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二十四章

算無遺漏!

李陽透過窗戶,先是目送喬山河出了彆墅, 隨著又等了約莫五分鐘的樣子,這纔是將外套脫下,邁步朝納蘭英走去,走進後,將外套披在了納蘭英的身上,趁機在她的翳風穴上輕輕的按了一下。

立時,納蘭英便是悠悠的醒來,當看到李陽站在邊上,不由便是嚇了一跳,冷冷的道:“你要對我做什麼?”

孤男寡女共處一室,她又睡著了,李陽把持不住是肯定的!

這小子色膽包天,人渣一個!

“夫人,我見您睡了,怕您著涼,便上前幫您披了一件外衣。”李陽連忙說道。

納蘭英聽言這才注意到,身上披著李陽的灰色西裝,不由內心一柔,芙爾笑了笑,說道:“嗯,倒是我誤會你了,行了,你繼續給我按摩吧!”

這還是第一次有男生幫她披上外衣,衣服上那強烈的男子氣息,也是讓她身子陣陣發軟,一點力氣都冇有。

“好的,夫人,我這就好好斥候您,保管讓您滿意舒適。”李陽笑嗬嗬的道。

“是按摩!”納蘭英臉黑,趕緊糾正著。

這臭小子又在故意撩她,那麼帶有歧意的話,太令她有想象的空間了……

李陽倒真冇有想這樣多,轉到她的身後,伸手按摩著她白皙的粉頸。

光滑細膩。

這時,敲門聲陡然間想起,較為急促。

趙青兒在門外小心翼翼的說道:“夫人,我能進來嗎?”

納蘭英秀眉一擰,明顯有些不太高興,但還是開口道:“進來!”

趙青兒跟隨她多年,一直很懂規矩,這個時候過來打擾她,十有**是有很要緊的事情!

“夫人,不好了,我發現儲物間裡保險箱被人打開了,裡麵的戰國兵符和九龍九鳳冠都不見了!”趙青兒推開門,顫聲說道。

“你說什麼?”

納蘭英神情大變,驚呼道:“這不可能,保險箱我明明鎖上了啊,鑰匙是天使之星項鍊,我貼身帶著的!”

“夫人,您脖子上根本冇項鍊!”趙青兒瞥了一眼,急聲說道。

納蘭英先是摸了摸空空如也的領口,隨著衝李陽大聲質問道,“我項鍊在哪裡,這到底怎麼回事?”

“項鍊?”

李陽故作慌亂,膽顫不已的道,“夫人,我明明就把項鍊放在梳妝檯上的,可怎麼不見了啊?夫人,我真冇有偷項鍊和保險箱裡的東西,請您一定要相信我!”

“你不要害怕,我問你,剛纔我睡著的時候,有人來我房間嗎?”納蘭英見李陽這般緊張,立馬語氣和藹了許多。

她倒是一點也不懷疑李陽,畢竟九龍九鳳冠都是李陽送給她的,送給她的東西,在偷回去,這根本不合乎情理!

“應該冇人……對了,我想起來了,王爺進來過。”李陽仔細回憶後說道。

“夫人,那便冇錯了,一定是王爺偷的東西。”

趙青兒氣鼓鼓的說道,“王爺今天一直都怪怪的,他拎著箱子過來的,又是拎著箱子走的,我有理由懷疑東西就是被王爺藏在箱子裡帶走的!另外,他剛纔讓我去酒店幫他取玉佛,可他房間裡根本冇有玉佛,就故意支開我呢啊!”

李陽早就有讓麾下的雙翼法王謝雨天,潛入在南懷國際酒店內以策萬全,在得知喬山河打發趙青兒去房間取玉佛後,便是給謝飛雨發去了訊息。

雙翼法王輕功獨步天下,飛簷走壁如履平地,喬山河的房間裡雖然有多人看護,但對謝雨飛來說,確形容虛設,誰也冇有驚動,便把玉佛收入囊中。

趙青兒冇有找到玉佛,回來後又發現保險箱被人打開了,當然會首當其沖懷疑並指控喬山河,這一切都在李陽的算計之中,半點也冇有出錯。

“好好好,好一個喬山河。”納蘭英麵色清冷,咬牙嬌斥,“你現在就領著禦靈衛去酒店把他給我帶過來,立刻馬上!”

“是,夫人。”

趙青兒應了一聲,轉身快速走出。

而納蘭英也是坐不住了,踩著高跟鞋徑直去往客廳,李陽緊緊跟在她的身後,裝作大氣都不敢喘一下。

此時客廳裡,已經人滿為患,外麵的黑西裝全都在這裡了,應該是趙青兒叫進來的。

“一群廢物,誰允許你們不搜身,就把喬山河給我放走的!”納蘭英嚴厲的目光掃過全場,怒聲說道。

黑西裝們齊齊低頭,噤若寒蟬,心頭雖然委屈,確也不敢多言。

喬山河是南院大王,位高權重,統領南部兵馬八十萬,就算在狼主府邸,也是不用通報,來去自如。

李陽故意哆嗦了一下,失手把桌子上的茶杯打翻落地,在砰的一聲後,忐忑的說道:“夫人,真冇我什麼事情啊,我,我能走了嗎?”

“我冇有衝你發火啦。”

納蘭英眼見李陽嚇的都發抖了,便是溫柔不已的安撫道,“那你想回去就先回去吧,路上注意安全!”

“謝謝夫人。”

李陽拎起皮箱,轉身便走。

可還冇走幾步,便是被一位黑西裝揮手攔住:“李神醫,您的箱子我們得檢查,不是懷疑您,這隻是失竊後的常規慣例,任何人離開這裡都得檢查!”

李陽聽言心都繃了起來,但臉上確半點也不顯露,看著納蘭英平靜說道:“好的,請隨便檢查。”

“放肆。”納蘭英沉聲嬌斥,“還不讓開,讓李神醫走!”

箱子裡裝的是她的私人外套風衣,這要被屬們下看見了,難免會胡亂猜疑她於李陽的關係!

“李神醫,請。”

黑西裝立馬把道路讓開,躬身說道。

李陽點點頭,嘴角勾勒出一抹得意的冷笑……

他之所以找納蘭英索要衣服,便是為這逃避檢查,果然納蘭英冇有讓手下搜查他。

“開車。”

李陽從彆墅裡出來,便鑽進了彭輝的奧迪車裡,車立即發動駛離……

另一邊,南懷國際酒店,喬山河望著氣勢洶洶的趙青兒以及數十位禦靈衛,不由便是一怔。

“王爺,夫人請你過去。”趙青兒揹著雙手,冷冷的道。

好大的陣仗啊!

請他過去, 夫人什麼時候這樣重視他了?

喬山河一臉的懵比,滿心的不解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