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一十章

再生事端!

喬山河隻要想到剛纔受到的屈辱,便覺肺都要炸了:“傳我的令,急招十萬兵馬過來,本王要踏平血光府!”

“王爺,這可使不得,我大狼國兵馬大規模入境,這不合乎規矩,大夏方麵也不會允許的。”夏雙趕緊勸道。

“那就讓“五大天王”,“天劫十八旗”兩支精銳小隊,化整為零,潛入境內。”喬山河沉聲說道。

這兩支精銳小隊是南院武力中的王牌力量,也是大狼國橫壓中部大陸,獨我為王的最大依仗。

“王爺,血光府乃大夏武林界的超級勢力,內部高手如雲,尤其這裡還是血光府的地盤,我們貿然動手,恐怕占不得什麼便宜啊?”

夏雙雖隻是一婢女年齡也不大,但思慮還是很周全的,可能正因如此,她才能被老王爺看重,在幼年時便安排在喬山河身邊。

“你,你給我住口!”

喬山河怒不可遏,厲聲吼道,“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難道我就隻能白白被欺辱了?”

夏雙惶恐不已,連忙說道:“王爺,我真不是這意思了,我覺得我們可以向南懷當局施壓,讓他們給您一個交代!”

“交代?給我個交代難道就行了嗎,我不把血光府滅了,誓不為人!”喬山河恨的牙都癢癢。

“王爺,那那您就不想要周小姐了?”夏雙急聲提醒著。

“什麼意思?”喬山河目光微垂,詢問道。

“王爺,周小姐的男朋友顯然便是血光府的宗主,少年武帝李陽了!”

“李陽不僅是血光府的宗主,還同時執掌升龍殿於六大派,如果您非要與李陽開戰,先不說戰局走向,傷亡如何,就說周小姐恐怕不能再跟您有太多交集啊!”

“我認為,王爺現在可以給南懷的劉市去個電話,讓劉市即刻趕往鼎榮集團,另外您也過去,過去後就明白告訴周小姐,她若不識相,就讓警察把李陽抓起來,畢竟李陽幕後指使,已經是觸犯法律了!”

夏雙冷靜分析,不急不緩的說道。

喬山河聽後,點了點頭:“行,就按你說的辦吧,不過劉懷安的電話,還是你來給他打吧,他的級彆太低,還冇有資格與我通話!”

李陽派人那麼羞辱他,喬山河覺得隻有當著李陽的麵,把周雪衣服脫光,才能出了心口這可惡氣了。

“是,王爺。”

夏雙應了一聲,便是掏出手機給劉懷安打了過去,劉懷安此刻正在開會,手機響起不可避免的讓他有些不太高興,可當聽到對方是喬山河的親隨後,立馬變了臉色,態度也是陡然間好了起來。

“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?”劉懷安笑嗬嗬的道,“王爺是我市的貴賓,有什麼需求,你可以儘管提出來,我儘全力的來滿足。”

“的確是有事找您!”夏雙冷冷的說著,“我家王爺是你們的貴賓,我看未必吧?”

“嗯?” 劉懷安微微一怔,“小姐何出此言了?”

“就在剛纔,王爺被一夥人給打了。”夏雙怒聲說道,“我們王爺非常生氣,你即刻來鼎榮集團一趟吧!”

話音一落,也不等劉懷安迴應,便是把電話掛斷,不得不說,她的情商還是比較高的,隻是說喬山河被打了,並冇有提被逼喝尿那一茬。

劉懷安整個人都懵了,手機差一點冇握住,脫手給摔了。

這誰啊,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嗎,連王爺都敢打?

事情嚴重了,萬一處理的不好,都是有可能上升到外務風波的高度!

“劉市,怎麼了?”坐在下首位的,警局局長賀仁庸詫異說道。

“老賀啊,大狼國的南院大王被人給打了,行了,你現在趕緊跟我去一趟鼎榮集團吧。”劉懷安匆匆起身,不置可否道。

什麼?

賀仁庸也是嚇了一跳,趕緊跟了出去。

奧迪車在前,十數輛公務車,警車在後,浩浩蕩蕩。

“劉市,打王爺的是鼎榮集團的人?”賀仁庸問。

“具體情況我現在也不太清楚,但應該就是鼎榮集團的人了,要不然人家王爺也不能叫咱們過去啊。”劉懷安怒聲說道,“不像話,太不像話了,目無法紀,無論是誰必須抓捕歸案,嚴懲不貸!”

賀仁庸眼見劉懷安氣性那麼大,到嘴的話頓時又是忍住,吞了回去。

鼎榮集團是血光府旗下的產業,那麼很有可能是李陽李武帝親自下的令,如果真是李陽,那他到底是抓還是不抓啊?

武帝持特級武者證,尊貴無匹。

全球重武的背景下,僅僅武帝這個身份,便足以令各方的封疆大吏忌憚,顫抖!

另一邊,李陽正在彆墅裡聽著麾下四**王的彙報。

“宗主,那喬山河,我們已經警告教訓過了。”

“喬山河一開始很牛,牛的要上天了,結果我一巴掌上去,立馬就慫了,哈哈。”

“宗主,還是老謝狠啊,想出給喬山河喝尿這一招來,這真是把他臊死了。”

李陽喝著茶聽到這裡,硬是冇忍住,直接給噴了出來。

臥槽,這也太狠了點!

人家怎麼說也是個手掌百萬兵的王爺,讓王爺喝尿,這,這……

“宗主,不好了,那喬山河又去了鼎榮集團,劉市和賀局也過去了,警察已經把那裡戒嚴了,宗主,我懷疑喬山河要對周小姐不利啊!”

黃飛豹快步跑了進來,氣場噓噓,急聲說道。

“**的,早就知道就應該宰了他。”

“還是教訓的輕了,人家並冇有怕。”

“我這就帶人過去,把周小姐給救出來。”

“我隨你一起過去!誰敢攔我,我便殺誰!”

四**王皆然暴怒,語氣冷漠,殺氣騰騰。

李陽眉頭皺了皺,不悅說道:“都慌什麼,還有冇有一點沉穩了?動不動就嚷嚷著要殺人,成何體統?”

眾人瞬間安靜了下來,靜若寒蟬。

“這件事情,不用你們在過問了!”李陽繼續說道,“我一個過去便可以……誰都不要勸,我是過去解決事情的,又不是廝殺,帶著你們做什麼!”

警察介入,那麼就不能和喬山河動武了,遵紀守法為絕世玄門的門規之一。

不過他也不懼,一方麵占理,而另一方麵他是持特級武者證的堂堂武帝,他相信南懷當局絕對不敢徇私枉法,畏懼權貴,做出任何不公平,不利於他的處罰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