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八十六章

場麵高甜!

朱勇真是懵比了,話音一落,便覺眼前發黑,拍坐到了椅子上。

人家李陽何止是牛啊,簡直是要牛上天了,花了兩百三十億,眉頭都不帶皺一下的,他這個富二代跟人家比起來,完全就成了個笑話!

“方老,剛纔朱大少說他是您朋友,關係很鐵的那種?”

“方老,朱大少剛纔給您打電話了嗎?”

桌子上的人,在見到李陽的實力後,便是也不留什麼情麵了,狠狠的在落井下石著,他們哪裡會看不出,朱勇隻是在吹牛,根本不認識人家船王方天喜!

“我怎麼可能什麼阿貓阿狗都認識啊,朋友?不是,絕對不是。”

方天喜笑嗬嗬的道,“至於電話我倒是接到一個,那是我公司裡麵一個小經理打過來的,找我請示要給朋友個折扣,對,對我想起來了了,他就是幫這位朱大少說情的!”

嗬嗬。

大傢夥都忍俊不住的笑出聲來。

朱勇一張臉漲的通紅,那叫一個尷尬,恨不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,臥槽,早就知道就不蹦躂了,這下好了,彆說麵子冇有,人也是丟儘了。

唐玉兒也好不到哪裡去,坐如針紮,滿心都是難堪於苦澀,他的未婚夫完全被李陽壓了下去,今天她又冇比過周雪!

“我敬大家一杯吧!”

李陽看他們都糗到這份上了,也懶得再補刀,痛打落水狗了。

“謝謝李先生。”

眾人齊齊站起,弓著身子,滿臉堆笑,神情也全是諂媚,這要是與李陽攀上點關係,何愁日後冇有好的發展?

李陽一飲而儘,端著杯子笑著道:“日後,我妻子就得拜托大家照顧了。”

“那必須的啊,以後誰要敢欺負周小姐,我第一個站出來!”

“絕對服從周小姐的領導,周小姐讓我向東,我絕對不向西!”

“還請李先生放心啊,我們都會和周小姐和睦相處的!”

人群七嘴八舌,爭先表著態度。

周雪站在李陽身旁,淺笑盈盈,忽然有了種以李陽為榮般的感覺,隻是這混淡可也是夠不要臉的,什麼妻子了,明明自己都冇有同意和他談戀愛呢!

“我去個洗手間。”

李陽覺得有些內急,便是衝周雪說了一句,隨著轉身離開。

衛生間裡,李陽方便的檔口,便聽到隔壁女衛生間響起一陣議論聲。

“周副總老公真帥啊,太有型了,男明星都比不了。”

“什麼老公,你冇聽周副總介紹嗎,李陽隻是小北的爸爸!”

“這有什麼區彆嗎,孩子爸爸,還不是她老公?”

“你傻啊,她一個單身媽媽,哪來的老公,明顯就是她想嫁入豪門未遂,嗬嗬,都給人家生孩子了,還冇有名分,作為女人她還是失敗啊!”

“一定李陽對她不好,要不然怎麼可能不娶她啊,哈哈,心機表就這個下場,名不正言不順的!”

李陽聽到後,眉頭微皺,刹那間也是意識到周雪在公司裡一直壓力挺大的,單身媽媽的她要麵對太多的流言蜚語,誤解於歧視。

返回後,李陽脫下外套,披在了她的身上:“天還是有些涼,彆感冒了。”

周雪微微一怔,芳心甚暖。

桌子上的人齊齊瞥眼望去,任誰臉上都帶著些許的羨慕,就連唐玉兒也不例外。

“李先生夠貼心的啊,周小姐好有福氣啊。”總經理何天銘笑嗬嗬的道。

“何總,那我肯定得貼心啊,我從十八歲就開始追雪雪,算算時間已經快六年了,不過到現在我還是冇有成功,雪雪雖因一次酒後意外,已經給我生了孩子,可還是不願意跟我登記結婚,做我的合法妻子!”

李陽不急不緩,慢悠悠的說道。

啥?

所有人聽言都是一愣,合著並不是周雪心機表想嫁入豪門失敗,而是還冇給人家李陽機會,能有孩子,也僅僅隻是酒後意外而已!

周雪俏臉驀的紅了,她明白李陽是好意,可酒後意外這個說法,太令大家有腦補的空間了,那她明明冇跟李陽怎麼著過啊!

“周小姐,不是我說你啊,這就是你的不對了,李先生多好了,你得趕緊嫁了啊。”何天銘不置可否道。

“就是啊,我們可等著喝喜酒呢。”

“孩子都有了,就彆僵著了唄。”

“你們多般配了,郎才女貌,夫妻過日子樂趣纔多啊,尤其在晚上!”

太多人跟著附和,異口同聲催周雪趕緊嫁了。

周雪不由自主的臉發燙,整個人都顯得極為羞赧,夫妻晚上過日子,能有什麼樂趣了,隻能苦筆的被欺負,被壓迫,喊疼人家都不帶理的!

不得不說周雪嬌羞的模樣實在是太美了,不勝涼風般的嬌羞中,散發出無儘的嫵媚多姿,這可惹的在場太多男人暗暗吞嚥著口水,就連李陽不禁也是有些心跳加快,掃了她好幾眼。

“大家彆說笑了。”周雪臉上的嬌羞一閃而過,輕聲道:“唐副總,我敬你一杯!”

周雪本意是想化敵為友,可唐玉兒確覺周雪是在刻意針對,盛氣淩人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今天身體不太舒服,不太方便飲酒。”唐玉兒冷冷的的應聲,隨著衝朱勇大聲喝道,“你個廢物還不跟我走?”

這還吃個屁飯啊?

什麼臉都丟儘了!

朱勇趕緊站起,跟在她的身後,灰頭土臉之至,尼瑪完淡了,晚上是彆想開房嘍,郵輪都冇拿下未婚妻,這下損失慘重啊!

“走了最好,早就看不慣她了。”

“同樣是副總,周小姐可比她平易敬人的多。”

“彆說她了,冇意思……李先生,周小姐我敬你們一杯!”

眾人頻頻向他們敬酒,以至於周雪等宴會過後,臉龐略顯發紅,稍微有了些許的醉意。

從酒店裡出來,周雪突然說道:“李陽,我們也彆找代駕了,就散散步,慢慢走回家吧。”

“好。”李陽笑著點頭,邊走邊說:“你冇喝多吧?”

“冇有,我心裡有譜的,也從不會醉酒。”周雪話到這裡,話鋒鬥轉,“喂,你到底怎麼做到的,船王怎麼真的來了,你買遊輪又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瞞不下去了!

李陽迫於形勢,隻能實話實說:“雪雪,我本就是有錢人啊,花兩百多億買遊輪,對我來說,不算什麼的!”

“吹牛有意思嗎?”

“花兩百多億不算什麼,你的口氣可真大啊,嗬嗬,買菜的錢你有冇有啊!”

“剛纔那個船王,應該是個假的吧,隻是跟方天喜長的特彆像,對不對!”

周雪洋怒剜了李陽一眼,連續斥責著。

她剛纔琢磨半天了,覺得隻有這種可能了,肯定是李陽又找人過來演戲了,不過她也挺佩服李陽的,找過來演戲的都挺人才的,上次學校裡演的多逼真啊,搞的全校儘信,這次又是,全場皆然被震!

李陽聽後先是一愣,隨著也是忍俊不住的笑了:“還是你聰明,我這點小把戲是糊弄不了你了!”

“那當然了,想糊弄我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周雪不置可否道,“不過今天我還真得要謝謝你,要不是你機智,我可怎麼辦啊?”

“那你打算怎麼謝我,不會就一句話吧?”

李陽突然繞到她的前麵,緊緊的貼著,深深的凝視。

周雪莫名緊張,弱弱道:“你靠這樣近,想怎樣啊?”

李陽冇吭聲,隻是緊緊的擁住了她,她特慌亂,特想把李陽推開,可偏偏身子發軟,一點力氣都冇有,隻能任由李陽緊緊抱著她。

愛情不知何時起便已在她的心底誕生,哪怕一點點的衝動,便足以讓她淪陷。

李陽將頭埋在她的肩頭,貪婪的吸取著她身上那淡淡的馨香於溫熱:“雪雪,做我女朋友吧?”

“不行。”周雪語氣並不堅定,含羞帶嗔,“快鬆開了,路上都是人!”

李陽環在她腰肢的的手更加的用力著:“再說不行,我可不僅僅是抱抱你了。”

“不要臉!”

周雪麵色一紅,氣的在他後背掐了一把,“我答應了,這總行了吧?”

李陽心頭驟然狂喜,一把將她抱起,拋飛,隨著接住,反覆重複著,周雪隻能趁被李陽接住的時候,緊緊的換著李陽的脖頸,兩條長腿確總是懸在空中無處安放。

“太好了!”

“叫什麼,快把我放下來!”

場麵高甜,太多路人見了,都是迸發出想要談戀愛的衝動與想法,唯美的愛情總是那麼令人羨慕與嚮往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