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二十二章

智取納蘭英中

拿九龍九鳳冠投石問路,已經初見成效,一切都在李陽的預料之中,然而這僅僅隻是開始,彆墅內戒備森嚴,想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東西偷走,難度本就很高,更彆說還要不惹人懷疑了!

納蘭英返會,情緒已經穩定,居高臨下望著坐在沙發上的李陽,冷冷的說道:“我昨天幫了你的忙,今天你送我禮物,咱們便兩清了!”

臥槽。

送她如此貴重的禮物她,連個笑臉都不給?

還好,一會要連本帶利的收回,否則就太虧了!

李陽笑著說道:“夫人所言差矣,我覺得這九龍九鳳冠還是不能抵消夫人對我的大恩的,夫人昨日仗義相助,我冇齒難忘,願為夫人赴湯蹈火,在所不辭!”

納蘭英並冇有聽出李陽話裡的反諷來,滿意的點了點頭,開口道,“不錯,你這個想法很好!你欠我的人情歸欠我的人情,但你今天主動向我獻寶,我還是不能虧待你的,你想要什麼儘管說好了,我賞賜給你!”

她貴為大狼國第一夫人,當然是有底氣說這個話的,金錢權勢美女,全隻是她一嘴的事情!

“我想要夫人您……”李陽滿是期許的說道。

納蘭英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,寒聲訓斥,“放肆!你在胡言亂語,我可對你不客氣了!”

這臭小子什麼都敢往外說,狼主若是知道了,那還得了?

李陽想要得到她,她其實是心裡有數的,畢竟李陽連九龍九鳳冠那麼貴重的東西都送給她了,隻是這種隱晦的情感隻能是你知我知,暗通款曲,不能放在明麵上的!

“夫人,您誤會了,我隻是想要您的一件外套,以後也好留個念想。”李陽連忙解釋。

“可以。”

納蘭英隨手從沙發上拿起了自己的風衣外套,交到了李陽手裡,悄聲說道,“念想這個詞語,我很喜歡。”

聲音甜膩清脆,好不誘人!

咕咚。

李陽忍俊不住的吞嚥了口唾沫,分明在空氣裡嗅到了一股濃重的暖味氣息,臥槽,這高傲的女人怎麼突然說話這般溫柔了?

“謝謝夫人賞賜。”

李陽將風衣外套疊在皮箱裡,然後將皮箱合上,放在了一邊,心裡不禁笑了笑,又離成功進了一步,如果納蘭英不給他衣服,他等會拎著空箱子離開,那便太招人懷疑了。

“李神醫,夫人自您上次給予鍼灸後,頭便冇在疼過了,敢問李神醫今天還是要給夫人鍼灸嗎?”趙青兒笑著說道,表明是誇獎詢問,實則就是在催促。

跟隨在大人物身邊的屬下,說話做事往往都會很得體。

李陽忙的站起:“我這就為夫人治療,不過今天就不鍼灸了,而是需要推拿按摩,夫人,您看咱們是在這裡,還是去您的臥室?”

“跟我來吧。”

納蘭英微微猶豫了下後,便是踩著高跟鞋朝臥室走去。

李陽就跟在納蘭英後麵,不得不說她的倩影實在是太美了,長腿擺動,均勻有律,太**完美了!

納蘭英的臥室也在樓梯旁,和儲物間是相鄰的,納蘭英走到門前時,突然停住,頭也不回的吩咐道:“青兒,你不必跟著進去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趙青兒乖巧應聲,神情暖味不已,就知道夫人是看上人家小帥哥了,這帶小帥哥去房間,還不讓她陪著,嗬嗬!

臥室很大,環境簡潔奢華,充斥著一股淡淡的馨香,很好聞,很舒適。

納蘭英徑直走到梳妝檯坐下,透過鏡子看到李陽傻乎乎的在門口站著,不由便是芙爾一笑,冷漠說道:“你是在等我請你過來嗎?”

“不敢!”

李陽快步走到她的身後,為她輕輕按著兩邊的太陽穴,好香,真的好香,僅僅隻是這香氣,便差點冇讓李陽意亂情迷了。

“到底需要按摩幾次,我這頭疼病纔可以痊癒?”納蘭英一臉的享受,隨意問著。

“我爭取今天便給您治好。”

李陽盯著她那粉頸上的天使之心項鍊,說道,“夫人,您的脖頸和肩膀我也得幫您按按,您看行嗎?”

“嗯。”

納蘭英點頭。

李陽得到她的許可後,便是開始循循向下,隻覺她的粉頸特彆光滑細膩!

納蘭英宛若被電打了似的,內心特彆異樣,扭頭狠狠剜了李陽一眼:“你做什麼!你這是按摩,還是在占便宜?”

“對不起夫人,我不是故意的,您身子好香,皮膚又好,我一時失神了。”李陽惶恐說道。

“好好按摩。”

納蘭英俏臉沉著,可整個人確顯得羞赧,這個李陽真是有一套,占過她便宜,還撩她,撩的她心裡癢癢的,特彆開心。

掌心摩擦,依舊在她心中泛起暖味的溫度。

而李陽這裡確是平靜的很,一邊給她按摩,一邊在腦海中梳理著整個方案的每一個步驟,直到任何細節都確認冇有破綻和疏漏後,這才說道:“夫人,我還有件事情想求您幫忙?”

“說吧。”納蘭英不自覺的往後靠了靠,美背緊緊貼住李陽。

“夫人,您能請喬王爺過來一趟嗎?”

“我惹了王爺,深怕被王爺報複啊。”

“您當麵說說他,幫我把事情化解化解,我也好心安……”

李陽急聲說道,一臉的不安。

納蘭英輕笑了一聲,“ 我還當什麼事情呢,行吧,我這就給喬山河打電話,讓他過來!”

話音落下,便是播出一個電話,李陽見此,臉上不由自主閃過一絲冷笑……

喬山河所下榻的酒店,離彆墅並不遠,夫人找他,他那裡敢怠慢,當即快步便是從酒店裡衝了出來。

滴滴,手機又是震了起來。

“王爺,夫人吩咐您帶個皮箱過去!”彭輝按照李陽的吩咐,簡潔說道,不等迴應便是把電話掛斷。

喬山河也冇多想,快速折返,取了皮箱,纔是繼續趕往彆墅。

“王爺,您怎麼來了?”趙青兒詫異問道。

“夫人叫我過來的。”喬山河隨意把箱子放下,說道,“夫人在哪裡,快領我去見!”

“進來吧。”

納蘭英的聲音驀的傳來,喬山河整理衣服,推開了臥室的門,當瞧到李陽在屋裡後,明顯愣了下。

臥槽,這小子一大早的怎麼會在夫人的房間裡?

很快,他便是明白了過來,難怪夫人會護著這小子,被壓過了,怎麼可能不護著啊?

尼瑪,這小子太有豔福了,夫人可是大狼國第一美女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