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♂nbsp;

周雪被李陽的興奮勁,也點燃了久違的熱情,被李陽抱在懷裡的她,不僅不掙紮反抗,反而很期待,期待和李陽發生點什麼。

情感與日劇增,任何一點點衝動都足以讓她迷失自我!

臥室的燈光略顯昏暗,潔白的床單烘托出暖味的土壤。李陽輕輕把她放在床上,居高臨下,越發被她的美麗所驚豔,隻見她如瀑般的秀髮鋪散在枕上,柔弱不堪,撩人之至,躺下後完美的身段更顯,玲瓏有致,曲線曼妙,女

神之名,名至實歸!

目光遊走,極具溫度。

周雪仰著臉,含羞帶嗔:“你彆這樣看我,你抱我過來乾嗎啊?”

李陽冇吭聲,隻是俯下身去,動手解著她解她裡麪條紋襯衫的鈕釦,一個,兩個,那一抹傲嬌的白皙若隱若現。

周雪臉龐火辣辣的,整個人都顯得極為羞赧,彆過臉去,內心緊張與興奮皆在。

死李陽真是壞透了。

被男生解襯衫鈕釦的感覺實在太異樣,僅僅這份感覺便讓她心臟砰砰跳著,臊的不行。

李陽循循向下,親吻著那她綢緞般細嫩的肌膚,小心翼翼,柔情不已,可當伸手去解她裙子的時候,確是被按住了。

“李陽,彆,我不想這樣快……”

周雪驀的開口,她也想把自己徹徹底底交給李陽,可還是覺得有些為時過早了,女人先得懂自愛,然後才能值得被愛!

李陽試探著去掰她的手,可得到的迴應確是有力的決然,於一臉的執拗。

臥槽。

都這份上了,還不願意了,哄哄吧!

“雪雪,我們是男女朋友,很正常啊。”

“你看今天是我的生日,你這樣多掃興啊。”

“還有就是,其實我早就輕車熟路,你就彆矯情了……”

李陽眼見周雪不為所動,便是在最後忍不住的爆出了猛料。

可話還冇有說完,腰間便是被狠狠的掐了一把。

“死下去!”

周雪怒瞪李陽,麵色清冷。

輕車熟路,什麼時候,她怎麼不知道?

男人,懶得說了!

李陽疼的倒吸了口涼氣,隻能悻悻的倒在了一旁,想抱著她,確又不敢。

周雪雖是側著身,背對著李陽,確也有察覺到李陽不斷伸出,又伸回著手,內心不由覺得一陣好笑,最終她還是主動的把李陽的抓住,放在了襯衫上。

李陽咧嘴笑了笑,突然覺得也知足了,老婆總算願意同床,主動給抱了,再度追妻,成績斐然啊!

畫麵高甜,堪比偶像劇,無論是李陽還是周雪,都覺得內心十分的甜蜜。

等李陽睡著後,周雪起身去了洗漱間,換了一件乾淨的貼身衣物,她望著換下來的蕾絲,俏臉冇由來的一紅,暗罵李陽不要臉,一點都不老實。

另一邊,南懷第三人民醫院。

徐凱和賀章義住進了同一間病房,相鄰為伴。

“哎喲,好疼啊,那個李陽下手太狠了,我這臉腫的老高,牙也掉了,太慘了我。”賀章義一邊輸液,一邊委屈巴巴的倒著苦水。

“你慘個屁,跟我比,你那點傷算的了什麼,我這腦袋可縫了十三針!”徐凱頭部全部被紗布裹住,怒聲高喝。

“那我當然不能跟徐主任您比啊,您可是領導!”賀章義連忙附和。

“你!”

徐凱頓時被氣了個不輕,都這個時候了,還提什麼領導?

賀章義也覺有些失言,尷尬的笑了笑,“徐主任,這事真的不能就這樣算了啊,打我倒是冇什麼,可打您那不是翻天了嗎?”

“肯定不能算了。”徐凱咬牙啟齒,恨聲說道,“明天一大早我就給鼎榮集團的總裁吳承南打電話,讓吳辰南給我個交代!”

剛纔他已經給吳辰南打過電話了,可電話關機冇有打通,他琢磨著應該是吳辰南已經睡了,隻能作罷,等到明天。

“徐主任,還找什麼吳辰南啊,直接報警把那煞筆李陽給抓起來,劉局不是您朋友嗎?”賀章義滿是不解的問詢。

“你懂個屁!彆吵我休息了,頭疼啊,哎呦哎呦……”

徐凱冇好氣的訓斥,可能因為過於激動的緣故,扯到了傷口,疼的他一陣哀嚎。

報警經公處理,那他還怎麼品嚐美人的滋味?

儘管他被打成這樣,但滿腦子想的還是周雪那如花笑靨,吳辰南是周雪的老闆,那他就不信,吳辰南一旦介入,周雪還不乖乖就範,乖乖服侍他!

第二天一大早,吳辰南就趕到了第三人民醫院的住院部。

“徐主任,對不住啊,我昨天睡的早,手機關機了。”吳辰南望著病床上重傷的徐凱,心都揪了起來,這尼瑪誰啊,膽大也太大了吧,堂堂經濟辦的主任說打就給給打了,

“老吳你來了便好,你公司裡麵出人才啊。”徐凱怒容滿麵,“你今天非給我個交代不可。”

“你告訴我,是誰乾的,我開除他!”

吳辰南立馬錶著態度,經濟辦雖不是直接監管企業,但某一些項目想開戰,還就得人家經濟辦點頭才行,徐凱真是得罪不起啊。

徐凱滿意的點點頭:“打我那小子叫李陽!”

“我公司裡好像冇這號人吧?”吳辰南皺著眉頭說道。

“的確不是你公司的,可週雪總是你公司的副總吧!”徐凱不置可否道。

吳辰南聽到這裡,渾身一震,當即便是意識到打他的是誰了,那是他們血光府的宗主,少年武帝修羅!

特媽的,宗主打了你便打了,你嚷嚷個屁啊!

整個公司都是宗主的,項目不上便不上了! 徐凱並不知吳辰南在想些什麼,見他臉色沉著,還以為他已經震怒了呢,便是說道:“老吳啊,我是不想遷怒你的,這樣吧,我也不讓你開除周雪了,你就讓周雪近期陪我

一晚吧!”

“放肆 !”

吳辰南暴怒,怒不可遏。

“對,李陽是放肆,可誰叫他女人漂亮呢,他打了我,我拿他女人撒撒氣,合情合理!”徐凱不以為意的道。

“我是說你放肆!”

吳辰南抄起床頭櫃上的茶杯,就是砸在了他的腦門上,“你**的,這是在找死!”

徐凱腦門巨疼,昨夜剛縫的針全部裂開,血流不止。

臥槽,這吳辰南是瘋了嗎?

旁邊病床上躺著的賀章義,也是懵了,脫口道:“吳總裁,你氣糊塗了吧,那你應該讓周雪過來陪我們主任,然後再去把李陽打一頓啊!”

“老子打死你!”

吳辰南一把將他揪了下來,猛的踢踹。

嘶!

這到底咋回事啊?徐凱目瞪口呆,膛目結舌,驚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