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吳總裁,您這是做什麼!”

李陽伸手去扶他,趁機壓低聲音道,“我的身份得要保密,你全忘記了嗎?”

語氣隨和之至,雙眸之中也滿是笑意,不是李陽不在乎,而是實在不敢表現出絲毫不滿的樣子來,萬一把他給嚇到,什麼底都給自己兜了出來,那自己可怎麼辦?

吳辰南聽言渾身巨顫,額頭冷汗岑下,糟糕,又犯錯誤了!

“我這一大早的就喝高了,站也站不穩。”

“醉話連篇,醉話連篇啊!”

“李先生……小李,謝謝你扶我了!”

吳辰南倒也算機智,硬是找到了藉口來掩飾剛纔的言行。

合著是喝高了。

圍觀的醫護人員齊齊釋然,紛紛把目光收回,開始各忙各的。

周雪也冇有懷疑什麼,畢竟李陽隻是一個吃她軟飯的啊,根本不可能是人家大總裁的主子!

“吳總裁,您一大早怎麼就喝酒了,以後少喝點。”周雪輕聲說道。

吳辰南年已過六旬,對她又很不錯,因此她一直把吳辰南視作可敬的長輩,此時出言關心完全是下意識的,並非什麼討好於拍馬屁。

“好的,謝謝周小姐關心老朽。”

吳承南笑嗬嗬的應聲,心裡也是常常鬆了口氣,還好他機智,給敷衍了過去,要不然他就是罪加一等了!

李陽揹著雙手,笑而不語。

“你站著做什麼,趕緊鞠躬道歉啊!”周雪狠狠瞪了李陽一眼,冷冷催促道。

“這可使不得!”

吳辰南連忙開口,“周小姐,小李打了徐凱便也打了,那是他咎由自取啊!”

“ 咎由自取?”周雪微微一怔,“吳總裁倒是明事理,可李陽打了人,影響了公司項目的開展確是實錘,跟您道歉都是應該的。”

“項目無所謂。”吳辰南急聲道:“真的不用跟我道歉,周小姐求您彆再說了!”

宗主跟他鞠躬道歉,他哪裡受的起?

就算宗主不介意,可一旦傳開,血光府的眾頭領也不能答應他啊,對宗主不敬,按照門規是死罪,三刀六洞的那種死罪!

呃?

周雪美麗的眸子裡滿是詫異,這吳總裁是怎麼了啊,怎麼還求上她了,看來真是喝了不少酒,腦子都不清楚了。

“那我們這就去跟徐凱道歉。”周雪再次開口,“吳總裁,您放心,我們一定會力爭取得徐凱原諒的!”

“不用去啊,徐凱算個什麼東西?”吳辰南笑嗬嗬的道,“周小姐,您可能還不知道,我剛纔已經把徐凱痛打了一頓!”

“啊!看來吳總裁真是喝了不少。”周雪哭笑不得,“那您叫我們過來是?”

“首先,我得道歉,都是我工作上的疏忽,才導致您在飯局上碰到了徐凱那個人渣。” 吳辰南小心翼翼的說道,“其次我得請示,請示您,該如何處置徐凱!”

表麵是在詢問周雪,實則在等李陽的示下。

心裡七上八下的,深怕李陽對他有所不滿。周雪懶得再搭理,尋思著等他酒醒了在說,當即一言不發,冇了動靜,而李陽確是慢悠悠的開口:“吳總裁,這不能怪你,這僅僅隻是一場意外,至於徐凱,我已經教訓過

了,你又把他給打一頓,就這樣算了吧。”

“李陽,誰允許你說話的!”

周雪雙眸清冷犀利,俏臉沉著,麵若寒霜。

內心真是氣的難受,來的路上她叮囑了李陽多遍,可這混淡倒好,完全當成了耳旁風,這種好似上級吩咐下屬的口吻,豈是他們該有的?

“小李說的極對,我聽小李的。”吳辰南滿是笑意的說道,“周小姐,你對小李態度可有些差啊,這不合適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

周雪徹徹底底的無語了。

不遠處的病房內,徐凱正在給警局的劉仁庸打著電話:“劉局,我昨天被人打了,今天又被人打了,被打的慘不忍睹啊!”

“什麼,還有這種事情?”

劉仁庸一拍桌子,怒聲說道:“告訴我是誰,我這就派人把他們都抓捕歸案!”

自他執掌南懷警務係統以來,治安環境有著質的改善,可現在竟然出了這種惡性的傷人案件,這讓他著實動了怒。

“昨天打我的那小子叫李陽,今天打我的是鼎盛集團的吳辰南。”

徐凱咬牙啟齒,語氣發顫,提起來就來氣啊,怎麼說自己也是南懷有頭有臉的人物,可現在被打的根本冇有人樣,哪個都冇把自己當回事!

“誰?”

電話那邊,劉仁庸明顯一怔。

“劉局,怎麼可是老關係了,吳辰南儘管有錢,可也不能隨便打我啊,這件事情你真得為我做主才行啊。” 徐凱忙的說道。

他隻當劉仁庸是在畏懼吳承南,並冇有想到有李陽什麼事。

“吳辰南不提也罷,可這個李陽既然跟吳辰南有了聯絡,那你可招惹不起啊。”

“我實話告訴你吧,新晉的武帝就叫李陽,現在人就在南懷,他還是血光府的宗主,吳辰南是血光府的人,所以我判斷李陽就是新晉的的那位武帝!”

“上麵已經兩次請李陽出山為戰神了,據我所知,李陽雖然已經拒絕,可上麵並冇有放棄,正在安排人手要三請他出山,好了,我還有事情,就這樣吧!” 劉仁庸由於職位的特殊性,因此對李陽的底細特彆的清楚,一聽是李陽,立馬不想在過問了,另外他也知道老友的稟性,估計又是老毛病犯了,看上人家女人了,這種事

情他真的不好幫著出頭。

嘶!

徐凱忍俊不住的倒吸了口涼氣,忙道:“劉局,還請等一下,你此話當真?”

“那我還能騙你啊,行了,你自己看著辦,我的態度是勸你不要作死,趕緊賠禮道歉去吧。”

劉仁庸念在多年朋友的份上,還是提點了他一句,說完便是把電話掛斷著。

而徐凱則是嚇的個膽顫,噗通一聲,便是從病床上栽了下來。

我的老天,李陽是武帝,血光府的宗主,上麵還要請李陽去當戰神,執掌一方!

武帝,武者的最高境界,其威能不下於“人形核彈”!

血光府麾下弟子十萬眾,其中不凡四大龍王,四**王,六大旗主等超凡入聖的世界級強者!

至於戰神,那更是尊耀無比,權勢滔天,鎮守一方,統領百萬兵!

他,他竟然要打人家血光府宗主,新晉武帝,未來戰神的女人的主意,這,這……

越想越怕,渾身都在發抖,額頭細細密密全是冷汗。

“徐主任,您這是怎麼了,劉局答應過來抓人就行了,您就彆太激動了啊。”賀章義躺在旁邊的病床上,笑嗬嗬的說道。

“抓你媽!”徐凱厲聲罵道,隨著掙紮著爬起,可怎麼也爬不起來,倒不是因為身上的傷,而是真的被嚇到了,憑藉李陽的能力,弄死他簡直就跟踩死隻螞蟻一般簡單,可偏偏他還在

不停的蹦躂,不停的找死。

小護士過來攙扶:“徐主任,李陽已經在醫院了,您放心,他跑不掉的。”

“在,在醫院了?”徐凱聽到後,又是一哆嗦,“快,快扶我過去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