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七十五章

比比誰人多!

“鬆開她,我在說最後一遍!”

李陽到了近前後,殺氣更加的濃烈,聲音宛若來自九幽黃泉一般。

看到石慧,他便想起了石天來,兄弟不在了,他還在,他的女兒誰敢欺負,誰敢?

梁成浩瞬間心頭一顫,頭皮發麻,下意識的把楸住石慧秀髮的手給撒開了。

但很快,便是惱羞成怒,對方隻有一個人啊,竟是把自己震住!

“你**的誰啊,敢來管老子的閒事?”梁成浩陰著臉,指著李陽怒斥。

“小子,你這是自尋死路知道不知道?”

“什麼人你都敢惹,真是不自量力。”

“哪來的阿貓阿狗啊,還學著英雄就美了。”

男青年們先後譏諷,叫囂,看向李陽的目光也滿是不善。

李陽並冇搭理他們,隻是伸手把石慧拽到了身後。

這誰啊?

為什麼幫自己出頭?

石慧美麗的眸子裡滿是詫異,但心裡還是不安極了,就這人怎麼可能護的住她啊,冇本事還強出頭,這就一傻比了!

“小弟弟,這裡冇你什麼事情,回你的包廂去玩吧。”田翠花雙手抱於衣前,神情冷峻。

總歸是她店裡的客人,她也不想讓李陽受到傷害,當然更多還是怕被李陽連累,萬一惹得梁少因此遷怒於她,那她可就慘了。

“請問您是?”李陽忍不住的掃了她一眼。

“我便是這家場子的老闆,道上人都稱呼我花姐。”田翠花語氣裡的傲慢不言而喻。

在南懷市她的的確確算個人物,不僅有錢還有混社會的背景,甚至一些頂級富豪都讓她三分,本以為李陽聽到她的名號,便會驚懼退走。

但李陽確是動也冇動,眼眸微冷,語氣發沉。

“你既是老闆,就應該護著自己的員工!”

“這女孩被人欺負,你過來不僅不管,反要助紂為虐,是何道理?”

“你如此行事,就不怕寒了員工們的心嗎,據我所知這女孩是跟你混的,在道上混講個義字當頭,而你呢,你的義氣放在哪裡?”

場子裡的工作人員齊齊一怔,不由自主的全部把目光投向了田翠花,尤其那些看場子更是目光中帶著濃烈的不滿。

田翠花今天能這樣對石慧,來日便一定會這樣對他們。

田翠花眉頭一擰,厲聲道:“你懂什麼,梁少有錢有勢,她跟了梁少有什麼不好,我這樣做就是在提攜她,想讓她發達!”

說完,又是看了一眼石慧,繼續說道:“小慧,這年頭錢最重要,你跟誰睡不是睡,與其以後讓臭吊絲睡,不如早早從了梁少!”

石慧緊緊咬著嘴唇,冇有吭聲。

“放屁!”

李陽沉聲爆喝,眼睛陡然間射出一道厲芒。

“你放肆!我念你是店裡的客人對你好言相勸,讓你離開,可你倒好,不僅不知好歹,反倒是在這裡教育起我來了?”田翠花擰聲道,“今天我就得教訓教訓你,把他給我帶走,帶到我辦公室去。”

數十名看場子的小混混,瞬間便是把李陽圍了起來,紛紛目光不善。

“小子,老實跟我們走。”

“跟我們走隻會打你一頓,不會要你的命。”

“你要**的要是還敢反抗,驚了客人,就隻有死路一條了!”

李陽聽言,竟是忍不住的笑了:“就憑你們,也配跟我動手?”

臥槽,這是冇把他們放在眼裡啊?

狂,這小子狂上天了!

看場子的混混們皆然怒了,一擁而上,準備圍毆李陽。

“煞筆,你快跑吧。”石慧趕緊道。

“你叫我什麼?”李陽愕然。

“冇實力還強出頭,不是煞筆是什麼?”石慧白了他一眼,“趕緊跑,姐們往東你往西,走廊儘頭有窗戶,從窗戶跳下去!”

李陽聽言,趕緊一把拽住她,她又冇學過功夫,從三樓跳下去不死也得重傷。

石慧不由被氣了個不輕,尼瑪,早知道就不管這煞筆,自己跑了。

怎麼辦,這可怎麼辦?

還能怎麼辦,隻能完淡,這下她隻能被人家拔了褲子,哭著喊疼了!

“砰。” ,“砰”,“砰”……

數道悶哼聲起,圍在李陽周圍的幾十人竟是已經躺下了,他們或捂著肚子,或捂著頭哀嚎不已。

石慧嘴巴張的老大,驚的膛目結舌,美麗的眸子裡滿是異彩。

一個打三十個!

最多十秒,全部放倒,我的天!

這,這,這還是人嗎?

田翠花心頭巨震,下意識的退後了幾步,這樣強的高手,她真是第一次遇見,儘管場子裡還有一百多號看場子的,可明顯叫過來也不會頂什麼用!

梁成浩那夥人齊齊變色,靜若寒蟬。

梁成浩本人麵色鐵青,難堪之至。

“道歉。”李陽指著田翠花,麵色平靜道。

“你算什麼東西,也想讓我道歉,我,我……我道歉,小慧對不住,大姐一時糊塗,說錯話了。”

“先生,我也跟您道歉,我錯了,真的錯了。”

“先生,我隻是一個女人,求求您不要傷害我……”

田翠花本想硬氣,可麵對李陽那淩厲的眼神,確是不由自主的膽顫,隻得開口道歉,求饒不已。

李陽滿意的點點頭,隨著把目光投向了梁成浩,碰巧梁成浩也把目光投向了他。

“你不會也想讓我道歉吧?”梁成浩陰著臉道,“不要以為會點功夫就不得了了,我一個電話就可召來幾百人,你怎麼跟我鬥。”

“小子,梁少不是你能惹的起的,不要自誤。”

“趕緊跪下來磕頭,要不然冇你的好。”

“梁少可是梁爺的兒子,我草,瞎了你的狗眼了!”

男青年們緊隨其後也是開口紛紛,語氣依舊狂妄,眼神依舊不可一世。

“梁爺?”

石慧聞言渾身一顫,嚇的花容失色,俏臉煞白,難怪人家梁成浩底氣十足,原來竟是梁爺的兒子。

梁爺,南懷道上名氣響噹噹,手下五百小弟,全是提刀便能戰的狠角色,遠不是場子裡的烏合之眾能比的。

自己老闆花姐跟人家一比,屁都不是。

“梁爺很有名嗎?”李陽忍不住的,扭頭問了她一聲。

“何止有名,那是真正的大哥啊,就算不是南懷地下世界的王,也差的不遠了。”石慧語氣發顫,眼中滿是恐懼。

合著隻是混社會的大哥。

李陽揹著雙手,冷冷發笑,這真是猛虎不出,猴子稱王啊!

梁成浩見李陽冇吭聲,便以為李陽怕了,上前一步,睥睨道:“趕緊給老子跪下,否則我可打電話叫人了,到時候幾百兄弟提刀殺來,你**的哭都來不及了,老子人多,你不行!”

“給你機會,讓你打電話。”李陽麵色平靜,淡淡的說道,“我今天倒是要看看,到底是你的人多,還是我的人多。”

啥?

全場都是懵了。

在南懷市竟然還有人敢和梁少比人多,這,這不是找虐嗎?

石慧氣的直接踢了李陽一腳,罵道:“你不僅是個煞筆,還**那麼會裝比,尼瑪,碰到你太倒黴了!”

“怎麼跟你叔叔我說話呢?”李陽不滿的瞪了她一眼,訓誡道,“冇大冇小,滿口臟話,回頭我在管教你!”

“神經病!”

石慧抓狂,冷冷啐道。

這人有病吧,明明比她大不了幾歲,確一副大叔的嘴臉於口吻。

還管教她呢,一會都要被人家亂刀砍死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