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陽瞥了遠處一眼,淡淡的道:“哦,那你去吧。”

周雪氣不打一處來,真是冇見過這樣的男人,自己老婆跟男人一起出去玩,都不帶緊張的嗎?

“雪雪!”

高富帥冷江水,離多遠就興奮的不行,高聲招呼著。

九六許久不見周雪,女神真是越發的美豔了,最低眉的溫柔,最高貴的抬頭,尤其那雙顛倒眾生的長腿更是把他迷的不行,自從看到周雪,他便是吞嚥了很多口水。

“水哥哥,快過來。”周雪很是親熱的招呼著。

冷江水心花怒放,骨頭都酥了半邊,那這還是周雪第一次這樣待見他,要知之前的周雪對她都愛搭不理的,天啊,我不是在做夢吧?

李陽眼睛眨了眨,冇有吭聲。

周雪用眼角的餘光,偷偷觀察著李陽的臉色,見其臉色有些不是太好,便是心中有些得意,掏出手機給冷江水發了條簡訊:“拉著我快走。”

冷江水看到簡訊跟打了雞血似的,幾步便是衝了周雪的跟前,拉著周雪的粉臂,就是美美的帶走著。

“雪雪,你終於對我有所迴應了,我真是太高興了。”冷江水瞥眼看著周雪,頓時就被那絕美的側顏給秒殺了。

這側顏實在太完美了,額頭飽滿,鼻尖挺拔秀氣,下巴立體,角度完美,皮膚乾淨白皙!

“嗯,嗯,我們去快玩吧。” 周雪衝冷江水嫵媚一笑,這個笑容真是令冷江水神魂顛倒,跪舔的心更為深重。

李陽睛都快噴出了火,怒喊:“周雪,你給我回來!”

周雪停步,扭頭看了李陽一眼,明知故問,淡淡的道:“怎麼了。”

李陽小臉沉著:“還好意思問我怎麼了?”

周雪心滿意足,確故作很是不解的單純樣,兩人眼神對視,終究周雪還是有些心虛的低下了頭去。

冷江水瞧這狀況,就知道李陽是情敵來著:“我和雪雪約好了,要出去玩,你搗什麼亂?”

李陽針鋒相對:“我也約好了。”

周雪抬頭,弱弱道:“我冇跟你約吧……好像也約了。”

冷江水聽言,有些挑釁的看了看李陽:“那既然這樣,我們就打一架吧,誰打贏了,雪雪就跟誰出去約會,告訴你,我可是跆拳道黑帶,打你不費吹灰之力。”

這可是個在女神麵前,展示優秀的好機會,話到最後,冷江水還炫耀的彎了下手臂,顯示出肌肉!

李陽淡淡的應著聲:“好啊。”

不是有句話嗎,冇為女孩子打過架的青春,便不算完整的青春!

冷江水朝李陽走去,李陽也在步步逼近。

周雪有些慌了,連忙把李陽攔住:“好了,我不跟他去了,彆打架。”

冷江水急道:“雪雪這不行啊,你放心我不會吃虧的。”

周雪不予爭辯:“嗯,我知道你厲害,他肯定打不過你……隻是他是我表弟,好了,你今天先回去吧,改天,改天我在約你的。”

冷江水聽到對方是隻是表弟,就是臉色緩和了許多,甚至對李陽流露出了些許討好的樣子:“誤會了,行,雪雪,那我就先回去,我等你電話啊。”

周雪敷衍的點了點頭。

在冷江水走後,李陽瞧四周有人在觀望,便是拉住了周雪的胳膊:“跟我去辦公室!”

周雪嗔道:“你輕點,都弄疼我了。”

雖然胳膊有些疼,但相比內心的甜蜜來說,真的微不足道,彆說李陽吃起醋來真是蠻可愛的!

李陽強勢的把周雪拉到了自己中醫科的辦公室,在把辦公室門關上之後,就是對周雪指了指:“到那邊給我坐好去。”

周雪有些怕怕的去沙發上坐好來著。

李陽拉了把椅子,放在周雪麵前的時候很是有力,地板都是為之一震,聽的外邊的同事都是嚇了一跳,紛紛心道,李主任今天這是怎麼了,平常也冇見他發這樣大火啊?

周雪掃了眼李陽:“生氣了?”

李陽不吭聲。

周雪也真擔心把李陽氣出個好歹來:“他約我的,又不是我約他的。”

李陽道:“那也不能拉拉扯扯的吧?”

周雪弱弱道:“也是他拉我的了,我又冇拉他,好了李陽,彆生氣了,那我以後不在見他便是。”

李陽冇回話,確是握住了周雪的小手,而且握的可緊了,周雪看在眼裡,內心暖動,甚至都要了再次撲在李陽懷裡的衝動。

周雪醫院裡,一直待到下午纔是離開,據周雪說從下週開始,她便是會是到醫院這邊來辦公一段時間。

好像是有人向集團總部反應投訴,醫院內部存在一些醫生收受紅包,以及給患者開具高額藥品的惡**件。

集團總部決定下週開始徹查,周雪囑咐李陽潔身自好的同時,也是讓李陽注意保密,不要打草驚蛇!

李陽剛送走周雪,護士秦小麗就是過來了:“李主任,徐總已經醒過來了,提出想見見你。”

李陽指了指秦小麗:“你說你正事不乾,到處瞎說什麼?”

秦小麗倒也聰明,尷尬的笑了笑:“我也就隨便說說嘛,很多人都不信的。”

李陽當然也不會訓斥她,無奈的搖了搖頭,便是動身去往特護病房。

王秘書一見到李陽,就是冇由來的俏臉一紅,很是溫柔的打著招呼:“李神醫快請坐。”

徐西林聽聲睜開了眼睛,此刻他呼吸已經正常,隻是失血有些多身子有些虛弱,在輸著血漿,也就因為在輸液,行動不便,如果不是這樣,他真是會給李陽跪下來的,救命之恩大於天 啊!

“王娟,快,快代替我給李神醫跪下磕個頭,謝過救命之恩。”徐西林一臉激動的說著,在徐西林心中,王秘書就跟自己閨女一樣,讓其代為謝過最為合適不過。

王秘書應著好,款款走到李陽跟前,裹著肉色絲襪的傲人長腿微微彎曲,作勢就要跪,李陽眼疾手快,連忙伸手阻攔,那李陽可冇有讓人下跪的習慣。

隻是冇想到的是,一不小心,竟然是碰到了人家王秘書的領下,特彆微妙難說之處。

王秘書俏臉爆紅:“李神醫,你快鬆開吧,那我不跪便是。”

李陽也覺挺尷尬的,訕訕收回,後退著,不料,王秘書終究還是雙膝一軟,跪在了李陽的麵前,仰著臉特彆誠懇的道:“謝謝李神醫救了徐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