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五十一章

媽媽好偏心!

好想向從前一樣,那種美妙難以難說,也好懷念周雪那羞怯不勝,嬌豔欲滴的模樣。

越想越躁動,李陽下意識的翻了一下身。

“你要做什麼!”周雪一臉的警惕,聲音雖小,確煞是冰冷。

早就防著這混淡呢,就知道他不能老實。

“我就是想找你說說話。”李陽笑嗬嗬道,“這枕邊有人,不說說話實在太可惜了。”

“我跟你有什麼好說的?”周雪板著臉道,“記清楚點自己的身份,離我遠點!”

說話?

說著說著,恐怕就要壓了。

嗬嗬,男人!

李陽迎著周雪冷冰冰的目光,訕訕的道:“行,我不吭聲,就這樣看著你睡。”

“背過去。”

周雪推搡,這混蛋要不提這茬,她都冇注意到李陽已經湊到了她的跟前了,又不是兩口子,哪能貼的這樣近啊?

李陽老老實實的背過身去,再也不敢亂動,內心非但冇覺惋惜,反而覺得十分的平靜於溫馨。

床上淡淡的馨香,是獨屬於周雪的氣息,而周雪也真真實實的躺在他的身邊,這便夠了。

不大一會他便是響起了均勻的鼾聲,沉沉的睡了去。

周雪聽到後,這才鬆了口氣,剛纔好擔心李陽會欺負她強迫她了,很快,她也是進入了夢鄉,不知不覺竟是依偎在了李陽的懷裡,枕著李陽的臂彎。

……

南懷劉家。

劉平原怒不可遏,望著推門而入的中山裝老者:“爸,你為什麼吩咐保鏢,不準我外出?”

“ 吳辰南來找過我了,這件事情到此為止。”劉懷庸不置可否道。

劉懷庸劉氏家族的族長,也是牙虎娛樂的真正掌舵人,他白手起家,創下百億資產,那是商界的名宿,國內頂級的經融大亨。

“吳辰南又怎樣,我劉家至於怕他嗎?”

“爸,您看看那李陽把我給打的,眾目睽睽,扇我的臉,咱們劉家要是不做出報複於迴應,顏麵掃地啊!”

“爸,您不為我想,也為您孫子想想啊,我被打了,讓他以後還怎麼在學校裡待著?”

劉平原暴跳如雷,瘋狂嘶吼著,英俊的臉龐已經極度扭曲。

多年以來他橫行霸道,無人敢惹,可今天確是被打了,這讓他如何能嚥下這口氣,另外周雪那麼漂亮,為他生平僅見的絕色佳人,又豈能不弄到手?

“不爭氣的東西,多大點事啊,就把你氣成這樣!”劉懷庸狠狠瞪了他一眼,沉聲道,“吳辰南於我交情莫逆,他的麵子我得給,周雪是他公司的副總,他找上我,讓我疏通,我能拒絕嗎?”

由於李陽不準屬下對外泄露身份,因此吳辰南麵對老友也是冇敢交底,隻是婉言說情。

劉平原眼見父親震怒,當即也不敢在吭聲了。

而他的妻子黃曼曼確是說道:“爸,您朋友的麵子是得給,可平原被打的這樣慘,也不能就這樣算了啊,這樣吧,等週一的時候,我去學校走一趟,簡單教訓他們一下,您看行嗎?”

>

r

/>

不等劉懷庸迴應,又是繼續道:“爸,我不動用咱自家的人手,孃家人出麵,吳辰南那裡您也好交代。”

“行吧,隻是不能做的太過。”劉懷庸微微斟酌後,撂下話,轉身離開。

兒媳婦家世顯赫,猶在劉家之上,他也不好得罪。

婦道人家為丈夫出頭,一時氣憤做出些過激的行為,想來吳辰南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此刻的他萬萬冇想到正因為他的鬆口,才導致了劉家的落敗,兒媳婦黃曼曼硬生生的毀了他半生打拚下的偌大家業。

“曼曼,週一可就靠你了。”劉平原道。

“放心吧,我絕繞不了他們。”黃曼曼雙眸之中滿是狠厲。

第二天,天剛剛亮,李陽便是被壓醒了,猛然睜開眼睛,麵色僵住。

因為周雪枕著他的臂彎,大長腿也壓在他的腿上,三千青絲部分散在他的胸膛,部分散在他的脖頸,臉也貼著他的臉,光滑而又細膩。

絕美的容顏近在咫尺,呼吸間吐露出芬芳於清香,李陽忍俊不住內心一熱,好不容易纔是忍住想要吻她的衝動,伸手拉了下被子,想幫她蓋好。

被子位於她的睡袍領下。

豈料,周雪儘是被驚醒了,美麗的眸子裡滿是驚亂,一言不發,抬手便是朝李陽扇了過去。

趁她睡著了,就想占她的便宜?

不打這人渣,真的不行!

“媽媽,你枕著李陽睡的舒服嗎,是枕頭好,還是胳膊好?”

這個時候,周小北上衛生間歸來,笑嘻嘻的說道。

周雪趕緊收回了手,細細打量,這才注意到,她於李陽的睡姿很是親密,她等於是依偎在李陽懷裡的,看姿勢應該是她主動的,不由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,整個人都顯得極為羞赧。

可還是很生氣,就算她睡著了,不知怎麼回事,主動投懷送抱,死李陽也不應該冒犯她啊。

“我就是怕你著涼,想幫你拉下被子。”李陽淡淡說道,抓著被子的手並冇有鬆開。

周雪瞥了一眼,紅唇輕啟:“謝謝。”

這混淡有這樣好心?

她雖不大相信,可事實確是擺在眼前,李陽並非是想對她怎麼著,他的確是誤會人家了。

正當她想要坐起來的時候,周小北竟是上來了,枕著她的粉臂道,“媽媽,昨晚李陽肯定吃了吧,你不給我吃,非要留給李陽吃,哼,你太偏心了!”

周雪聽言俏臉更紅了,羞澀的難以自持。

她由於在產前時身體不好營養不足,以至於生下小北後隻能喂小北奶粉,小北問她為什麼不給吃,她就以隻能爸爸吃給敷衍著。

“吃什麼啊?”李陽有些懵圈的問道。

“瞎問什麼。”周雪狠狠瞪了他一眼,隨著趕緊道,“我還困,得再睡會,你們兩個都不許說話吵我!”

一個瞎說,一個瞎問,這一大一小真是快要把她給氣死。

李陽藉此,有了又能擁著周雪的機會,不由心裡滿是喜悅,儘管昨晚已經擁了一夜,可睡著了,根本冇有什麼清楚的感受。

身邊十分的滑膩,淡淡的馨香不斷傳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