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四十五章

機靈的小北!

李陽冇幾分鐘便是返回,而周雪美眸則是瞬間為之放大。

隻見在筆挺的西裝的襯托下,李陽宛若變了個人似的,風姿絕世,陽剛帥氣,走起路來肩不晃,身挺直,步伐標準,沉穩,極其有型。

路人紛紛側目,女孩臉上滿是異彩。

饒是周雪也忍不住多掃了李陽幾眼,這混蛋倒還算有些氣質,不由芳心一陣竊喜,儘管李陽隻是假老公,但帥帥的人前裝樣,她也有麵子的。

“你在九州城開了一家公司,工作很忙,直到今天纔有時間回來。”周雪一邊開車,一邊叮囑著,“我兒子叫周小北,你見到小北就這樣說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李陽故作隨意道,“周小姐,小北親爸爸呢?”

周雪秀眉一擰:“不該問的不要問!”

提起小北的爸爸,她就來氣,拋妻棄子,人渣一個!

李陽連忙點頭,滿心的苦澀。

看來,雪雪雖記不得他了,確還是對他很痛恨,隻要提及便會極度反感。

樹人教育是一所從幼兒園到高中的民辦類院校,師資力量雄厚,在南懷市被稱為貴族學校,能在這裡上學的孩子,非富即貴,一般家庭根本上不起。

“周小姐,我得問您一下,一會見到小北,我是稱呼您雪雪,還是稱呼您周小姐?”李陽進入校園後,一臉認真的說道。

“你自己看著辦。”周雪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。

這混蛋就故意找事呢,哪有老公稱呼妻子周小姐的,被小北聽去,還不要露餡了?

李陽咧嘴一笑,隨著她徑直朝操場走去。

此刻,還是上課的點,操場裡空蕩蕩的,隻有一個穿著白色運動服,麵容清秀的小男孩獨自坐在草坪上。

“小北!”

周小北扭頭一看,連忙站起朝周雪跑了過去,當跑到跟前後,這才發現周雪身後還有一個陌生男子,他歪著小腦袋打量著,一聲不吭。

李陽也在盯著他,眼眶微紅,滿是霧氣。

這嚴格來說,還是他第一次和兒子見麵,醫院那會小北還在昏迷當中,自是不能算數。

“媽媽,他是誰啊?”周小北撅著小嘴問詢。

小手攥的緊緊的,臉上的期待之色毫不掩飾,這不會是爸爸吧?

“你整天嚷嚷著要爸爸,怎麼爸爸來了,反倒是不叫人了?”周雪笑著說道,“這便是你爸爸李陽!”

周小背先是一怔,隨著用力剁了下腳,轉身跑開了。

露餡了嗎?

周雪緊張的不行,一時之間竟是不知該如何是好了。

李陽趕緊跟了過去,蹲下身來,和氣道:“小北,爸爸回來看你,你不高興嗎?”

“我都快四歲了,你纔回來看我,你讓我怎麼高興?”周小北沉著臉反問。

“你爸爸工作忙,冇時間。”周雪幫腔道。

“工作重要還是兒子重要?”周小北咬著嘴唇,小臉滿是委屈。

李陽聽言既內疚又自責,心疼之下要想去抱他,確被他推開了,最終周雪抱起他,一家三口,默默離開了學校,去了街邊的一家餐廳。

餐廳裡,靠窗的位置,李陽周雪坐在一起,周小北獨坐在對麵。

“小北,你再沉著張臉,爸爸該不喜歡你了。”周雪道,“鬨什麼情緒啊,你爸爸在外麵忙,還不是為了你,為了咱們這個家。”

“媽媽你彆說話。”周小北不置可否道,“李陽,你把手機給我。”

到底是不是爸爸,還不一定呢。

李陽看起來,比媽媽小了好幾歲!

李陽微微一愣:“你要手機做什麼?”

“彆廢話!” 周小北眉頭緊鎖,“趕緊拿來!”

高冷的語氣,不容置疑。

李陽非但不惱,相反確是被兒子小大人的模樣給逗的笑了,“行,給你。”

“怎麼這樣破,你不是開大公司的有錢人嗎?”

周小北接過手機,疑心更重。

“這手機是你媽媽給我買的,有紀念意義,我用了四年也冇捨得換。”李陽據實說道。

周小北點了點頭,播了個電話給周雪,周雪聽到手機響了,掏出一瞧見是李陽的號碼,不由也是一愣,這孩子乾嗎呢?

“怎麼是周小姐,不該是老婆嗎?”周小北把手機摔在桌子上,惱火道,“騙我,這根本就不是我爸爸!”

周雪臉一下子便是黑了,這是她為李陽編輯儲存的,小北太機靈了,壞了,這下真的要露餡了!

“這有什麼奇怪的,我跟你媽媽感情好。”李陽板著臉道,“喊周小姐比叫老婆有情調多了,情調這東西你又不懂,我是你爸爸,那還能有假?”

周小北眼眸眨了眨,隨著湧現出一絲淚花,癟嘴哭了出來。

周雪慌忙坐了過去安撫,揮手向李陽示意可以走了,孩子不好忽悠,被識破後,李陽繼續留下來冇有任何意義了,而李陽雖然還冇有走,確也覺得定是小北已經認準他是假的了!

“媽媽,你跟我說實話,李陽到底是在外地開公司,還是在外邊有了野女人,不要我們了。”

“李陽比你小的多,你們這是姐弟戀,姐弟兩不可靠的。”

“ 如果他不要我們了,我也不想要他了。”

周小北一邊抹著眼淚,一邊說道。

李陽和周雪聽言,皆然長長鬆了口氣,合著小北是想到另外一層去了。

“你都怎麼教育孩子的,才三歲半就懂姐弟戀了?”李陽冇好氣的數落著,“雪雪你這樣帶孩子,讓我怎麼安心在外邊打拚?”

周雪懶得搭理,隻是衝周小北寬慰道:“小北,爸爸真不是在外邊有女人了,你看,爸爸為我們買了小車,又給了媽媽那麼多錢,剛回來就過來看你,哪能不要我們啊?”

“媽媽,你彆管我了,快過去陪著李陽坐。”周小北催促著,“你們好久不見了,得多親近,媽媽你親一下李陽吧!”

爸爸那麼有錢,媽媽不主動,就冇戲了。

周雪俏臉驀的紅了,心裡也是納悶的不行,現在的孩子啥情況,咋什麼都懂啊?

那她纔不要親李陽那混蛋呢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