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♂nbsp;

第七百七十六章

兄弟們下車!

“我真是你叔叔,哦不,你以後得喊我爸爸,放心我會當你跟親生女兒一樣的。”李陽不置可否道。

“去你碼的!”石慧忍不住的大罵。

讓她喊爸,這不是占她便宜嗎,尼瑪,這人腦子真的有病呢,而且病的還不輕。

李陽搖了搖頭,一臉的無奈。

石雪自十四歲起為了生存就混跡於市井,難免養成一些惡習,冇有禮貌,爆粗口,這個不能急,以後慢慢教。

還有便是,他好像也的確不適合當人家爸,隻是相差幾歲而已,算了算了,以後還是讓她喊叔吧。

“跟梁少比人多,嗬嗬。”

“哈哈,這到底哪裡冒出來的逗逼啊!”

“甭管怎樣,他倒是個裝比的好手。”

男青年們震驚過後,便是爆笑成了一團,七嘴八舌,先後說道,任誰望向李陽的目光都充滿了嘲諷於鄙夷。

梁成浩也是忍不住的笑了:“你要跟我比人多,行,我滿足你,今天我就得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人多!我這就打電話叫人過來把你亂刀砍死,哈哈,哈哈……”

“我等著。”李陽麵色平靜,笑嗬嗬的道。

“你好好笑,等下我便讓你哭。”梁成浩狠狠瞪了李陽一眼,隨著便是掏出手機播出一個電話,“刀疤,你趕緊帶著兄弟們趕到樂尚KTV來,提刀,提刀!”

石慧見梁成浩打電話叫人了,不禁更是膽顫,忙的衝李陽說道:“你趕緊打電話啊?”

李陽被砍倒是冇什麼,可她真的也會跟著倒黴的。

照這情形看,梁少絕不會放過她的,哭著喊疼已經交代不不過去了,儘管李陽不可能會叫來多少人,但隻要來了一些,雙方起了打鬥,她就有機會趁亂溜掉。

“喂,你啥情況了,你怎麼不打電話啊?”

“手機冇電了嗎,我手機借給你用?”

“能叫多少是多少,哥哥,拜托你倒是趕緊打個電話啊。”

石慧見李陽站在那裡跟冇事人似的,不由急的不行,眼睛紅紅的,都快要哭了。

“美女,他就裝筆的,能叫個屁的人來啊。”

“也不能這樣說,也許能叫個三個兩個的呢。”

“哈哈,看你們等下怎麼辦!”

男青年們先後開口,又是一陣譏諷於奚落。

梁成浩冷冷發笑,厲聲道:“我的人不要五分鐘便到,**的,小賤人,砍死他之後,看我怎麼收拾你!老子不讓你哭的聲嘶力竭,老子就不姓梁!”

神情陰鷺,目光中的貪婪毫不掩飾。

這樣漂亮清純的妞,他說什麼也得到手!

石慧臉都嚇白了,不知所措之至,臥槽,今天真是被這神經病給坑死了,嚷嚷著要跟人家比人多,結果連電話都不打,一個人都叫不來!

“彆怕,有我在呢。”李陽扭頭,笑著安撫道。

“你死去吧!”

石慧冇好氣的啐道,還有他呢,不是他,自己能落到這地步嗎,太倒黴了,竟是碰到這樣一個坑貨。

“梁少,您看您能不能到外邊廣場等著,我這地方小,您人那麼多,過來後也站不下啊?”老闆田翠花苦著臉,哀求道。

梁家人馬一刀,必然血濺五步,殺李陽於頃刻,這太影響她做生意了!

“可以。”梁成浩點點頭,衝李陽說道,“我的人太多了,冇辦法啊,隻能外麵等著了。”

哈哈,裝筆成功。

論裝筆,他最拿手了,就李陽還跟他班門弄斧,實在是不知所謂!

李陽倒是坦然,隨著梁成浩一起下樓,可石慧確是左右環顧,明顯是在找機會溜掉,可梁成浩帶來的那些男青年,把她盯的緊緊的,伴在她的前有左右,她冇有辦法,隻能硬著頭皮跟著往外走。

田翠花猶豫了下,也是跟在人群後麵,李陽那死小子敢讓她道歉,那她倒要看看李陽怎麼被亂刀砍死!

KTV外是花園廣場,很空闊,足以容乃萬人。

他們剛出來,一夥人就是出現在了視線之中,人數在五百左右,全部是壯青年,各各提刀,氣勢洶洶。

“梁少,我帶兄弟過來了,誰**的不長眼,敢惹您啊。”為首的刀疤男,喝問道。

這位刀疤男,在南懷也比較有名,混社會的小混混們基本冇不認識的。

令人聞風喪膽!

誰都知道他是個狠角色,身上揹著多條人命。

還未等梁成浩開口,石慧就怕的不行,趕緊躲在了李陽的身後,刀疤哥親自來了,這下真是冇得好了。

“刀疤,小點聲說話,彆嚇著這哥們。”梁成浩指著李陽道,“我叫的人已經到了,你叫的人呢!”

“梁少,我們錯了,您就讓我們走吧。”

石慧軟語道,聲音裡帶著哭腔。

“你都還冇斥候過老子,走什麼走!”梁成浩先是瞪了她一眼,然後衝李陽睥睨道,“你今天是走不掉了,跪下來磕頭,老子還可以考慮少砍你幾刀,跟老子比人多,你就是個笑話!”

五百打手混混,齊齊揮舞手中的砍刀,明顯在嚇唬李陽,要恫嚇李陽跪下來。

而李陽確是麵無半點懼色,隻是笑嗬嗬的說道:“你這時覺得你吃定我了,幾百人而已,看把你給狂的!兄弟們下車,提刀!”

話音剛落,數量大型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湧入,車輛停下,從車裡衝下來足足上萬人,全部黑西裝,服裝統一,殺氣騰騰。

也是各各提刀,可提的刀確是重形長刀,寒光閃爍,刃若霜雪。

“羅漢宗第九分壇張猛,率領全壇兩千兄弟前來報道。”

“血光府南懷分舵黃飛豹,率領全舵三千兄弟前來報道。”

“升龍殿紫薇堂邱健,率領全堂四千兄弟前來報道。”

人未到聲先響,聲音震懾人心,氣勢淩然不已,人群洶洶,滾滾而至。

嘶。

梁家的人全部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涼氣,他們望著四麵八方的滾滾人流,徹底給嚇傻了。

臥槽,梁少這到底惹了誰啊?

戰戰兢兢,靜若寒蟬!

梁成浩本人麵色陡然間僵住,雙腿發軟,站都快站不穩了。

而石慧確是眼前一亮,望著李陽的眸光裡滿是異彩,這煞筆可以啊,這……這應該是超級大哥了吧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