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四十八章

找死!

當局對人纔是非常重視的,這纔有了一執令下,請武帝出山,鎮守西南!

車隊是清一色的京城牌照,特九處的隊員全部氣勢淩然,四周圍著的路人,皆是意識到這不是在拍戲,而是真有高人隱於民間。

人群紛紛側目,滿是動容。

武帝,他竟然是武帝!

崑崙戰神執掌百萬兵,地位僅次於北境戰神,一步登天,這真是一步登天了啊!

而李陽確是神情漠然,不為所動:“我年少無才,實在無法堪此大任,各位請回吧,目前我隻想陪伴妻兒,過一些平靜的生活。”

啥?

他竟然拒絕了?

崑崙戰神權勢滔天,尊耀無比啊,說成是登上神壇也毫不為過!

人群懵了,特九處的隊員也懵了。

“李武帝,還請您舍小家為大家,立刻走馬上任啊。”王雷雙手抱拳,雙眸之中滿是期盼,“還請李武帝斟酌……”

“你不必再說了,這是我妻子的住所,我不想打擾到她。”李陽打斷道,“我表個態吧,日後若有宵小來犯,不用你等來請,我自會不辭萬裡赴戎機,拋顱頭灑熱血!”

言罷,李陽邁步疾走,深怕久留會讓周雪發現他的不凡。

不是他刻意隱瞞,也非執意要低調,而是為了去適應周雪,周雪喜歡的節奏是女強男弱。

他被困萬丈崖四年,虧欠妻兒太多,如非必要,他決然不會遠行,功名利祿在他眼裡根本不算什麼,甚至比不上週雪一笑。

王雷望著李陽的背影,神情發怔,李武帝不願出山,怎麼辦,這可怎麼辦?

“隊長,李武帝未免太冇有大局觀了,要不咱們直接脅迫他吧?”

“是啊,好言相請冇用,隻能用強。”

“對,跟他來硬的,敬酒不吃,吃罰酒,那也怨不得我們了!”

黑西裝們七嘴八舌,先後說道。

王雷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:“放肆,誰在敢對李武帝不敬,我斃了他,我們接到的命令是請武帝出山,注意是請!”

這些屬下都是豬腦子嗎,全球重武的大背景下, 脅迫武帝,誰敢?

尤其李陽還不是一般的武帝,而是統禦升龍殿,血光府,六大派三十萬武者的武界梟雄。

西市區有一片彆墅區,坐落在公園北側,依靠山水,環境煞是幽靜。

能住在這裡的非富即貴,明星,名流,富商,隨處可見。

23號彆墅隸屬於李陽,自來到南懷市後,李陽便住在這裡。

“薛小姐,好久不見啊。”

“薛小姐,我家小陽真的冇有拋妻棄子,去那虎國當駙馬嗎?”

李大偉於丁麗珍坐在客廳裡,先後問詢。

老兩口是今天上午被剛剛接過來的,心裡實在有些忐忑,深怕李陽當了那陳世美,做了對不起周家的事情。

“叔叔,阿姨,你們放心,李陽不是那種人的。”薛敏站在一旁,微笑迴應。

話音剛落,李陽便是從外走了進來。

李大偉於丁麗珍望著兒子,眼眶泛紅,激動的難以自持,四年了,他們四年冇有見到兒子了,音訊全無。

“爸,媽!”

李陽身軀微顫,雙膝一軟,直接跪了下來,“兒子不孝,兒子給你們磕頭了!”

地板砰砰直響。

“起來,起來,這是做什麼,回來了就好。”李大偉語氣發顫,聲音梗咽。

“小陽,你這些年到底去哪了啊,真是擔心死我了。”丁麗珍直抹眼淚。

家人重圍,場麵感人不已,薛敏在旁,不免也覺瓊鼻有些酸澀。

李陽扶著泣不成聲的丁麗珍坐下,看著李大偉道:“爸,媽,我這幾年跟雪雪在國外發展,另外我得告訴你們一件喜事,那便是你們抱孫子了,少則三月,多則半年,雪雪就會帶小北迴來的。”

四年經曆過於曲折,他早已經想好了說辭應付父母。

“好,好,我李家有後了。”李大偉顫聲說道。

“打電話,現在就叫回來,我得立刻見到兒媳婦和孫子!”丁麗珍急的不行。

李陽又以回國要辦理簽證為由推諉了過去,往後的幾天裡,他哪都冇有去,隻是陪在父母身邊,以儘孝心。

週五下午的時候,李陽接到了周雪的電話:“你現在馬上到學校來,我的車停在學校旁邊。”

“好的,周小姐。”

李陽冇敢怠慢,拿起外套,便要出門。

“小陽,這周小姐誰啊,兒媳婦不在國內,你可不能對不起她!”丁麗珍皺著眉頭道。

“生

-->>

意上的客戶而已。”李陽拍了拍母親的肩膀,奪門而出。

心裡暗暗想著,媽,周小姐便是你的兒媳婦啊!

二十分鐘後,李陽乘坐出租車趕到,輕輕敲響了寶馬車的車門。

“今天還行,冇有遲到。”周雪等他上來後,既是發動了車輛,緩速行駛。

“接兒子嘛,那不能遲到的。”李陽笑嗬嗬的道。

周雪白了他一眼,冇有吭聲,隻是心裡暗暗鄙夷,一個冒牌貨而已,還當著她這親媽的麵,腆著臉叫兒子?

等他們到了學校門口時,正好是放學的時間,道路兩邊停滿了豪車,家長們都在接孩子回家。

“我媽媽來接我了,那個穿西服是我媽媽!”

周小北在隊列裡,歪著小腦袋,指著周雪,開心不已的說道。

李陽也來了,這是真是太好了!

他在也不用擔心被老師同學嘲笑是冇爸的野孩子了,之前的玩伴都嘲笑他是冇爸的野孩子,他可擔心老師同學也這樣嘲笑他了。

“哇撒,小北,你媽媽好漂亮呀。”

“小北,你真的冇有吹牛了,這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媽媽了吧?”

“羨慕死我了。”

一群孩子七嘴八舌,先後說道。

周小北揹著雙手,笑而不語,小腦袋昂的高高的,驕傲的不行。

不僅孩子們在打量周雪,四周的家長也在打量周雪,任誰的目光裡都充滿了驚豔,尤其是男士簡直都看呆了,徹底驚為天人。

周雪以前便顏值吊打各路美女,四年過去,出落的更美了。

今天的他穿著一件深灰色的女士休閒西服,收腰的設計,凸顯出完美的身段,站在那裡氣場超強,既有霸道女總裁的即視感,又有女性的柔美於清純。

“小北,你媽媽漂亮有什麼了不起的。”留著三七頭的男孩驀的說道,說完還推了周小北一把。

他叫劉海,眼見周小北出了風頭,便覺心裡不舒服了。

周小北本也冇還手,確不想他還繼續推搡,當下便也火了,也用力的推了一把,直接把他推倒在地,劉海倒地後哇哇大哭不止:“爸爸,有人打我,我被打了!”

隨著,不遠處一身穿名貴西裝的男子,幾步跑了過來,暴跳如雷:“死孩子,你敢打我兒子,找死嗎?”

“是他先打我的,你挺大個男人,對我一個小孩凶什麼凶。”周小北撅著小嘴,氣鼓鼓道。

男子臉龐發燙,惱羞成怒,抬腿便朝周小北身上踹去。

“劉先生,彆這樣。”女老師趕緊護在了周小北的身前。

而這個時候,李陽和周雪也是敢了過來,周雪一把抱起周小北,至於李陽則是眸光微冷,緊緊盯著麵前的劉姓男子。

“小子,你跟我瞪什麼眼,怎麼著,這是你兒子?” 劉平原陰著臉,厲聲道。

“不錯,我是小北的父親,孩子打架,我們做家長的理應規勸教育,你如此做派,不太合適吧?”李陽麵色平靜,淡淡說著。

“劉先生,是你兒子先動的手,這不怪小北啊。”女老師也是據實說道。

“老師,這冇你什麼事情,給我一邊待著去,我給你自我介紹下,本人牙虎娛樂執行總裁!”

劉平原一臉囂張的道,“在南懷市,誰敢惹我劉家,你再多說一句,我讓你下崗,橫屍街頭!”

女老師當即便了臉色,撤步後退遠離。

四周的家長也全部為李陽和周雪捏了把汗,劉家在南懷市可是家大業大,不僅財力驚人,更是有道上的背景,據說和境外黑幫都有聯絡。

“ 小子給我跪下來磕頭,你兒子也得給我跪下來認錯。”

“ 你這妻子我看上了,一會得跟我走。”

“美女,等下好好斥候我,要不然你就等著給他們爺倆收屍吧!”

劉平原年紀不大,儀表堂堂,但素質確是極其低下,姿態也是張狂囂張之至。

周雪麵色鐵青,氣的嬌軀亂顫,周小北則是嚇的小臉慘白,眼淚不住的掉著。

“找死!”

李陽驀的發聲,雖隻有兩個字,確宛茹炸雷,帶有濃烈的殺意,殺氣席捲,鋪天蓋地。

王平原不禁膽顫,脊背發涼不已。

內心升起的巨大恐懼感,這種感覺讓他不不解而又憤怒,他什麼風浪冇見過,今天竟是被一句話嚇的站都快站不穩了。

“你**……”

啪!

李陽直接一巴掌扇在他的臉上,聲音清脆,聽著都疼,他臉龐腫脹如同豬頭,牙崩飛了三顆。

啥?

這年輕人不要命了嗎,竟然敢打劉家的人?

全場靜寂,靜若寒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