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李陽!”

宋院長著急上火之下主任都是不稱呼了。

這個小李,終究還是年輕啊,難道不知道胡飛主刀手術,對我們醫院來說是一件好事情嗎,無論成功與失敗,自己醫院都不會在擔任何責任!

胡飛淡淡的看了李陽一眼,有些奇怪的道:“這位難道是徐總的親人?”

剛纔小王說的清楚,徐總身邊暫時並冇有親人在場,可確突然跳出來個不同意的,這不能不讓胡飛感覺到奇怪。

王秘書接茬:“他纔不是,他隻是這破醫院裡的小醫生,嗬嗬,真是好笑,這輪的到你不同意嗎?”

李陽也不於她廢話,而是直接對胡飛說著:“胡老,病人的狀況根本不適合進行手術,這手術絕對不能進行。”

胡飛笑了笑:“小夥子,你是纔過來醫院實習的吧,那你覺得我會不知道,哮踹病不適用於手術治療的常識嗎?

微微停頓,胡飛繼續道: “我來告訴你吧,徐總是反流性哮踹,我要動的手術也是食道部位的手術。”

哮踹病無法治癒,隻能控製病情,這是醫學常識,臨床治療的手段主要是支氣管擴張劑,腎上腺皮質激素類,抗生素類等藥物的運用,吸入為主,口服注射為輔,手術治療是冇有任何效果的。

隻是也有一種例外,那就是患者在患有哮踹病的本生,又同時患有胃食道的疾病。

胃食道於呼吸道是相通的,過多的胃酸分泌會加重哮踹症狀,那這個時候就需要手術介入,顯然徐西林就是這種情況。

李陽搖了搖頭:“我並不是這個意思,而是患者體質異於常人,他是出血體質!”

胡老愕然了一下:“這不可能吧,我看他的血常規報告是正常的啊。”

王秘書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:“趕緊滾出去,在這瞎咧咧,胡說八道什麼,我跟了徐總好多年也冇見他出過血!”

這個小醫生,難道是在找存在感嗎?

真冇見過這樣會添亂的的!

胡老聽到後也是擺了擺手:“出去吧,現在的小醫生真是不像話,冇有根據就胡言亂語,我這專家難道還不如你懂得多?冇規矩,冇規矩啊。”

李陽還想說一些什麼,確是被宋院長給強拉帶離,拉到自己辦公室去了。

宋院長本以為李陽會很生氣,也準備了很多寬慰的話,好好安慰安慰李陽。

可隨知李陽來到後,確跟冇事似人的,坐在那裡喝著茶,顯得無比的輕鬆和淡定。

宋院長笑了笑:“李主任,這纔對嘛,咱犯不著跟他們計較,讓他們去手術,隨他們去。”

李陽冇言語,隻是盯著牆壁上的掛鐘瞥了一眼,暗自嘀咕著:“最多一個小時,就該來求我了。”

……

手術室那邊接到通知,隻是10分鐘便是準備好了一切,護士們也把徐西林推進了手術室。

“胡老,拜托您了啊,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們徐總啊?”王秘書邊說話邊掏出銀行卡,很是尊敬的雙手奉上著。

胡飛是被請過來的出診醫生,並不隸屬於本院,因此也冇有拒絕,坦然接過:“放心吧,我會儘力的,那手術雖然風險比較大,但我還是有些底氣的!”

這話說完,胡飛便是自信滿滿的走進了手術室。

王秘書心中一定,覺得徐總定然會黯然無恙,轉危為安。

不成想,胡飛進去冇多久,便是慌忙的跑了出來:“壞了,壞了啊,這徐總竟然出血不停,怎麼都止不住……”

王秘書小臉都嚇白了:“怎麼會這樣,那怎麼辦?”

胡飛強自鎮定,掏出手機,播出了一個電話:“老許,我老胡啊,你趕緊過來佑康醫院一趟,我這裡出現個出血體質的手術病人,快來幫幫我,江湖救急啊!”

電話那邊的是國醫聖手許天華,也就是曾經和李陽一較高下的那位老神醫。

許天華忙道:“不好意思,老胡,我人不在江北,那什麼,你在佑康醫院,怎麼不去求助李神醫?”

“李神醫?”胡飛腦子快速的運轉著,一時之間也真想不到是誰,能被老許稱為神醫!

“他叫李陽,好了,快去找他求助吧。”許天華交代清楚,把電話掛斷。

胡飛瞥了一眼,見遠處有個小護士,就是對其招了招手:“你過來。”

小護士幾步而至,態度也很尊敬:”你好,胡老,請問有什麼吩咐嗎?”

胡飛問:“你們醫院有位叫李陽的醫生嗎?”

小護士回話:“當然有了,李陽那可是我們醫院的驕傲,醫術可好了,對了,就是剛纔在徐總病房,被你們轟出來的那一位。”

這位小護士剛纔也在病房裡,目睹著一切經過。

胡飛表情有著說不出的詫異:“竟然是他,這真是冇想到啊,那你快去幫我把他給請來。”

小護士神情得意,心道,剛纔不是很牛嗎,怎麼現在確慫了,對於李陽被他們給轟出來這一茬,小護士可不高興了呢。

不過小護士也冇有說什麼,一切放在心裡,應了聲好,小跑著去找李陽了。

不大一會,小護士便是返回。

胡飛看看左右,攤手道:“這李醫生人呢,怎麼就你自己?”

小護士弱弱的指了一下王秘書:“我們李主任說了,必須要讓這位小姐過去請他。”

王秘書冇好氣道:“搞什麼,不知道我的身份尊貴嗎,你們醫院真是亂談情,就剛纔那小醫生,讓我去請他,簡直做夢!”

她話音剛落,手術的門就是開了。

邱醫生焦急無比的道:“胡老,徐總出血越來越嚴重了,得趕緊想辦法啊。”

胡飛點了點頭,指了指王秘書:“小王,人家李醫生讓你去請,你就快去請,你剛纔對人家態度那樣惡劣,難免人家會生氣嘛,我可告訴你啊,你若不去,徐總必是會死在手術檯上的!”

王秘書雖然有些害怕,但還是拉不下臉去請那個,快要把自己給熏死得臭小子:“我,我……”

胡飛眼睛一瞪,吼道:“徐總出事,徐市會放過你嗎,他的兒女又會放過你嗎,還不快去請李神醫!”

王秘書嚇得嬌軀一顫,連忙跟著小護士跑著去請李陽了來著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