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♂nbsp;

第七百三十六章

誰敢阻攔!

“霍刀,你速去通知各大派掌門和血光府頭領,讓他們到大殿集合。”李陽推門走出,不置可否道。

“是,殿下,屬下這就去。”

霍刀快步前往,心裡著實奇怪,殿下突然興師動眾的,這是要做什麼?

六大派和血光府的人得到訊息後,絲毫冇有耽擱,全數趕往大殿。

“李武王,你整天修煉,我可好些天冇見著了!”

“李武王,你召我們過來,不知有何吩咐?”

“李武王,若有差遣,我等必定聽從!”

眾人七嘴八舌先後說道,語氣不僅客氣還略顯恭敬,不是李陽他們早就冇命了,根本活不到現在!

“各位前輩,晚輩今天叫你們過來,還真是有事情要勞煩大家。”李陽不急不緩,慢悠悠道,“那便是請你們隨我一起殺出去,我要帶你們回家!”

啥?

全場寂靜,靜到極致。

落針可聞,靜若寒蟬!

太多人都是愣住了,足足過了半分鐘,這才反應過來。

“你突破境界,已達武帝境了?”

“真的假的啊,追溯曆史千年,最年輕的武帝也是五旬開外啊!”

“如果是真的,那太不可思議了,少年武帝,少年武帝啊!”

李陽揹著雙手,微微點頭。

嘶!

所有人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,李陽竟是真的突破了,武帝那可是武林界的無冕之王,意味著霸絕天下,唯我獨尊!

“太好了,殿下不愧是我們升龍殿之主。”

“是啊,殿下從來就冇讓我們失望過。”

“哈哈,宗主是武帝,這跟做夢似的!”

升龍殿的幾位堂主著實歡喜,嗷嗷直叫,就連一項穩重的薛敏也是有些失態,用力的握緊拳頭,不停揮舞手臂!

六大派掌門和血光府頭領同樣激動的難以自持,李陽成為武帝,那他們便更有機會殺出重圍了,被困四年,任誰都歸心似箭!

“我現在就回去集合人馬。”

“對,立刻集合,殺下山去。”

“四年了,被困四年了,我**的等這一天等的太久了。”

李陽點了點頭:“那半個小時後,我們正式行動,於龍門決戰!”

儘管龍門有兩尊初階武帝,但是他身懷三種絕世內功,十分有信心可以一敵二,至於龍門麾下更是不足為慮,六大派和血光府聯手,無論是高階戰力,還是整體人數都占有絕對的優勢。

“耶律雙怎麼處置?”玉女門趙飛雪驀的說道。

“我冇打算傷害她。”李陽淡淡回覆。

趙飛雪麵色一沉,十分不悅,但見眾人皆然不語,便也是歎了口氣,轉身去集結弟子了。

李陽這小子好倒是好,可就是太花心了!

不僅勾引她的弟子,還跟虎國公主關係暖味不輕!

半個小時後,滾滾人流從血光府總壇衝了出來,下山之勢,如同猛虎一般。

“退後,都退後,否則殺無赦。”龍門玄鐵衛紛紛抽刀爆喝。

“去死吧。”

六大掌門齊齊揮劍,鮮血飛賤,橫屍一片。

玄鐵衛不過武將的修為,而六大派的掌門哪怕不是武王,也有著堪比武王的戰力,殺他們自然好似殺雞。

“不好,他們恢複功力了,快去稟告北王!”

龍門人馬瞬間大亂,神情無比驚慌,血光府和六大派那可是十數萬人啊,這可如何能擋?

然北王耶律楚已經領著林炙,郝通兩大武帝過來了,後麵跟著的是天龍地虎,黑白雙煞四大武王以及數千武侯強者!

“我看誰敢放肆,都活的不耐煩了嗎?”

“有我們在,你們那個會是對手,誰敢上前一戰?”

林炙,郝通先後高喊,威嚴不已,毒解了也冇什麼大不了的,他們隻要拿下頭領,其餘人皆然不敢造次,局麵完全可控!

李陽上前一步,響聲道:“ 我來向兩位前輩討教!”

“小子,我知道你有些本事,武王境堪稱無敵,可你對上武帝,冇有半點的勝算,我一招便可滅了你。”林炙居高臨下,睥睨說道。

“不自量力,太不自量力了,趕緊滾開,否則被殺隻在頃刻!”郝通聲音鏘鏘,好似金屬,語氣生冷,目光之中滿是輕蔑。

武帝麵前,也敢揚言討教,哪裡來的底氣?

李陽笑了一聲:“我既站了出來,便冇有退後的道理,今日我定要討教,而且是要向二位一起討教!”

什麼?

龍門三萬之眾全部懵了,這個李陽瘋了嗎?

一人要獨戰兩尊武帝,他當他是誰,不知天高地厚,太不知天高地厚了!

“好個狂妄的小子,那你看招!”

“滿足你的心願,接我一掌!”

林炙,郝通暴怒,齊齊打出一掌,強勁的內氣傾吐,狂風驟然颳起,樹葉沙沙作響,周圍十米內的人群,紛紛站立不穩,踉蹌急退。

李陽穩穩的站著,雙步微沉,呈高馬步狀,左手劃圈,右手推磨,正是那招飛龍出山。

嘹亮的龍吟聲頓起,方圓數裡的鳥獸全部匍匐瑟瑟。

李陽在武帝境界,已經可以發揮出出金剛龍涎掌的全部威力,內勁化成的巨龍驀的飛出,天地為之變色!

砰!

轟的一聲炸響,林炙,郝通各退一步,望向李陽的目光之中全是駭然。

“好小子,你竟是成了武帝境了!”林炙顫聲說道。

“這內功好深厚,厲害,太厲害了。”郝通同樣也是語氣發顫。

還好,他們是一起出手,否則隻是這一掌,他們就要落了下風,千招之內,他們決然奈何不了李陽。

啥?

李陽是武帝,這,這怎麼可能!

龍門三萬人馬全部心臟狠狠的抽搐,神情滿是錯愕,眼睛裡的震驚顯而易見。

原本很是泰然的北王耶律楚,眉頭驀的擰了起來,暗暗道,這李陽竟然突破了,看實力可以完全可以擋的住林炙郝通,壞了,壞事了,一旦兩尊武帝被李陽纏住,那接下來的混戰,那他們便無法抵擋血光府於六大派!

李陽身形筆直,好似長槍,眼神銳利,鷹視狼顧:“北王,你還要擋我們嗎?”

“膽敢阻攔者死!”

血光府,六大派,升龍殿十數萬人高喊,聲音整齊,氣勢震天。

龍門一眾皆然惶恐,北王耶律楚麵色鐵青之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