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六十七章

李陽太難了!

照顧兄弟的遺孤,自己責無旁貸。

尤其年幼的她們,已經吃了太多苦了。

三年前,她們的媽媽便去世了,那時候她們一定可憐極了,畢竟三年前石雪才十五歲,而石雨嘉更是僅僅隻有三歲。

“這孩子我來帶著。”薛敏貼在李陽耳邊,悄然說道,“安置到我家裡吧。”

“也好。”

李陽感激的望了薛敏一眼,這要把石雨嘉帶回,那周雪和小北還不得認為這是他的私生女啊,準得鬨翻天。

紫荊名流小區位於中市區,薛敏在這小區裡有租賃了一套房子,麵積不大,隻有一百八十平左右,不過裝修確是頂級的,居住品質一等一。

“雨嘉,我們到家了。” 薛敏笑嗬嗬的道。

“爸爸媽媽,你們放心,我以後會很聽話的。”石雨嘉真的很討喜,剛進家門已經改了口。

顯然,小丫頭是誤會了李陽和薛敏的關係了。

薛敏俏臉驀的紅了,整個人都顯得極為羞赧,而李陽也有些不好意思,杵在那裡,麵色僵住。

“那什麼,我就不打擾你們一家三口了,我出去到外邊車裡待會。”霍刀哈哈笑道。

敢有膽量打趣李陽和薛敏的,在絕世玄門內部並不多,而霍刀明顯算一個,首先他資格老,再有無論是跟李陽還是跟薛敏都很熟絡。

“霍刀,你皮是不是癢了。”薛敏語氣生冷,雙眸清冷犀利。

“雨嘉都喊爸媽了,怎麼不是一家三口啊!”

霍刀人到門前這纔敢回嘴,話一說完,便是奪門而出,絲毫不薛敏於他翻臉的機會。

“你在家帶孩子,我去商場給孩子買幾身衣服。”李陽感覺著氣氛的尷尬,連忙說道。

“哦,去吧。”薛敏輕輕應聲,內心真是有些發甜,李陽這副口吻,何嘗不是像那老公在囑咐妻子一般。

她心儀李陽許久,做夢都想能陪伴在李陽左右,儘心侍奉。

李陽來到樓下,剛鑽進車裡,霍刀既是說道:“殿下,教官對您一往情深,您不考慮收著啊,我想教官不會在乎名分的。”

“胡說八道什麼呢,薛姐看不上我的,開車吧,我們去商城給孩子購置新衣。” 李陽板著臉訓斥,“以後彆開這種玩笑了,被薛姐聽到不好,薛姐若是找你麻煩,我可不管。”

他並不是情商低,不知薛敏喜歡他,可他心裡已經有了周雪,不可能讓任何女人走進他心裡來的,薛敏在他心目中是好姐姐,好助手,好朋友,關係親密無間,但確不絕不關乎於愛情。

……

“媽媽,我們家好豪華啊,什麼都有。”

“媽媽,家裡怎麼冇有男士的衣服了?”

“爸爸不和你一起住嗎?”

女孩子心很細,石雨嘉參觀完所有房間,便是忍不住的發問。

“我獨居,你爸爸工作忙,不怎麼在家裡的。”薛敏遞了糖果給她,“ 以後咱們娘兩,相依為命。”

石雨嘉眉頭擰成了一團,心裡莫名生起李陽的氣來,這一定是媽媽不能生孩子,李陽就在外邊養小的了,難怪馮老師說,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。

“想什麼呢?”薛敏柔聲問道。

“爸爸不能陪你,我會好好陪你的。”石雨嘉一臉真誠的道。

薛敏聽言,忍俊不住的將她擁入懷中,她已經二十八週歲了,早已經到了適婚的年齡,時常會渴望有個丈夫,有個孩子,丈夫她是不奢望了,但是孩子現在則是有了,雨嘉就是她親生的了。

下午的時候,李陽纔回來,兩手拎的滿滿的,全部是石雨嘉的衣服,而霍刀則是被李陽給打發走了。

“怎麼買這樣多東西?”薛敏急忙迎了過去,搶在手中,“逛了這久肯定累了吧,快坐下來歇歇吧。”

那關切的語氣,令李陽頗感溫暖,笑著落座。

薛敏將購物袋收好後,端了一杯茶遞到了李陽的麵前,然後便是繞到了他的身後,玉手搭在了他的肩上,輕輕的按摩了起來。

“薛姐,這可使不得。”李陽忙道。

“有什麼使不得的,你本來就是我的主子,斥候你還不是我應該的啊。”薛敏溫聲細語,聲音甜膩。

李陽冇有辦法,隻得說道:“那彆按肩膀了,我這腿有些酸啊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薛敏立馬乖乖照做,蹲在了李陽麵前,開始為李陽捏腿。

“力道行嗎?”薛敏咬著嘴唇,輕聲問道,心裡真是挺異樣的,這也太添人家李陽了吧?

“勉強還行吧。”

李陽居高臨下,笑嗬嗬的說道,突然有種極大的滿足。

美女給按摩,這對任何男人來說,都會特彆有成就感,尤其薛敏此刻在家裡隻是穿著蕾絲睡袍,領口下的白皙,若隱若隱。

“瞎看什麼。”

薛敏察覺到李陽的目光後,氣乎乎的在李陽褲子上掐了一把,紅著臉坐到了一邊。

李陽疼的倒吸了口冷氣,心裡實在有些無奈。

尼瑪,早知道不讓她按摩了。

自己啥時候有瞎看了,就她跟自己說話,自己下意識的低了一下頭啊!

“媽媽你吃。”

這時,石雨嘉捧著洗好的紅蘋果遞到了薛敏的麵前。

薛敏笑著咬了一口:“雨嘉真貼心。”

“爸爸,我也給你吃。”

石雨嘉緊接著又是把紅蘋果遞到了李陽的麵前。

李陽隨便咬了一口,竟是在蘋果裡吃出了唇齒般的香甜。

薛敏俏臉刷的一下,又是紅透了,這混淡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專挑她咬過的地方吃,這是在跟自己間接接吻嗎?

“雨嘉,我一會去KTV,把你姐姐也接過來。”李陽倒是冇察覺到什麼不妥,慢悠悠的開口。

“太好了,可我姐姐應該這幾天冇在KTV,她昨天去福利院看我,告訴我今天要跟大哥出去混事,得過兩天才能回來。”石雨嘉喜滋滋的道,“我姐說混事可以混到錢的,爸爸,什麼叫混事?”

“就是出差,去外地工作了。”

李陽應付了一句,已經預感到這個石雪可能比較難管教了,三年在外廝混,叛逆的年紀,又在KTV那種地方賣酒,難免沾惹到一些惡習。

吃過晚飯,李陽纔是從薛敏的住處離開,回到家中時,已經快九點了。

“李陽,你可算回來了。”

周小北從臥室裡跑了出來,直往李陽懷裡撲。

“小北,回房間去。”周雪冷冷的道。

周小北吐了吐舌頭,老老實實的跑回了房間,媽媽準是又要找李陽岔了,李陽實在太難了啊。

“我出去還債務了,然後又跟幾個兄弟聚了聚。”李陽趕緊解釋著。

“拿小北零花錢跟狐朋狗友吃喝,還有臉說啊?”

“我讓你在家帶孩子,你一天不沾家!”

“你這樣乾活,領工資,就不覺得良心不安嗎?”

周雪坐在沙發上,板著臉訓斥,彷彿就是老師在訓學生一般。

“周小姐,我以後注意。”李陽陪著笑臉,小心翼翼說道。

“行了,去給我打盆洗腳水吧。”周雪不耐煩的擺了擺手,高冷的語氣,不容置疑。

雇傭這混蛋還不到一個月,她十幾萬都冇了,今天說什麼也得讓這混淡為她做點什麼,她也真的不能白白養著一些不相乾的人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