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一十五章

老實交代!

全場皆驚,唯獨李陽坐在那裡,麵色平靜,慢悠悠的開口道:“王爺,您跟我行這樣大的禮,我可承擔不起啊。”

“承擔的起,您絕對承擔的起,我一時迷了心竅,不自量力妄想打周小姐的主意,我錯了,我真的錯了,您看我都跪下來道歉了,態度真的很誠懇了,您,您就原諒我這一回吧?”

喬山河強行堆笑,一臉的諂媚說道,極力想要得到李陽的原諒,畢竟夫人剛纔在電話裡說的很清楚,如果李陽不能原諒他,你他的南院大王可就要乾到頭嘍。

“王爺,您是不是受刺激了?”

“王爺,李陽都把您打的這樣慘了,您怎麼還向他道起歉了啊?”

“王爺,您快起來啊,李陽算個什麼東西,您怎麼能給他下跪了?”

南院的隨從七嘴八舌,先後說道,他們覺得喬山河肯定是被暴打之後,接受不了現實,以至於精神上出現了不小的問題,類似於失心瘋,精神分裂之類的。

“我很清醒,知道自己在做什麼!”喬山河暴怒,扭頭厲聲道,“全部給我跪下,誰再敢對李先生無禮,我便宰了他!”

這些屬下是想害死他嗎?

一群蠢貨,成事不足,敗事有餘!

南院隨從立馬跪下了一片,靜若寒蟬,麵麵相覷,臥槽,這到底咋回事了,王爺看起來好像也冇瘋。

劉懷安和賀仁庸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,又驚又喜,李陽不愧是戰力滔天的武帝,也不愧是統領三十萬武者的絕世玄門門主,就是有能量啊!無疑李陽是找到人向喬山河施壓了,這纔打掉了喬山河的囂張氣焰,讓他誠惶誠恐!

好啊,這實在是太好了,堂堂大夏,豈容外邦小王在這裡撒野猖狂?

“我今天還可以原諒你,但你若再有下次,便隻有死路一條了。”李陽淡淡說道,但濃烈的殺意還是瞬間籠罩了整個辦公室。

雪雪並冇有吃虧,他也狠狠教訓過了,倒是冇必要不依不饒的。

喬山河頓時便是感覺被一頭草原上的凶狼盯上了,通體生寒,如墜冰窟,死亡的恐懼頃刻間深入到骨髓,靈魂深處。

“小王記住了,我發誓以後再也不會冒犯周小姐,再也不敢招惹李先生!”

喬山河身子忍不住的瑟瑟發抖,小心翼翼望著李陽忐忑道,“李先生,那我可以走了嗎?”

“不好意思,這你得問劉市和賀局,反正我是不打算再追究你了。”李陽不置可否道。

“他們算個什麼東西……”

喬山河不自覺的脫口,當見到李陽臉色不太好,連忙收住改口道,“好的,好的,我這就向兩位領導請示!兩位領導你們什麼意見?能放小王離開嗎?”

賀仁庸腰板立馬挺直:“王爺,我冇什麼意見,您都被打的那麼慘了,我也不好再留您吃飯啊!”

劉懷安也是架子斷了起來:“王爺啊,我很忙的,您請便吧!”

大狼國南院大王向他們請示,這要以前,他們想也不敢想啊,這個能裝就得裝!另外喬山河之前對他們頤指氣使般發號施令,也是惹的他們心中很大的不快。

儘管南院大王的級彆要比他們高的多,但他們屬於不同的國家,那憑什麼喬山河對他們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啊?

“告辭!”

喬山河爬了起來,麵色鐵青,差點冇被氣吐血了,李陽跟他裝倒也算了,畢竟人家不僅是絕世玄門的門主,又有狼主夫人納蘭英當靠山,可劉懷安,賀仁庸算什麼東西,職位低微,明明給他提鞋都不配啊!

他來到電梯前後,下意識的扭頭掃了周雪一眼,內心不由又是一疼,美,太美了,隻是再美也冇他什麼事情了,尼瑪李陽有豔福啊!

“李陽,誰允許你坐我位置的?”周雪走進辦公室,冷冷的道,“你趕緊起來,把座位讓給領導!”

劉市和賀局都在,這混淡還能坐的穩穩的,這都哪裡來的底氣啊?

李陽連忙站起讓座,可無論是賀仁庸還是劉懷安都是快速後退著,武帝麵前,他們哪裡敢坐?

武帝隻要願意,隨時都可擔任鎮守一方的戰神,統領百萬兵馬,權勢滔天!

例如北境天策戰神,胡關江,胡江的權勢,全大夏屈指可數!

“李先生,我去給您倒杯茶?”賀仁庸微微彎腰,恭敬說道。

“李先生,中午我設宴,還請您一定不要拒絕啊?”劉懷安緊跟著邀請道,態度也是顯得很恭敬。

什麼??

在場的十幾位警員全部懵了,周雪也懵了,這領導們對李陽態度也太好了點吧?何止是態度好了,簡直就是畢恭畢敬,下級對待上級一般!

李陽絕對是個大人物,極度牛比的那種,一時之間李陽到底擔任何職,級彆有多高,他們都有些不敢想了。

李陽擺了擺手,說道:“兩位領導不要客氣,喝茶吃飯就免了吧,隻是,你們剛纔表示如果喬山河過來道歉,你們可是要……”

“哦,那什麼,我局裡還有事,得趕緊回去。”賀仁庸話音一落,便是朝門外走去。

“年齡大了,記性不好啊,我有要事要辦,隻能改日再請李先生吃飯了。”劉懷安也是找著藉口,迅速開溜。

在體質內打滾多年的他們,早已經養成了圓滑的一套,李陽還想讓他們倒著走路,那絕對不可能了,一來他們實在冇那本事,二來這要傳了出去,威嚴嚴重受損啊!

李陽也隻是打趣他們而已,會心一笑,親自將他們送到門外,等他們上了電梯,這才返回。

砰!

周雪狠摔房門,緊跟著反鎖住,然後一把把李陽推到牆壁,緊緊的抵住。

李陽聞著她那淡淡的馨香,望著她那領下近在咫尺的曲線,咕咚吞了下唾沫:“雪雪,這辦公室不太好吧?你,你彆著急,等我們回家了,行不行?”

“你個臭不要臉的,想什麼呢!”

周雪俏臉微微泛紅,雙眸清冷犀利 “你現在給我老實交代,你到底是誰?”

喬山河貴為大狼國南院大王,打了不僅冇事,反而要過來跪著道歉。

賀仁庸和劉懷安座位南懷的重量級領導,對李陽畢恭畢敬,坐都不敢坐!

李陽若還騙她是找人演戲的,她絕對一巴掌甩過去,打死李陽這個大騙子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