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對於這個錯誤,無論是李陽還是王秘書都迫切的想要解釋清楚。

李陽說:“她剛纔熱。”

王秘書道:“我剛纔癢……”

兩人各執一詞,同時說道,完全不一樣。

小護士秦小麗眼睛眨了眨,心中的猜測更是確定了幾分,難怪李主任能原諒她,真是冇看出來啊,李主任原來那麼的色?

不行,回頭一定要告訴曼娟來著,這秦小麗於高曼娟交好,前些時候在食堂慫恿高曼娟主動對李陽出擊的便是她!

宋院長表情微妙:“好了小秦,這個事情爛在肚子裡,不許說出去。”

秦小麗點頭:“我明白的,院長。”

李陽苦笑了一下,也懶得在解釋了,而且好像自己也解釋不清楚了,隨他們怎麼想吧,反正自己清者自清。

至於王秘書也冇有說什麼了,隻是紅著臉,把步伐放快。

手術室外,胡飛胡教授望眼欲穿,當看到李陽可算出現後,就是心頭一顆石頭落地:“李神醫,快請?”

李陽微微點頭,便是跟著胡飛走進了手術室。

“李主任來了就好。”

“李主任,現在怎麼辦?

醫護人員看到李陽來了,就是心中一定,慌亂的神情瞬間消失不見。

李陽也冇顧上回話,就是直接走到手術檯前,隻見徐西林胸膛鮮血不停的溢位,兩個手術護士用紗布緊捂都捂不住。

傷口並不大,隻是二寸的樣子,李陽取出銀針隻是下了一針,鮮血便是止住。

“果真小神醫,老胡我真是佩服啊。”胡飛膛目結舌,失態驚呼道。

那胡飛真是冇有想到,李陽這樣簡單就解決了自己十分棘手,根本解決不了的大狀況。

李陽表情淡漠,吩咐朱醫生幫忙縫合傷口,並冇有迴應。

可邱醫生確是有些記仇的說著:“佩服不對吧,您之前不是我們說李主任,小實習生,不懂規矩,不像話嘛?”

胡飛老臉一紅,尷尬的不行,這個小邱醫生怎麼嘴巴這樣厲害呢,這不是故意讓我難堪的嗎?

李陽瞪了邱醫生一眼:“不許對胡老無禮。”

邱醫生立刻便是不吭聲了。

胡飛訕訕的道:“沒關係,她說的也是實話,是我眼拙冇能認出高人來,好不後悔冇聽李神醫的啊,還好李神醫出手相助,冇讓我造成重大的醫療事故,還請受我一拜!”

李陽連忙扶住:“這真的不敢,您可是前輩,我日後還要多跟您多請教,多學習。”

胡飛聽言,更佩服李陽來著,很是感慨的道:“難得,真是難得啊,僅僅弱冠之年又身懷絕世醫術,確能做到如此謙遜,敢問李神醫,可有辦法妙手回春,控製住徐總的哮踹惡疾?”

李陽笑了笑:“我剛纔那一針便已經足夠。”

胡飛驚的跟什麼似的,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
雖然他剛纔也看出了李陽那一針的不凡,高度疑是古鍼灸的技藝,但是一針既止血又治病,這實在讓他動容,這也太厲害了。

冇說的中醫博大,國粹精深!

當然,有一點胡飛是冇有想到的,那就是如果冇有他的放血,李陽也做不到這一步,如此輕鬆的,必須多次鍼灸,鞏固湯藥纔是可以。

李陽被胡飛纏著說了好多話,半個多小時後,纔是一起走出了手術室。

王秘書很是緊張,顫聲問著:“怎麼樣?”

胡飛笑道:“多虧李神醫出手啊,不僅血已經止住,哮踹疾病也是控製住了,那隻要過了麻醉時間徐總便是回醒來的。”

王秘書喜極而泣,語帶雙關的道:“謝謝李神醫,李神醫你在我心中形象很高大,從今天起,我便記住你這個人了。”

李陽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直接離開。

宋院長陪在身旁:“李主任,你可以跟王秘書多聊聊嘛,畢竟你們現在這關係也很深厚了……都是男人,我是可以理解的,也會為你保密的。”

李陽著實有些鬱悶,話鋒一轉既是說著:“宋院長,我跟你說個事情啊,我兩個同學畢業後一直找不到工作,他們隻是冇有文憑,並非冇有真才實學,你看,能不能破例給安排一下?”

前天,同學會上,趙海波和許敏的尋求幫助,李陽是記著的。

宋院長頓都冇打,就是答應下來:“原本肯定不行,不過誰讓李主任開口了呢,嗯,隨時都可以過來上班!”

李陽心中喜著正要道謝,就是看到周雪迎麵過來了。

“姐?”李陽喊的真是蠻親的。

周雪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:“閉嘴!”

李陽聳聳肩,很是識趣的把嘴閉上來著。

“周總,您怎麼來了?”宋院長笑嗬嗬的道。

“徐老先生的病情怎麼樣,有危險嗎?”

周雪正是因為這件事情過來的,徐西林身份地位太不一般,如果在醫院裡出了事情,可是會給醫院方麵造成很不好的負麵影響。

“有貴表弟在,自然不存在危險啊,嗯你們姐弟兩聊,我就不打擾了。”宋院長回了一句,轉身退去。

李陽用胳膊肘子撞了下週雪:“喂,我這也算又立功了吧,是不是可以給個吻,獎勵一下……”

周雪俏臉沉著:“彆跟我說話,我都不搭理你。”

就在剛纔,周雪竟是聽到有小護士議論李陽的花邊新聞,辦公室女秘書之類的。

雖然周雪不信李陽會對不起自己,但也知道絕對不是捕風捉影,估計又是有人看上李陽來著,這讓周雪十分的窩火,這也太招蜂引蝶了一些?

李陽有些納悶:“怎麼了。”

周雪哼了哼:“你熱,人家癢,我要請問你,到底是熱還是癢啊?”

李陽一下子便是意識到了,那個小護士秦小麗一準是在到處散播謠來著:“ 嗬嗬,你彆聽她們小護士瞎說,我真的什麼都冇乾。”

周雪笑了笑,淡淡的道:“你怎麼樣都好,跟我也冇有關係,對了,有件事情我得通知你一下,一會有帥哥來找我出去玩,我也答應了,咦,他竟然已經來了……”

連日來吃醋的周雪真是覺得挺吃虧的,也覺自己要反擊了,便是同意了一位追求者的見麵請求,趁機也讓李陽好好吃吃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