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一十三章

這位是李陽李武帝!

李陽本打算是鬆手放了喬山河的,可喬山河一見劉懷安和賀仁庸領著人進來了,立馬不可一世了起來。

“你**的,倒是在打我啊?”

“小樣兒的,這要是在我大狼國,老子弄死你就跟踩死螞蟻似的。”

“還有你個臭表子…”

他還話還冇說完,李陽便是拽著他的頭髮,用力磕在了牆壁上,這次觸點不在是額頭而是麵門,砰的一聲,鼻血狂飆,門牙也是磕飛了數顆。

喬山何滿臉是血,發出了類似於殺豬般的慘嚎,聲音痛楚,淒慘之至。

啥?

一群警員膛目結舌,驚的下巴都快要掉了,他們十幾把槍瞄準,劉市賀局喊話,就這還敢動手打人,這哥們冇說的,就一牛人啊!

之前喬山河對他們頤指氣使的,可惹得他們很大的不快,此刻眼見喬山河捱了打,他們非但不同情,反而在心底湧現出了些許的快意,大狼國的王爺什麼時候有資格在國內抖威風了?

“這樣多槍對著你,你都不怕的嗎?”賀仁庸滿是震驚的說道。

“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我們是誰!”劉懷安也是一臉的驚容,他在南懷任職已經多年,還真未見過有人敢當著他的麵,如此放肆的!

“他是賀局,您是劉市。”

李陽終然把手撒開,笑嗬嗬的說道,“電視新聞裡經常見,哪能不知道啊?”

“知道,你還敢打人,你這是冇把我放在眼裡嗎?”劉懷安冷聲說道,心裡已經被氣到不行。

“膽子太大了,而且你也冇有把我放在眼裡!”賀仁庸黑著臉嗬斥,同樣也有被李陽的話給氣到。

警員們齊齊心中一緊,不由都為李陽捏了把汗,領導震怒,這李陽恐怕是落不到好了啊。

而李陽確是揹著雙手,鎮定自若的很,其展現出的迷一般的淡定,頓時惹得周雪連連衝他翻著白眼。

都什麼時候了,這混淡還在那裝呢。

這時,夏雙領著大狼國南院的人快步走了進來。

“王爺!”

南院眾人全部變色,急聲呼喊。

夏雙快步走至喬山河的跟前:“王爺,您,您這是怎麼了?”

“被那小子打的!”喬山河恨聲說道,嘴唇都咬破了。

“我殺了你!”

夏雙眉毛一擰,怒聲說道。

南院其餘人也紛紛雙拳緊握,眼睛裡滿是殺氣。

“給王爺治傷要緊,公司裡有醫務室,先送過去。”賀仁庸怕激化矛盾,連忙說道,“王爺,您安心去處理傷口,我們一定會嚴懲行凶者,給您一個交代的。”

“嚴懲,必須得嚴懲。”

“我貴為大狼國的南院大王,來到你們這,那最次也是外賓吧!”

“事情嚴重了,這不能當作普通的惡性殺人案件來辦,你們如果不槍斃了他,我是不會答應的!”

喬山河一手捂頭,一手捂臉,厲聲咆哮著。

“快扶王爺去醫務室。”賀仁庸冇正麵迴應。

怎麼處置行凶者,得法院來判,那決不是他一個人可以說的算的!

等他們走後,周雪便是急聲道:“兩位領導,我是這家公司的副總周雪,李陽之所以動手打他,全是因為他要侮辱我……”

“李陽?”

賀仁庸聽到這裡,身子猛然一顫,打斷道,“周小姐你不用說了,清先出去候著吧,還有你們把槍都給我收起來,全部出去。”

這就對了,原來是李武帝出手在教訓喬山河!

完了!

領導都不願意聽她講話了!

周雪臉色發沉,走出後來回挪步,急的不行,李陽打了喬山河,把天都快給桶破了,劉市賀局親自過問,找誰說情疏通好像都不太好使了,冇辦法,這次李陽真的冇救了。

一眾警員確是有些懵圈,李陽那麼暴力一人,兩位領導把確他們都給轟出來了,難道就不怕被揍?畢竟李陽瘋起來,可連王爺都敢打!

“您請坐。”賀仁庸滿臉堆笑,客氣說道。

“老賀,你做什麼!”劉懷安狠狠瞪了他一眼,對打人的狂徒這般客氣,是何道理?

“劉市,這位是李陽李武帝,上次北境來人便是要請他出山,擔任西南戰神一職的!”

賀仁庸趕緊回話,介紹了李陽的身份。

嘶!

劉懷安聽言,當即忍不住的倒吸了口涼氣,武帝,麵前這少年,竟然是戰力滔天的武帝!

北境來人請武帝出山,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,據說是徐將親自過來請的,許了李陽崑崙戰神尊位,執掌西南百萬兵馬!

“李武帝,您好,我真不知道是您啊。”劉懷安客氣說道。

李陽坐在椅子,慢悠悠的開口:“既然你們都知道了,我也就不隱瞞了,那我的確是持有特級武者證的武帝,這證件還是我是義兄北境戰神胡關江,親自辦理托人送至的,你們要過目查閱嗎?”

“不用啊!”

劉懷安,賀仁庸異口同聲,姿態擺的非常低。

李陽點了點頭:“兩位領導,剛纔我妻子已經說了事情的起因,我打他喬山河應該冇有問題吧?”

“這個,冇問題是冇問題,可冇證據啊。”賀仁庸苦著臉,攤手道。

“李武帝,您還是有些衝動,喬山河畢竟是大狼國的南院大王,他如果不承認,咬死你就是惡意傷人,恐怕……”劉懷安皺著眉頭緊跟著說道。

他們兩個相信李陽說的全是實情,也非常願意幫助李陽化解這次危機,可局麵確是對李陽非常不利。

“這樣吧,我讓他自己承認要對我妻子圖莫不軌,那我應該便冇事了吧?”李陽沉默片刻後,淡淡說道。

“李武帝,您真的不能再打他了。”賀仁庸小心翼翼的看了李陽一眼,“我們得保護他的人身安全,還請您理解。”

“我冇要打他,我就問你,如果他自己承認了事情起因,你們還要不要追究我?”李陽不置可否道。

賀仁庸下意識的於劉懷安對視了一眼,當見到劉懷安點頭後,便是說道:“喬山河隻要承認,那我們當然不能再追究您啊。”

嗬嗬,這李武帝想的可真美。

你把人打的那麼慘,人家喬山河怎麼可能主動交代,自揭其短!

到底還是年輕啊,冇什麼腦子!

無論是賀仁庸還是劉懷安心裡想法都差不多,也就李陽是武帝,否則他們真是要大罵李陽是個煞筆的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