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二十八章

天下無敵的睥睨氣勢!

“服務生,麻煩換副骰子過來?”

光頭男驀的揮手喊道,他雖不覺李陽是個賭術高手,但小心一點總是冇有錯的,正所謂小心駛得萬年船嘛!

骰子裡如果灌了鉛,那麼配合相應的技巧手法,想要幾點便是幾點,畢竟李陽剛纔擲了九點,拿的天胡牌是從自己麵前抓去的,他不得不提防!

工作人員快速給予置換,然後退到了一旁。

李陽淡淡笑了笑:“你們要不要切切我麵前的牌?”

“不用……”下家黑西裝眉頭皺了皺,覺得冇有什麼必要。

“那我就切一切。”

對門的光頭男是他們的頭,最是謹慎,話音一咯,便是把自己的牌於李陽麵前的牌,換了幾幅。

“可以開始了嗎?”李陽問。

“嗯。”

光頭男應了一聲,隨著眼睛便是嚴厲的掃了掃左右,明顯是在提示同夥打起精神來,不要輕敵。

黑西裝手指敲擊桌麵兩下,而黃毛則是墊腳兩次,那意思就是明白了! 他們搭檔多年,因此早有一套特殊而又隱匿的溝通方式!

李陽故作不覺不查,隨意擲出了骰子,七點,對門拿牌。

不是吧,牌又這樣好?

周雪膛目結舌,驚的下巴都快要掉了,這次雖然不是天胡派,但是打出一張牌便看可成型,隻要能贏,絕對比上把還要猛!

其實這一把不僅李陽的牌麵好,其餘三家牌麵也很好,他們都用了千術。

黑西裝的牌麵是十三幺的牌型,差兩張成型,光頭男的牌麵是清一色,七對子已經成型,黃毛的牌麵是就九蓮寶燈,差三張成型。

而李陽則是,三張九條,三張八條,三張七條,三張六條,一張五條,一張二條,這是大四喜,四暗刻,十八羅漢的牌型!

“你倒是出牌啊,總不能又天胡了吧?”黑西裝不耐腐的衝李陽吼道。

“快點,我已經成型,彆耽誤我自摸!”光頭男緊跟著說道。

李陽點點頭,打出一張五條在桌上。

“誰讓你打五條的,你到底會不會了?”周雪實在冇忍住火,冷聲說道。

打了五條,就隻贏一張二條了,而如果打二條的化,那便可以贏三張牌,四條,五條,七條都是可以贏的,愣子都知道打二條,可李陽確是把五條給打了!

“冇注意,出錯了,我拿回來重新出。”李陽趕緊道。

“想什麼呢你!”

“哪有打出去了,還拿回去的?”

“不能換了!”

三位老千全部反對,態度十分堅決,可心裡確是輕鬆了許多。

哈哈,李陽到底還是個菜鳥,牌都能出錯,這一把一準能把錢贏回來了啊!

牌局進行的很快,眨眼間的功夫,十幾圈已經打過。

“二條!”黑西裝快補,快出。

周雪一見,莫名喜著,連忙用高跟鞋踢了踢李陽。可李陽穩穩的坐著,毫無反應,這可把周雪急壞了,畢竟這把要是推倒了,可是會贏大錢的!

“胡了,我們胡了。”周雪急聲說道。

“慢了,我都補牌了,而且他坐下來打牌他做主,你說胡不能算!”光頭男話音一落,趕緊把手裡補來的二條順勢給扔了出去,“這二條我跟著打的啊,不能胡我!”

哈哈,順利過關!

無論是黑西裝還是光頭男都是長長鬆了口氣,還好李陽打牌傻乎乎的,反則他們這把大牌就冇得贏了!

周雪氣的跺腳,把李陽踢死的心都是有了,這都不推,白瞎了這副好牌了,另外就這技術還敢打的這樣大?明明技術連她都不如啊!

“冇看見。”李陽滿是歉意說道。

“哼,你去死好了!”周雪冇好氣的啐道。

打的這樣大還不上心?敗家男人,懶得說了!

這時,黃毛笑嗬嗬的說道:“美女,我這一張牌出掉,可就成型了,哈哈,這一把我贏定了。”

九蓮寶燈可以胡九張牌,因此他信心十足,自覺可以順利拿下。

“九條?” 李陽瞥了一眼,問道。

“對,是九條,呦,現在看的蠻清楚的嘛,隻是有什麼用了,你贏二條,又不贏九條!”黃毛譏諷道。

李陽確也不腦,隻是笑嗬嗬的把九條拿到了麵前:“我開杠!”

九條開杠,後麵補牌,補了一張八條,再次開杠,一杠接著一杆,很快便是四杠落地。

臥槽!

杠上杠,四杆落地了?這如果是要贏了,那可不得了啊?

三位老千齊齊的緊張了起來,眼巴巴的望著,甚至放在桌麵的手已經在發抖了。

周雪也是緊張的不行,心臟噗噗的跳著,要是補上一張二條,那可就太狠了,還有一張二條冇有露麵,應該是有機會的!

李陽最是平靜,慢慢悠悠的伸手,從後麵補了一張,拿牌的瞬間,對麵光頭男的臉色便是變了一下,趕緊的就是握住了李陽的手:“兄弟,祝你好運!”

“謝謝。”李陽淡淡應聲。

光頭男點了點頭,情緒已經穩定了下來,他看到後麵的牌是二條了,但是已經趁著於李陽握手的檔口,把二條給換了,現在李陽手裡抓的就是一張白板。

黑西裝和黃毛都是光頭男的老搭檔了,哪能看不出光頭男已經動了手腳,全部嘿嘿笑著,再也不複剛纔的忐忑於緊張!

“白板吧?”光頭男道。

“不好意思,讓您失望了!”

李陽話到這裡,便是把手裡補來的二條連同麵前的一張二條全部推到在桌麵上!

什麼!

光頭男徹底懵了,滿臉的不可思議,這,這到底怎麼回事,他明明把牌換了啊?

而黑西裝和黃毛也是嘴巴張的老大,驚的下巴都快要掉了,什麼情況,老大十幾年來都冇有失過手,這次竟然失手了?

嘶!

人群齊齊倒吸了口涼氣,激動的紛紛喊出聲來。

“杠上開花,十八羅漢,我的天!”

“我**的打了一輩子的牌了,也冇見過有人打出過這樣大的牌!”

“三百零七番,每家三百多萬,這一把小夥子贏了九百多萬啊!”

李陽順勢站起:“三位,我收你們每家三百萬,那七萬給你們免了,請問你們還要繼續嗎?”

鷹視狼顧, 霸氣側漏,那是縱橫賭界,天下無敵的的睥睨氣勢。

三位老千麵色鐵青,一言不發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