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接下來的氣氛,就異常的火爆了,熱情的同學們都是把李陽給擠到了一邊去。

雖然場麵很亂,但韓慧處理起來,確依然有條不紊,明顯這種場麵也是經曆的多了。

有求必應,態度和藹可親,於之前的鄧小劍有著天壤之彆。

有一位女同學在和韓慧拍完照後,竟是興奮的哭了,其餘人雖然還好,但也是激動的跟什麼似的,許久都不能平複。

簽名拍照後,有人提議讓韓慧唱歌,韓慧那可是影視歌三星,不僅演技好,唱歌也是十分的好聽。

韓慧秀眉微蹙,微微猶豫後,便是說著:“是這樣的,我還有個朋友在包廂裡等著我,所以……”

“這樣啊。”

“那太遺憾了。”

“韓小姐,那您快回去把,您給我們簽名又和我們拍照,我們也該知足了。”

同學們雖然這樣說,但皆然是一臉的失望。

李陽咳嗽了兩聲:“這樣吧,韓慧,你唱一首再走,唱完之後我跟你一起過去。”

韓慧微微點頭,走到了麥克風前,脆生道:“好的,那我就把這首懷念青春送給大家,希望你們不忘青澀,青春永在!”

隨即包廂裡就是響起了悠揚的歌聲,那漂浮飛揚的聲線真是特彆的空靈和悅耳。

“ 那時的我們擁有,冇有汙染過的清晨,滴滴嗒嗒的秒針,確留不住一個黃昏……”

韓慧的這首歌真是帶給在場的眾人帶多的回憶於共鳴。

不知是誰率先跟著哼了起來,緊接著越來越多的人隨著旋律在唱,到了後來,四十多人齊聲高唱,氣氛最終引爆到最高!

“懷念我們的青春啊,昨天在記憶裡生根發芽,愛情滋養心中的那片土地,讚放出美麗不捨的淚花……”

韓慧唱完這首歌後,微微躬身,謝過四周,便是招呼李陽離開,

李陽剛走出包廂,葉玉翠就是追了出來:“陽陽,我和你一起。”

李陽直接拒絕,可葉玉翠就是拉著不放,這一下可把李陽整的很冇有招來著,這也太死氣白咧了一些吧?

韓慧看在眼裡,冷冷道:“美女,這時間也不早了,我和李陽是回家休息的,你跟著不大合適吧,我不太喜歡在家裡,臥室,三人行呢!”

葉玉翠聽到這裡,終然也是把手撒開了,表情無比的委屈和失落。

原來他兩真在一起了。

那我鐵定冇機會了,這人家比自己漂亮,比自己有錢,更加還是大明星,我什麼都比不上人家!

李陽瞧著雖然有些不忍,但是也冇說什麼,讓她死心也好,省得整天給自己打騷擾電話,煩都煩死了。

去往包廂的路上,李陽扭頭瞥了韓慧一眼,眼神有些埋怨。

韓慧:“呦,怪我壞了你的好事?”

李陽:“我不是那意思,隻是你這樣一說,我冇辦法在回去了。”

是的,李陽之所以冇跟同學打招呼就離開,是因為隻是想過來看看周雪就回去的,可現在真是冇辦法回去了,都跟韓慧回家休息了,還怎麼可能?

韓慧停下腳步,笑了笑:“那就彆回去,老實陪雪雪回家。”

李陽應聲著:“也隻能這樣了……”

話音剛落,周雪便是推開包廂的門,走了出來,冷冷道:“你不想和我回家,就去找你的小情人吧。”

一語畢,周雪抬腿便走。

周雪等了半天不見韓慧回來,本就心情不好,剛纔出來一看,竟是看到李陽和葉玉翠拉拉扯扯的,這可把周雪給氣壞了。

這也太給自己丟人現眼了。

李陽明白周雪是真生氣了,要不然,她絕對不會在韓慧麵前不給自己麵子的:“喂,有意思嗎你?”

周雪根本不搭理,越走越快,高跟鞋踏著地板的聲音十分的急促。

韓慧好不心疼:“傻站著乾嗎,還不快去追?”

李陽快步跟了上去。

那李陽跟在周雪的身後,也不敢說話,一直跟到了會所外,眼見周雪來到了車前,正當李陽以為今天自己隻能打車回去的時候。

周雪秀髮一甩,扭頭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:“你又犯病了嗎,好好的車不坐,又要攔出租?”

李陽心中一鬆,樂嗬嗬的上了車。

周雪之所以又搭理李陽了,那要多虧韓慧,韓慧怕李陽傻乎乎的也解釋不清楚,便是給周雪發了個簡訊,表明李陽和那葉玉翠真的冇什麼。

其實周雪也知道李陽不可能和葉玉翠暖味不清的,隻是在看到剛纔哪一幕後,心裡就是忍不住火。

李陽吭哧道:“雪雪,我……”

周雪打斷:“你什麼你了,我又冇真生氣,我隻是假裝一下,我怕韓慧繼續挽留我,倒是你跟在我後麵緊張的不行,也不怕被彆人笑話。”

李陽無比的詫異:“好吧……”

周雪暗自偷著樂,真是覺得李陽挺好騙的,自己這麼說,他都會信。

一場不算風波的風波就這樣過去了,週末很快過去,週一轉眼既至!

……

今天的天氣實在很糟,雖是晴天,但確灰濛濛的,霧霾很重。

上午八點半,李陽嚮往常一樣到醫院上班,剛走進門診大廳,宋院長就是喊道:“李主任你可算來了,快跟我去住院部,特護病房!”

“好的。”

李陽見宋院長神情緊張,不敢怠慢,腳下的步伐很是匆匆。

“宋院長好。”

“李主任好。”

不少醫護人員見到兩人,都是主動的打著招呼,現在李陽在醫院的地位可是不低,倒不是因為李陽是主任,而是因為李陽的醫術讓他們十分的佩服。

在去往住院部的路上,宋院長也是把病人的情況跟李陽做著介紹!

“李主任,患者身份可有些不一般,那是鼎鼎大名的風風影視公司的老闆,捧紅了很多明星大腕,更加他可也是許市長的胞弟,所以,還請李主任一定要儘心儘力……”

李陽很是婉約說著:“宋院長,還是說說病情吧。”

宋院長訕訕一笑,略顯尷尬道:“許西林許總,是一位哮喘病人,染病多年,最近連日霧霾就發病了,常規治療並無起色,大劑量激素用藥也不能改善症狀,病情凶險,命懸一線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