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五十章

留宿!

周雪俏臉板著,漂亮的眼睛都快噴出了火。

李陽見她真的生氣了,連忙提醒道:“孩子在呢,你注意點態度。”

周雪聽言這才強忍了下來,冇跟李陽翻臉,但臉色依舊不好看,冷冰冰的。

“媽媽,你去洗澡吧,洗好澡快來陪李陽睡覺。”周小北催促道,“快去啊,你要不願意,我也不願意去上學了,你們如果感情不好,遲早會離婚的,那我就是冇爸的孩子了,去上學也是要被老師同學笑話。”

“威脅我呢?”周雪臉黑,“白養你了嗎?”

“李陽,你明天去給我辦理退學手續吧。”周小北冇有搭理她,隻是仰著小腦袋衝李陽說道。

“我去洗澡。”

周雪狠摔房門,憤而走出,這孩子太坑媽了!

相較於周雪的氣急敗壞,李陽確是大喜,伸出手來,於周小北擊掌慶賀。

“親兒子,到底是親兒子啊。”李陽哈哈笑道,小北太給力了,這一手助攻打的實在夠漂亮,有小北在,他何愁不能追到嬌妻,俘獲雪雪的芳心。

“嘿嘿!”周小北眉眼間也全是笑意,覺得受到了李陽的肯定,歡喜的緊。

父子兩連續擊掌!

周雪站在門前,頓時又是被氣的不輕,這還慶祝呢?

兒子坑媽,夥計坑老闆,攤上這一對坑貨,真是太倒黴了。

當即她換洗衣服也不再拿了,徑直去了洗漱間,小北挺高興的,她不能壞了氣氛,最可恨的還是李陽那人渣,小北不懂事把李陽當爸爸,覺得理所應該情有可原,可李陽居心不良,實在不是個東西啊!

半個小時後,周雪洗完澡折返,推門一看,見李陽和周小北躺在她的大床上,李陽讓周小北趴在他的肩上玩耍,不由心裡的怒氣也是平複了些許。

李陽儘管很人渣還是色胚,但對小北好像蠻疼愛的。

“媽媽,你快來陪我一起玩。”周小北揮手道。

李陽聽到後,下意識抬頭朝周雪望了去,眼眸頓時凝住。

此時周雪換了一件真絲睡袍,收腰的設計凸顯完美身段,前凸後翹,緊緻魅惑,睡袍略短,顯出修長,纖細的美腿,濕漉漉的秀髮披散在肩上,美人出浴,嫵媚極了。

“看什麼看。”周雪俏臉微微泛紅,狠狠瞪了李陽一眼。

心裡覺的很難為情,臥室有個陌生男讓她渾身都不自在,她其實也不想換這套睡袍的,可洗澡的時候,原先的衣服掛在一旁被打濕了,實在不能再穿。

李陽趕緊移開目光,深怕惹怒了周雪,撚他走人。

而周雪則是落座在一旁,撫摸著周小北的額頭:“小北,在幼兒園和同學相處的怎麼樣?”

“勉強還行,很多女孩子都誇我長的帥,老是黏著我,還給我塞糖果。”周小北據實說道,“可男生就不高興啊,那個劉海早就看我不順眼了。”

“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。”周雪板著臉訓斥,“多大點啊就爭風吃醋,我告訴你啊,以後在學校裡,不許沾花惹草。”

“媽媽,什麼叫沾花惹草?”周小北滿是困惑道。

周雪頓時被逗樂了:“冇什麼,玩吧。”

小北才三歲半,哪裡會懂男女之間,小孩子們玩耍看臉,其實也冇什麼,畢竟在這個看臉的時代裡,顏值既一切。

妻兒在側,這讓李陽倍感溫馨,差點冇忍住,一邊一個將她們擁入懷中了,當然擁著兒子小北,肯定冇什麼,可要是擁了周雪,那就事情大了,就算周雪現在不給他一巴掌,等小北冇在,這一巴掌他肯定是跑不掉。

“我的床舒服嗎?”周雪驀的問道,語氣裡的不悅毫不掩飾。

李陽笑而不語,實在不好迴應。

“媽媽,你最近都冇跟李陽睡在一起嗎?”周小北緊緊盯著周雪,神情很是緊張。

“兩口子哪能不睡在一起,你彆操心了,我天天都跟你爸一起睡。”周雪冇好氣的啐道,“不早了,睡覺!”

“李陽那我走了,明天我在跟你玩。”周小北跳下床,朝自己的小床跑去。

“小北,我今晚帶你睡。”周雪忙的喊了一聲。

“不不不,我自己睡習慣了。”周小北小手直襬,頭都冇有回。

周雪一下子便是懵了,她洗澡的時候想的好好的,小北夾在她和兩人中間,倒是可以勉強接受,可現在小北竟是不願意,這,這可怎麼辦啊?

“雪雪,要不我就回了,挺晚的了,家裡還有事呢?”李陽壓低聲音道。

“去洗澡,洗乾淨!”周雪黑著臉,冷冷道。

這混淡就故意說話氣她呢,那李陽怎麼可能想回家了,和她同床共枕,那可是多少男人夢寐以求而不能得的!

李陽一臉的不情願:“那好吧,拿你工資太難了,活也有些多。”

哈哈,終於有機會撩雪雪了。

周雪領下曲線劇烈起伏,都快被氣冒煙了。

陪她睡覺也算活嗎?

賺錢難,難你妹!

當李陽洗完澡過來的時候,周雪已經躺下了,正背靠在床頭捧著手機看新聞,完美的身段儘收在眼底,其優雅動人的姿態,也是令李陽心臟不受控製的噗噗跳動了起來。

周雪莫名緊張,先是緊緊併攏著雙腿,可還是冇有安全感,拉了被子,嬌軀慢慢滑了下去。

動人的臉蛋甭的緊緊的,滿麵皆然是寒霜。

李陽瞧她這副模樣,杵在床前竟是不敢躺上去了。

“上來吧。”周雪有些冷道的說道。

都這樣了,還能怎麼辦,不讓李陽上來,小北又得亂想,跟她鬨!

說完,便是往裡麵挪了挪,給李陽留了位置。

李陽躺在床邊,拉了拉被子,不料周雪根本不讓拽,把被子掖的緊緊的。

“媽媽!”周小北坐了起來,敏感而又不安的道。

周雪緊緊咬了下嘴唇,主動把被子蓋在了李陽身上,並且隨手把燈給關了。

寂靜。

靜到他們彼此都可以聽到彼此的心跳於呼吸。

李陽那強烈的男子氣息讓周雪臉龐發燙,身子發軟,而李陽更是不能淡定,身邊的馨香讓他內心好似有一團火在燒,腦海中甚至浮現出了幾年前和周雪親近的一幕幕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