喻。

秦江聽到這裡,眼前一亮。

他想打周雪的主意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了,哈哈,合著周雪跟宋結霜並無關係,如此一來,要不了多久他便能嘗所願了,對付女人他有的是手段於辦法。

第二天早早的秦江就是開著車來到了彆墅外守候,當見到周小北獨自跑出來玩耍後,便是臉上閃過一絲猙獰,推門下車,快步朝周小北走去,趁周小北不備,手裡的盒子打開,一個色彩斑斕的蜈蚣落到了周小北的衣領內。

地龍蚣,最是劇毒之物,其毒性堪比草原的響尾蛇。

張小北隻覺後背巨疼,哎呦一聲,大哭不已。

周雪聽到動靜,跑了出來:“小北,怎麼了這是!”

“媽媽,我後背好疼,疼死我了。”周小北哭著道。

周雪掀開衣服一看,嚇的花容失色,連忙揮手把蜈蚣打落,隨著抱起他,攔了輛出租車直奔醫院。

周小北路上便開始發燒,渾身滾燙。

小臉煞白煞白的,嘴角不停溢位白沫。

周雪緊緊的擁著,擔心的不行,城市的街頭怎麼會有蜈蚣,太大意了,早知道就不知道讓小北自己跑出去了,如果有個好歹,那她也不想活了!

醫院。

“孩子倒是冇有性命之憂,隻是由於中毒導致了大腦炎,得住院治療。”

“可能以後會有後遺症,頭疼,精神異常,甚至癡呆。”

“你趕緊去交費,先交兩萬吧。”

帶著眼睛的女醫生麵無表情的衝周雪說道,語氣冷漠不已。

什麼!

晴天霹靂,周雪眼前一黑好懸冇暈過去:“醫生,費用我一定交,您先給我兒子治,我回家拿錢。”

“打電話讓孩子爸爸把錢送過來。”眼睛女道,“不交錢,我冇辦法給你開住院單。”

周雪表情僵住,小北哪裡有爸爸?

她是要出去借錢啊,能不能借的到,還很難說,可這樣拖延下去,就會耽誤小北治療了!

這時,一道聲音驀的響起:“費用我來交,趙主任立刻安排最好的病房!”

“好的,秦爺,我馬上安排。”眼睛女醫生態度驟變,一臉諂媚的道。

秦江,南懷市有名的大混子,經營著多家夜總會,養著上百小弟,有錢有勢,誰惹的起?

“謝謝你。”周雪感激道。

對於秦江,她並不陌生,雖然不知姓名,確是經常在家附近可以見到!

“周小姐,不用客氣,我去交費。”秦江給了周雪一個暖笑,邁步走出,心裡得意不已,高明,自己真是太高明瞭,既博得了周雪的好感,又拿住了周雪的軟肋,有這病秧子的孩子在,何愁周雪以後不好好斥候他?

他本是想把孩子毒成植物人,雖冇達到預期,但效果也是一樣!

周雪陪在病床旁,神情苦澀,心情複雜。

她打算的好好的,再過幾天就把小北送去幼兒園,然後她便可以去求職,拚搏事業,為孩子創建一個好的物質生活與教育資源,可現在一場意外來的淬不及防,把她的計劃全部打亂了。

儘管秦江幫忙墊付了住院押金,可以後的治療費用哪裡來,另外小北萬一落下後遺症可怎麼辦?

那個天殺的李混淡,真是該死,孩子都這樣了,也不問事,這處境,讓她一人如何撐下去!

另一邊,李陽在室內,盤膝而坐,雙手掌心朝上,修煉內功,陡然間睜開了眼睛,雙目射出一縷厲芒,四年苦修,終然突破瓶頸,到達武帝境!

可以出去了,無人再能攔住他,今天他就要帶著血光府和六大派的人殺出重圍!

這些年他除了修煉,便是把精力用在專研解毒上,上個月時已經成功配置出解藥,解了眾人身上的劇毒,眾高手之所以還冇行動,便是在等李陽突破武帝,東風已經颳起,萬事皆然具備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