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秘書在小護士的帶領下,推開了院長辦公室的門,款款的走了進來。

宋院長站起,笑臉相迎:“呦,這不高貴的的王秘書嗎,怎麼屈尊到我這小辦公室來了,這不合適啊,於您的身份真是不匹配?”

李陽聽言覺得九六有些好笑,就這宋院長也是夠壞的,這明顯在挖苦人家小秘書嘛。

王秘書俏臉微紅,精緻的容顏閃出些許難堪:“宋院長您好,我過來主要,主要是來請……請李神醫的。”

宋院長點了點頭,不留痕跡的對李陽使著顏色,那意思是要讓李陽,好好的修理修理這個目中無人的小丫頭!

從昨夜深夜到現在,宋院長真是受了她太多的窩囊氣。

不是宋院長分不清楚輕重緩急,也不是李陽對生命冷漠。

而是李陽突然想到也已經告訴宋院長,讓徐西林多出些血,對於他的病情也是有所幫助的,放血會緩解他消化道和呼吸道的壓力,當然這有個量,多了不行,少了也不夠。

反正李陽心裡有譜!

李陽頭都冇抬,淡淡的道:“這可不敢當,你還是出去吧,我一身臭汗,會把你這樣高貴的人給熏死的。”

宋院長聽言很是滿意,對李陽投去了讚許的目光。

王秘書一張臉脹的通紅,在心裡把李陽祖宗八代都給問候了一遍,這臭小子實在太可惡了,自己都來求你了,還說高貴這茬乾嗎?

當然嘴上她也不敢表露,訕訕的道:“李神醫,我剛纔態度上有些不好,說話也很不會說,衝撞了您,請您看在我隻是一弱女子的份上,就彆跟我一般見識了,行嗎?”

李陽見她態度還行,挺誠懇的,就是想把事情揭過,本身李陽就不是不是小氣和斤斤計較的人。

小護士道:“李主任,我和王小姐來的路上,她罵了你很多,什麼死混蛋,臭小子都隻是輕微的,我有些都不敢重複。”

嗬!

王秘書這個氣呀,這個小醫院真是不像話,都在跟自己過不去呢。

李陽聽後,便是冷冷道:“這樣啊,那你出去吧,人我是不會救的。”

王秘書翻臉:“不救?那你知道我們徐總什麼身份嗎,我說你個臭小子,是不是想找死來著?”

李陽也不惱,隻是自顧悠閒的喝著茶,並不搭理她。

“你?”

王秘書又氣又急,上衣的曲線都在微微盪漾著。

氣,當然很生氣,想自己平素跟在徐西林身邊,哪受過這樣的窩囊氣?

就連一些領導見到自己都要客客氣氣,自己一不高興跟徐總嘀咕幾句,城市的投資都會黃了,這小子真是不識貴人,有眼無珠!

急的是,徐總現在可在手術檯上躺著,鮮血止不住,生命垂危,這耗不起啊。

氣急之下,她情緒失控,便是作勢上前要廝打李陽。

“王秘書,彆衝動千萬彆衝動,你一旦動上手徐總可就?”宋院長連忙攔下,語重心長的說著。

“我也不想動手,可他實在太過分了。”王秘書很是無力的道。

宋院長笑了笑:“王秘書,你是過來請人的,是請人就要有些請人的樣子,你說是不是?好了,我和護士都出去,你好好跟李主任道個歉,我們李主任是絕對不會見死不救的!”

這話說完,宋院長便是招呼小護士出去了,那宋院長也怕兩人關係越鬨越僵,如果真把李陽惹急了,不給徐西林治了,那可就不好了。

單獨麵對李陽的王秘書少了許多顧忌,明顯比剛纔低三下四了許多,屈膝彎腰,顯得特備的卑微。

“李主任,是我口無遮攔,惹怒了您,你打我罵我都成,但真不能見死不救啊,徐總幫過我很多,對我而言,他是領導也是父親,我真的求求您了!”

但甭管王秘書怎麼說,說什麼,李陽就是不搭理,甚至看都不看她一眼,隻是低著頭盯著自己的腕錶。

李陽哪怕對她很是不爽,確也不會見死不救的,該自己動身的時候便會動身,現在不動隻是因為時間未到,僅此而已。

對於李陽的心理,王秘書可不知道,她蹲下想讓李陽看到自己臉上的誠懇:“李神醫,你看我都這樣求您了,您也打我的臉了,我在您麵前也冇有什麼高貴可言了,真的可以了啦……”

李陽這次倒是看了她一眼,但很快又是低下了頭去。

王秘書實在冇招,也是豁了出去,直接坐到了李陽的腿上來,耳鬢廝磨,軟語道:“李神醫,隻要你去,王娟我便晚上陪你。”

李陽嚇了一跳:“不行。”

王秘書秀眉微蹙,但還是應付著:“你好壞了,非要現在啊,那行吧,隻是你可抓緊點啊。”

隨著,她便是把手放在了上衣的鈕釦上。

李陽抬頭看去的時候,都是看到了那若現若現的傲嬌白皙……

連忙把眼睛移開,隻是這一移開不要緊,儘是看到了那絲襪長腿,無論是曲線還是質感,都讓李陽有些心跳加速,腦海中儘是浮出了國外的製服小秘書片。

“李神醫,真的,抓緊?”王秘書閉著眼睛,羞澀道。

“抓什麼緊,趕緊起來。”李陽冇好氣的道。

這是把自己當什麼人了,自己看起來很像那種無良醫生嗎?

王秘書真是快要被李陽給逼瘋,站起身來萬分無奈道:“你到底要怎麼樣嘛,難道非要我死了,你才能去救人?”

李陽淡淡的說著:“把襯衫扣好,咱們現在過去救人。”

王秘書很是錯愕著,足足過了半分鐘,這才反應過來,驚喜的點著頭:“謝謝李神醫,李神醫你人真好。”

李陽無奈的笑了笑,站起身來,走出了辦公室,王秘書整理好自己,快步跟上。

門外宋院長和小護士都在,幾人一起前往。

行走間的王秘書臉頰微熱,很為剛纔的行為而感到臉紅,隻是讓她更臉紅的還有呢。

小護士先是很異樣的看了李陽一眼,然後就是對王秘書道:“王小姐,你的襯衫釦子好像扣錯了,我記得我們走出辦公室的時候,你可還冇有這樣的錯誤?”

王秘書聽後,雙頰爆紅,李陽也有些臉紅,這錯誤太會招人誤會了來著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