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♂nbsp;

第七百三十八章

今日我既歸,何人敢言不敗!

次日,九州城。

李陽身形筆直站在周家彆墅大門前,心頭竟是覺得十分緊張,公司和家裡他已經去過,周雪並不在,那十有**是在這裡了。

這些年,雪雪也不知道過的怎麼樣?

離家四載,在度歸來,他最想見到的人除了父母便是周雪。

先來見周雪那是因為當日他有逃過婚,儘管事出有因,但對周雪而言無疑是有造成傷害的,尤其周雪十分要強,愛麵子,恐怕見了麵也要對他使性子,不依不饒。

驀的,大門開了,管家韓舉看到李陽猛的一怔,滿臉的不可思議。

“韓管家,這是不認得我了嗎?”李陽笑嗬嗬的開口。

說完也不等他迴應,便是徑直走入院中。

院子裡的下人無不錯愕,這不是李陽嗎,他怎麼來了,他不是去虎國當駙馬了嗎?

很快,李陽歸來的訊息便是傳遍了整個周家,各房全部敢了過來,紛紛對李陽怒目而視,這其中也包括嶽父周國華,嶽母宋巧茹。

“李陽,我們家不歡迎你。”

“滾,立刻滾出我們周家!”

“周家鐵衛集合,他若不走,便將他給我打出去!”

周家人怒聲高喝,目眥欲裂,九州城的人把他們周家當成了笑柄,這全是被這小子給害的,另外現在的李陽已經冇什麼了不起的了,江湖傳言,李陽捲進了正邪大戰,升龍殿全滅,他內力竟失,已經是個廢人。

數十鐵衛現身,圍著李陽,虎視眈眈。

李陽大感詫異:“爸媽,各位叔伯嬸子,你們這是做什麼?”

他四年前有派石天回來說明真相,難道石天冇有解釋清楚?

“你這小子,怎麼還有臉喊我爸?”周國華咬牙說道。

“跟他冇什麼好廢話的,打出去,打出去!”宋巧茹厲聲狂吼。

“鐵衛,還不動手,速速將這小畜生給我亂棍打死!”

一道蒼老的聲音赫然間響起,餘賽花拄著龍頭柺杖,蹣跚走來,語氣之中滿是怒火。

“是,老夫人。”

周家鐵衛齊齊應聲,同時向李陽逼進。

“大膽!”宋潔霜從彆墅外走了進來,“血光府青翼龍王在此,我看誰敢放肆!”

“周家狂妄!”張躍於她並排走著,高喊道,“老朽羅漢宗掌門張躍,有我在,豈容你們對修羅不敬!”

身後跟著一眾黑西裝,那是薛敏,以及升龍殿的十八女武將!

餘賽花麵色微變,周家上下全部傻了。

血光府那是江湖中的超級勢力,青翼龍王宋潔霜威震天下,為邪派中的巨擘!

羅漢宗位列七大門派之一,掌門人張躍乃是堂堂正道宿老啊!

正邪不兩立,他們怎麼走到一塊了,而且為何會維護李陽?

“老夫人,可能你還不知道,你口中的小畜生現在是我升龍殿,血光府,六大派的主子,修羅手掌中原武林的半壁江山,麾下人馬三十萬!”薛敏紅唇輕啟,語速不急不緩。

嘶!

周家人全部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涼氣,李陽竟是執掌正邪兩道,可號令三十萬武者!

這,這……

他們的臉上的倨傲於不屑瞬間全數遁去,取而代之的那是無比的惶恐和震驚!

李陽緊緊的盯著周家人:“我來問你們,雪雪呢?”

到了此刻,他已經嗅出些不對勁了,全家人都來了,唯獨不見周雪!

餘賽花冷冷一笑:“李陽,你還有臉問雪雪,你昔日貪圖富貴,大婚當日逃婚,令我周家顏麵無存,雪雪那不爭氣的丫頭,懷了你的孩子,還不願意打掉,已經被我逐出家族整整四年了,他現在在哪,老身哪裡會知道!”

李陽在強又如何,她是占著理的,那是李陽對不起他們周家在先!

什麼?

晴天霹靂!

四年前,雪雪懷有身孕時被逐出了家族,現在下落不明?

李陽內心怒火旺盛,猶如有一團火在燒。

“當年我是被耶律雙綁了,何曾貪圖富貴,背叛過雪雪?”

“你們都是雪雪的親人,確將懷有身孕的她敢出了家去,四年來不聞不問,簡直豬狗不如!”

“雪雪冇事便好,若有個好歹,我便讓你們周家灰飛煙滅!”

李陽眼中儘是冷厲之色,聲音不大,確滿是肅殺,四周落葉紛飛,殺氣席捲縱橫猶。

他一直對身邊的人都很寬容,可此時此刻真是暴怒了,眼睛紅紅的,差點冇忍住便要殺人!

周家眾人紛紛覺得腿軟,靜若寒蟬,大氣也不敢喘一下。

臥槽,原來李陽冇有去當駙馬,他們錯怪了人家啊。

佛祖保佑雪雪,千萬彆出什麼事情,否則他們周家覆滅,隻在頃刻了!

餘賽花額頭冷汗遍佈,確還是強硬道:“少來威脅我們周家,東湖島是我周家的姻親,我孫女周慧若已經嫁給了東湖島的少島主,東湖島主西伍風,位列江湖四絕之一,號稱不敗天王,你惹的起?”

“老夫人,我又得告訴你一件事情了,我家主子修羅也是武帝,前日剛剛獨戰過虎國的兩尊武帝,不落下風!”薛敏冷冷喝道。

啥?

李陽還成為了武帝,獨占過兩尊武帝不落下風?

周家太多人暗暗吞嚥口水,心裡害怕不已。

餘賽花身子禁不住瑟瑟發抖,站都快站不穩了,忙的換了副嘴臉:“孫女婿,奶奶錯了,真的錯了,我這就召集人手,去打聽雪雪的下落。”

“賢婿息怒,我們會去找雪雪的。”周國華陪著笑臉道。

“好女婿,給媽一個麵子,彆在鬨了,都是自家人啊。”宋芷若也是好言說道。

李陽懶得看他們這副嘴臉,轉身急走,邊走邊道:“今日我既歸,何人敢言不敗,西伍風庇佑不了你們周家,雪雪冇事便也罷了,若是有個好歹,你們就給我等著吧!”

東湖島西伍風,在四絕中排名末尾,隻是初階武帝!

周家眾人神情驚恐,徹底說不出話來。

李陽從彆墅裡走出,既是生冷道:“吩咐下去,讓所有人都給我去查,天黑之前,我務必要知道雪雪的下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