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八十五章

這也太牛了吧!

堂堂船王不敢坐,隻是站在旁邊聆聽訓示?

一時之間李陽身份有多高,他們都有些不敢想了,畢竟船王在市領導麵前,那可都是座上賓啊,哪怕王市對他也是客客氣氣,禮待不已!

“到底咋回事啊,按道理說,朱大少和唐副總不至於說一些冇影的事情,李陽是個做家政保潔的估計是實錘,可船王這態度?”

“這你都看不懂嗎,人家雖然冇錢,但有家勢啊,我聽說南懷來了一位京城的官家子弟,不會就是李陽吧?”

“應該是了,李陽如果不是大官家的少爺,船王和我們總裁也不能如此敬畏他啊!”

足足過了半分鐘,桌子上的人纔是醒神,七嘴八舌的開始議論。

“噗!”

李陽差點冇忍住就笑噴了,他哪裡有什麼當大官的爸爸,他的今天全是靠他自己一步步打拚出來的。

我本草根,確已淩雲,那便是李陽人生的真實寫照!

“李先生,老朽鬥膽問一句,我有哪裡得罪您了嗎?”方天喜顫聲說道。

麵對李陽,他倍感壓力,玄門太強大了,說是世界第一大社團,都毫不為過,那是升龍殿,血光府,六大派組成的超級勢力。

尤其李陽還是玄門之主,威震武林界的新晉武帝!

“方老彆多想,先坐吧。”李陽笑著招呼道。

“那老朽就謝坐了。”

方天喜見李陽還算和氣,懸著的心總算是安了一些。

“方老啊,李先生是我們公司裡周副總的丈夫,還請給個麵子,我敬您一杯?”何天銘舉杯說道,不提李陽,他真冇有底氣敬人家方天喜的酒,身份地位的差距太大。

方天喜笑著舉杯,一點也不敢托大:“何總客氣,大家一起吧。”

眾人齊齊端起酒杯,不少人手都在發抖了,和船王一起喝酒,這往後吹牛都有資本了,甚至一些女經理還拿起手機發起朋友圈開始炫耀了!

朱勇和唐玉兒鐵青著臉,象征性的喝了一口,便把酒杯放下,深覺昂貴的紅酒苦澀不堪,難以下嚥。

臥槽,這到底怎麼回事啊?

不會李陽真是官家子弟,乾家政保潔隻是在體驗生活吧!

“周小姐,好眼光啊,你老公太優秀了!”

“又帥又有實力,羨慕死我了!”

“某些人啊,嗬嗬,還好意思在那坐著呢,臉皮可真厚啊!”

人群先後發聲,話鋒已轉,無論是讚美周雪,還是貶低朱勇,唐玉兒,本質上都是在討好李陽,拍李陽的馬屁,職場精英們說話水平自然是有一套的。

周雪笑意盈盈,神情頗為自豪,心裡甚至有種劫後餘生般的大喜感。

雖然她很懵圈,但是確明白現在不是懵的時候,該裝那就得裝起來!

唐玉兒瞧著周雪露臉,心裡氣的難受,隻能拿未婚夫朱勇撒氣,冷冷的道:“彆挨著我坐,離我遠點!”

朱勇麵帶苦笑,挪了挪位置,然後怎麼琢磨都覺得不甘心。

丟麵隻是其一。

最重要的是,他送的郵輪照這情形看就得白送了,他就指著這郵輪,晚上去開房呢,這真的不能黃啊,一千萬說什麼也不能打了水漂!

“李先生,我記著你是要幫周小姐買郵輪的吧,怎麼不吭聲了啊?”朱勇瞥了李陽一眼,驀的說道。

官家少爺又怎樣,他還真不信,船王能白送李陽一膄郵輪!

周雪不由心又提了起來,儘管李陽現在已經幫她掙了麵子,可冇錢買遊輪的化,那還是他們吹牛了!

而李陽確是平靜,慢悠悠的開口:“你不必提醒我,我既然叫我方老過來了,自然是要買的。”

“是嗎,那我等著。” 朱勇冷笑說道。

李陽冇在搭理他,轉而把目光投向方天喜:“方老,我想你現在也應該明白,我為什麼叫你過來了,冇錯,我是要照顧你生意,購買你的郵輪!”

“謝謝李先生,您放心您要買的化,我一定給您優惠。”

“八折,哦不,六折這麼樣,如果不行,您隨便給啊!”

“哎呀,我真是糊塗,您還給什麼錢啊,我直接送您得了!”

方天喜不住的改著口風,深怕說錯了話,惹的李陽對他有什麼不滿。

郵輪雖然價值不菲,但是於跟玄門攀上關係相比,根本不算什麼,玄門可不僅僅隻是武林界的霸主這樣簡單,那同時也為國內乃至世界商圈裡的翹楚,屬於超級財閥的那種層次,說是財力堪比一些小國也毫不誇張。

“打折,這倒不必。”李陽笑嗬嗬的道,“我原價購買。”

“那,那您需要購買哪款?”方天喜小心翼翼的說著,“老朽旗下的郵輪共有一百艘,最小的是四百人款,往上便是八百人款,一千人款,兩千人款,三千人款,價格分彆是……”

“不用介紹了!”

李陽眉頭微皺,揮手打斷。

哈哈。

朱勇頓時笑出聲來,說道:“合著還是買不起啊,說了這樣多,全**的在放屁呢!”

唐玉兒也來了精神,緊跟著道:“就是啊,買不起,就彆問啊,嗬嗬!”

他們二人都覺總算是搬回了一局,挽回了些許的顏麵。

至於桌子上的眾人倒是都冇說什麼,不過確也全都認為李陽肯定買不起,都做家政保潔了,哪裡會有錢啊,這是上千萬的奢侈品,又不是地攤上的百八十的玩具!

周雪狠狠瞪了李陽一眼,那意思便是怪李陽吹牛了,如果不吹牛,朱勇於唐玉兒怎麼可能抓住這把柄啊?

“好了,好了,大家還是吃飯吧。”何天銘再次打起了圓場。

“李先生,我,我是誠心想送您的啊。”方天喜無比緊張,好不惶恐。

朱勇於唐玉兒煞筆倒也算了,可也彆連累他啊,堂堂玄門之主,咱們可能買不起一艘郵輪,彆說一艘郵輪了,就是他旗下的公司說買也就買了。

李陽笑嗬嗬的道:“朱大少,唐小姐,我想你們是誤會了,我之所以不讓方老介紹,隻是覺得太麻煩了,因為我已經決定了,他公司旗下的所有郵輪我都買了。”

啥?

聽到李陽這話,在場所有人都是懵了。

船王旗下郵輪上百膄,價值保守估計也要一百大幾十億!

突然,朱勇狂笑一聲:“姓李的,你說你要買下方老旗下所有的郵輪,嗬嗬,你吹牛也不怕給自己吹死!你想裝比的心情我可以理解,可是裝比是要實力的,你知道你現在像什麼嗎,就像個小醜一樣在嘩眾取寵!”

李陽忍俊不住的笑了:“嗬嗬!”

他是小醜,在嘩眾取寵?

以他今日的權勢於地位,錢隻是一堆數字罷了,買百膄郵輪又算的了什麼?

“李先生,我公司旗下的遊輪原價兩百三十億!”方天喜忙道:“我的卡號是4000855……”

到了此刻他哪裡看不出形勢,這就是有人在得瑟蹦躂,逼著李陽打臉呢,那這個時候他就不能再墨跡了。

“方老您怎麼還相信他啊,就他怎麼可能買的起嗎?”

“就是啊,他要真能買的起,經檢單位就得請他爸去喝茶了!”

朱勇,唐雨兒先後說道,神情嗤之以鼻之至。

可他們話音剛落,方天喜擺放在桌麵上的手機確是響了,銀行到帳簡訊提示。

“何總,我的手機你拿去,麻煩你給你的員工們讀一下吧。”方天喜連檢視都冇檢視,直接把手機遞給了總經理何天銘。

“好的,好的。”

何天銘雖然不解,確還是趕緊照做,站起大聲讀道:“尊敬的方天喜先生,您收到一筆轉賬,金額為:23000000……兩百三十億!”

太多數字了,數的他眼花,讀完之後,麵色已然僵住。

這,這是真的買下了?

嘶!

全場又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涼氣,百膄郵輪說買就買了,看來李陽冇吹牛啊,人家真是有礦有油田!

周雪心臟狠狠一顫,目瞪口呆……

朱勇於唐玉兒表情最是精彩,雙雙傻住,驚的下巴都冇掉了,朱勇甚至直接爆了出口:“臥槽,這也太牛了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