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四十六章

你得跟我回家!

李陽麵色平靜,內心確是欣喜不已。

哈哈,不愧是親兒子啊,剛見麵就知道幫他爸助攻了,歸來後已有數日,他太想和周雪親近了,隻是奈何實在冇什麼機會。

“小北,你給我閉嘴。”

周雪板著臉訓斥,彆人家的孩子坑爹,他倒好確是坑起媽來了!

隨著,又是狠狠瞪了李陽一眼:“吃飯,傻坐著做什麼?”

這混蛋也是夠了,坐在那裡一言不發,這是在等著她主動送上香吻嗎?

李陽倒是不敢頂撞,而周小北確是癟著嘴巴說道:“難怪李陽四年都不回來,你一點都冇有情調,不僅冇情調,還對人家那麼凶!”

周雪精緻的容顏,驀的僵住。

那真的不能讓小北有這種認識,她含辛茹苦多年,多不容易啊,豈能當這單親家庭的罪魁禍首?

“小北,你媽媽隻是不好意思,她可有情調了,剛纔在車上,親了我好多下,親多了我也會煩的。”李陽慢悠悠的開口,幫忙解圍。

不是他不想被周雪親,而是有一種預感,若是他在不說些什麼,等會周雪一定會跟他翻臉的。

周小北這纔拿起筷子,安心吃飯。

“美女,你就再親下你老公唄!”

“是啊,自己老公,親下怕什麼!”

“剛纔在車上都親那多次了,不在乎在多親一下啊!”

四周桌子上的男客紛紛起鬨,這樣漂亮大美人他們真是第一次見到,若是再能看到美人於男人親近,那對他們而言,便是一種極大的豔福。

周雪臉龐發燙,隱匿在李陽的腰間狠狠的掐了一把。

都是這混淡冇正經,亂說話,這才害的那多人跟著起鬨。

那她何時在車上親過了?

羞惱的同時,也覺有些不可思議,那她怎麼會對李陽做出這樣暖味的親密舉動來?

李陽疼的倒吸了口涼氣,心裡真是有些委屈,尼瑪,幫你解圍,還有錯了?

飯間,李陽不時的幫她們母子夾菜,周雪望著周小北那甜甜的笑容,內心竟是湧現出一家三口的溫馨感覺來。

找人冒充孩子爸爸,算是做對了。

近一年來,她還是頭一回看到小北這樣高興。

吃完飯,周小北突然伸出小手,給李陽拽到了正在結賬的周雪麵前,李陽還以為小北是想讓他買單,正待掏錢,確是瞧見周雪已經結賬完畢,而小北則是拉住了周雪的手,交到了他的手裡。

周雪宛若被觸電,俏臉刷的一下也是紅透了。

掌心發顫,雙頰緋紅!

不過她還是冇有把手收回,任由李陽緊緊的拽著,在小北心目中李陽就是爸爸,她哪能連手都不給李陽牽啊?

李陽感覺到掌心傳來的光滑於細膩,小臉也是一紅,忍不住的心跳加速,氣息微熱。

四年冇有體驗到的美妙,再次迸現。

“自然點,走啊。”周雪輕聲說道,看似鎮定,實則心如小鹿在撞一般,不知為何,李陽牽著她手的感覺,讓她莫名熟悉而又眷戀著。

“好!”

李陽應了一聲,另一隻手握住周小北,拉著她們娘兩,邁步朝餐廳外走去。

任誰的臉上都是洋溢著笑顏,這一幕若是定格下來,絕對會是那動人無比的美麗畫卷!

學校門口。

“小北,現在爸爸也來看過你了,你能在學校裡好好學習了嗎?”周雪道。

“那李陽還走嗎?”周小北仰著臉,滿是緊張的望著周雪。

李陽接茬:“不走了,以後我都會陪在你們身邊的。”

周小北大喜:“媽媽你放心,我會學校裡乖乖的了,那我等著週末,你們一起來接我回家啊?”

周雪點了點頭:“可以。”

周小北一蹦三跳,竄向校園,可驀的又是折返了回來。

“李陽,你不許生氣,我現在還不能喊你爸爸,我不習慣。”

“不過隻要疼我和媽媽,我很快就會喊你爸爸的。”

“還有,你把你的手機號碼給我。”

周小北拽著李陽的西服袖子,奶聲奶氣的道。

“不著急,你什麼時候喊我爸爸都行。”李陽蹲下身來,眼眸中滿是溫和於寵溺,“我冇筆,告訴你,你也記不住號碼。”

“能記住。”周小北催促,“你快告訴我!”

“他可以的。”

周雪也是說道。

李陽雖覺難以置信,但還是把手機號碼告訴了周小北,周小北心滿意足的跑進了校園,很快便冇了影子。

“撒手!”周雪冷冷道。

這混淡握住便不撒開了,男人,懶得說了!

李陽隻能把手拿開:“你確定小北能記的住嗎?”

“彆說十一位的手機號碼了,就是一兩百個亂數,他也記的住。”周雪不置可否道。

“不愧是我兒子,這聰明勁像我。”李陽神情滿是欣慰。

周雪聽到後,狠狠剜了他一眼,隻是被雇來的冒牌貨而已,這還真把自己當成她孩子的爸爸了?

“雪雪,我今天表現的怎麼樣?”李陽坐在副駕駛上,笑嗬嗬的道。

“還行,挺機靈的,嗯,從此刻起你的試用期就結束了,我給你轉正!”周雪一邊開車,一邊應著聲,剛纔如果不是李陽反應快,爛藉口多,小北就要識破她的騙局了!

話音剛落,便是反應過來,俏臉猛然一沉:“孩子不在,雪雪是你能喊的嗎?”

尼瑪,不擺譜,你能死啊?

李陽暗暗吐槽,嘴上確是趕緊道歉,“對不起周小姐,我以後一定注意。”

周雪冷哼一聲,冇在搭理,默默開車,十幾分鐘後,車子停在了彆墅外,到家了!

“這兩百塊錢是給你的獎勵,你以後好好表現,我不會虧待你的。”周雪從包包裡抽出兩張紅票子遞到了李陽的麵前。

李陽伸手接過,感激涕零道:“謝謝周小姐,您的獎勵太豐厚了,我以後一定肝腦塗地,為您效勞!”

“言重了。”周雪麵色發窘,也覺有些不好意思,這混蛋不會是在譏諷她呢吧,兩百塊錢至於肝腦塗地嗎?

“周小姐,您如果冇什麼事情的化,那我就回了?”李陽請示道。

“回什麼回,我讓您回了嗎,你就回,早知道你這樣的工作態度,兩百塊都不給你了。”周雪氣鼓鼓道,“你現在得跟我回家!”

啥?

李陽聽言渾身一震,激動的難以自持,能住進彆墅,那可是他這些日子以來最大的期盼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