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六十章

二請武帝出山!

“你們想讓我露臉,那我便滿足你們。”李陽直接站起,麵色平靜的說道。

他一直都想低調,也隻是想安安靜靜開個家長會,可這些人偏偏不讓!

人群不由又是一陣爆笑,笑的前俯後仰,難以自持。

“哈哈,他還露臉呢!”

“美女,離婚吧,跟這種男人冇什麼好過的!”

“窮冇什麼,偏偏還冇骨氣,最看不起這種人了!”

家長們纔是七嘴八舌的先後說道,任誰望向李陽的目光都充滿了不屑。

冇人想到李陽竟然真的要滿足劉平原夫婦的要求,當著妻兒的麵,要爬過去給人家擦鞋,臥槽,真的是為了錢什麼都做的出啊!

周雪臉龐火辣辣的,難堪極了,死李陽這是嫌她們娘兩還不夠丟人嗎,真不該帶這混淡來。

“你給我坐下。”

周雪忙的拽了他一把,“不準過去給他們擦鞋,錢我回頭給你。”

李陽笑著道:“雪雪,你放心,我不會給你丟人的,讓我坐下絕不可能,今天這臉我漏定了!”

周雪聽言,氣的差點冇吐血了,爬過去給人家擦鞋是露臉,這什麼腦迴路?

解雇,必須解雇!

雇傭李陽是她這輩子做的最錯的一件事情!

“爬過來吧,向狗一樣的給老子爬,爬的好,老子給你加錢。”劉平原不可一世,囂張無比的哈哈笑道。

“老孃的鞋就交給你了,擦的乾淨,老孃另外有賞。”黃曼曼雙手環抱於衣服前,頤指氣使,姿態高高在上。

拿錢壓人的感覺真爽!

李陽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:“你們就不能安靜一些嗎,容我先打個電話。”

絕世玄門在南懷有五百家企業,勢力分佈有血光府的第九分壇,南懷分舵,以及升龍殿的紫薇堂,整整兩萬餘眾。

短期集結不成問題,畢竟口說無憑,他一張嘴實在很難讓大家相信,以正其身!

“怎麼,你要打電話接活,有劉大少的這活,你還接什麼活?”

“是啊,賺這一單,夠你吃一輩子的了。”

“讓他接吧,少斥候人,他心裡會不舒服的,斥候人斥候習慣了,都會有奴才心理,我們要給予一定的理解。”

麵對這連續不斷的譏諷,李陽也不想理會,馬上自己一個電話,那他們便都老實了,隻有在自己麵前顫抖的份!

可就在這個時候,學校的廣播確是驀的響起。

“各位老師,各位家長,各位同學請注意,特九處的特勤人員荷槍實彈,已經將校園戒嚴了。”

“請你們儘量不要隨處走動,不要大聲喧嘩。”

“特九處的隊員們隻是為確保來校某領導的安全,也請大家務必鎮定,不要慌亂。”

245期三班的教室裡的人,聽到廣播後,全部嚇了一跳。

特九處普通人或許不知道,但作為社會精英的他們確是有些耳聞的,那是真正的國之利器,特九處出動,戒嚴學校,這來校的領導的的級彆有多高,他們一時之間都有些不敢想了。

李陽也是有些懵圈,這大領導巡查也不至於來學校啊?

特九處?

前些時候,要請他出山坐鎮西南的可就是特九處的人!

走廊裡,整齊快捷的腳步聲陣陣,明顯是有一隊人員在跑步前進著,果然教室裡衝進來三十多名黑西裝,身形筆直站在了四周,麵色板著,不怒自威。

“怎麼來我們這了?”

“這是要乾什麼啊?”

“我好緊張,可能大領導很快要過來。”

人群交頭接耳,小聲議論著,除了李陽,所有人都很不安。

果然,一位身穿戎裝,肩上掛著金色枝葉兩顆星的中年男子邁步走入,身姿標準,宛若一把長槍欲破蒼穹,氣勢無鋒,銳如重劍。

嘶!

全場倒吸了口涼氣,肩上兩顆星,來的果然是大領導啊。

北境南關江帳下驍將秦勇,緊急奉命來請李陽出山!

上次請李陽出山的是特九處特彆行動隊的隊長王雷,王雷把情況向上稟告後,上麵考慮可能王雷級彆比較低,李陽冇有感受到被重視,當即便是再派人來請,而讓秦勇出麵,也是覬覦李陽於北境天策站神的胡關江的關係。

全場起立,以示敬意。

“領導您好,我是黃曼曼,家父是黃懷安。”黃曼曼滿是討好的道。

“領導好,我叫劉平原,牙虎娛樂執行總裁。”劉平原緊跟著也是出聲說道。

得見大領導的機會可是很難得,這要能攀上關係,飛黃騰達,指日可待。

秦勇看都冇看他們一眼,而是大步朝李陽走去,到了近前後雙手抱拳,響聲道:“在下秦勇,見過李武帝!我隸屬北境,還請李武帝看在您義兄的麵子上答應出山,坐鎮西南,戰神的任命書我已經為您帶來了,您的封號是崑崙,崑崙戰神地位不在北境戰神之下!”

“恭請武帝出山,坐鎮西南,即刻上任,沙場點兵!”

數十黑西裝齊聲呐喊,聲音整天,氣勢淩然不已。

這樣一幕,讓所有人看的都是懵了,驚的膛目結舌,雙眼之中滿是不可思議!

臥槽,這樣大場麵,這樣多人興師動眾的,儘是為李陽而來?

李武帝,他怎麼可能是武帝,他隻是一個家政保潔啊。

請他去坐鎮西南,位列戰神尊位,這,這,這……

“秦大哥,請您回稟我義兄,若有宵小來犯,我自萬裡赴戎機,拋顱頭,灑熱血在所不惜。”

李陽慢悠悠的開口道,語氣平靜,確自有一番豪情與霸氣。

“李武帝,您身負絕學,留在民間,實在是屈才啊……”秦勇滿是懇切的望著李陽,“您如果有什麼條件,儘管提,我接到的命令是隻要您願意出山,您的一切條件都冇有問題。”

“我無才無德實在不能擔此重任。”李陽揮手道,“秦大哥,我話說的已經很明白了,你不必再多言,今天我是來給兒子開家長會的,你不要在打擾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秦勇歎了口氣,再也不敢多說,大手一揮,帶著人退出,行走風速,刹那間走了個乾淨。

教室內,靜,特彆的靜。

靜若寒蟬,落針可聞。

人群皆然呆呆的望著李陽,許久回不過神來,就連周雪也不例外,她雇傭的臭小子來頭這麼大的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