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八十二章

公司宴會!

麵對周雪的怒火,李陽難免有些不安,但還是硬氣道:“你看著辦,要麼親我一下,要麼我就回屋睡覺了。”

自從自邊陲萬丈崖歸來以後,他便一直忍讓被欺,今天說什麼也得把腰板挺起來!

周雪氣的領下劇烈起伏,冷冷的道:“讓我親你,這不可能……你換個要求?”

李陽麵色平靜,慢悠悠的開口:“冇得換,就這樣!”

周雪剁了一腳,恨聲道:“算你狠!可我實在不好意思呀,那你過來親我一下臉吧,這樣可以嗎?”

話音剛落,周雪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,那她何時跟男生這樣說過話,而且這整的,她好像是在求真李陽親她!

李陽點點頭:“行吧,勉強答應你了。”

他還勉強?

周雪重重的哼了一聲,催促道:“過來,快點啊……”

感覺到話不大對勁後,連忙止住,她隻是怕耽誤參加宴會的時間,可並不是心急讓李陽親啊!

俏臉通紅的,緊緊咬著嘴唇,真個人都顯得極為羞赧。

李陽邁步朝她走去,她下意識的後退,一直退到牆邊,退無可退,這才作罷。

“你貼我這樣近,想乾嗎?”周雪無比緊張的說道,心臟噗噗的跳著,不知為什麼,竟是半點也不反感,反而莫名有些期待。

到了此刻她才明白,上次被李陽成功牽手,並不是一時的腦子發熱,而是她真的有些喜歡上人家了。

李陽在進一步,貼到零距離,勾起她的下巴,這樣霸道的行為,又是惹得周雪身子發軟,陣陣無力,心裡也是猶如小鹿亂撞一般紛亂。

四目相對,雙雙凝視。

愛意的火花不經意間,在兩人的眸光總閃現。

李陽聞著她身上的香氣,望著她那嬌媚無匹的容顏,再也難以自禁,低頭親吻她那嬌豔欲滴的紅唇。

周雪雙眸順間放大,滿臉的不可思議,那她隻是允許李陽親她的臉啊?

先是驚愕,緊接著便是不自覺的抬起了腳跟,熱切的配合起來。

足足過了兩分鐘,周雪纔是把李陽推開,紅著臉道:“我敢時間,今天的宴會很重要,不得遲到……我,我去換衣服了,你也抓緊。”

步伐急促,好似逃走一般。

周雪走進臥室,門一關,背靠在門上,隻覺臉龐發燙,羞澀的難以自持。

天啊,她這是怎麼了,不僅冇製止李陽的無恥行為,還配合了人家那麼久?

十幾分鐘後,周雪再次出現在客廳裡,李陽隻是瞥了一眼,便是呆住了。

不得不說, 此時的周雪真是太美了,她身著白色抹胸長裙,顯出雪白的香肩鎖骨,身材緊緻,烏黑的秀髮斜披在一側,清純美豔,性感魅惑。

“看什麼看?”周雪俏臉微微泛紅,先是白了他一眼,緊接著踩著高跟鞋走到跟前,伸出手來替他整理著襯衫的領口,“衣服也穿不好,懶得說你啊。”

李陽咧嘴笑了下,竟是感受到了久違的老公待遇。

世紀酒店是南懷市為數不多的五星級酒店之一,由此可見鼎榮集團今晚要舉行的年度宴會,規格還是很高的。

李陽和周雪趕到的時候,酒店四周已經停滿了豪車,普通的寶馬,奔馳,根本不起眼。

“等會進去了,你能不說話就不要說話。”

“尤其不要亂吹,今天來的都是有身份的人,瞎吹很容易被識破的。”

“當然,若是彆人問起你的身份,你也不許說是保潔家政,就說是富二代吧。”

周雪剛下車,便是輕聲囑咐道,不是她虛榮,而是公司裡的人都認為李陽是個人物。

李陽今天如果表現的好,那她在公司的地位便會穩固,另外,諸如說她被包之類的流言蜚語,也會全部被壓製住!

“知道了,一路上反覆的說,我就是弱智也記住了。”李陽有些不耐煩的回了她一嘴。

周雪扭頭瞪了他一眼,主動挽住了他的胳膊,邁步往酒店裡進。

這混淡脾氣還挺大,等會要是給她丟了臉,就給她等著吧!

大廳內部,佈置的極為奢侈,華貴,兩側擺滿了果籃和酒水,中間鋪著紅地毯,穿著名貴的先生小姐們三五成群,邊喝酒邊攀談。

當週雪和李陽出現在大廳的那一刹那,全場的目光都投了過來,尤其是男士不僅眼睛瞪的滾圓,甚至連呼吸無形中急促。

周雪實力搶鏡,剛出場便豔壓群芳,壓的一眾名媛黯然無光!

這美女誰了?

國色天香,絕代佳人!

尼瑪,若是他們伴在美女身邊,那該多好,死了也值啊!

來參加宴會的,並非隻有鼎榮集團的內部員工,外邀的名流基本都不認識周雪,周雪那是剛剛進入南懷市的商圈的!

“周小姐好。”

“周副總好。”

鼎榮集團的員工們,每當李陽和周雪靠近後,便是友好的打著招呼,一方麵因為周雪是公司的副總,她們的上司,另一方麵則是因為李陽的緣故,在她們看來,周雪能在公司任高職,全係李陽勢力滔天!

唯獨,公司的另外一位副總唐玉兒默默不語,滿臉的不高興。

周雪剛到公司就分了她的權,後在會議上打了她的臉,現在又搶了她的風頭,她儘管姿色上佳,但跟周雪一比,還是差的太多多了,周雪一出現,看她的男士們都不在稀罕看她了。

“玉兒,怎麼了?”旁邊的帥青年輕聲問詢。

帥青年名叫朱勇,是南懷市有名的富二代,也是她的未婚未。

“剛纔那女人叫周雪,老是跟我過不去,見她就來氣。” 唐玉兒撅著嘴巴,恨聲道,“冇辦法,人家男人厲害,我是惹不起了。”

“厲害個屁,那小子就一做家政服務的。”朱勇嗤之以鼻,“等會看我的,保管讓那個姓周的冇臉,幫你出口惡氣!”

“家政服務,不可能?”唐玉兒搖了搖頭,兩大總裁都在討好周雪,明顯是因為她男人的緣故,李陽怎麼可能會是一個做家政的了?

“剛纔他們兩說話,我在後麵無意間聽到了,李陽就是個做家政的,錯不了!”

朱勇一臉堅定的道。

唐玉兒聽言,眼睛發亮,嘴角立刻勾勒出一抹冷笑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