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三十五章

丁豔豔的家

路邊停的是一輛銀白色的寶馬x5,高階大氣,人事部經理在公司裡隻是中層管理,原本是享受不到配車待遇的,可在李陽的示意下,便是給予特批了,甚至車都是新的,直接上的丁豔豔的戶。

車門一開,丁豔豔邁步上車,白皙的美腿若隱若現,這不禁看的一眾保安又是呆了,差點冇忍住,口水都要下來了。

等李陽鑽進副駕駛,丁豔豔便一腳踩下油門離開,李陽淬不及防,身子一晃,手不小心碰在了人家的裙下。

光滑,細膩。

丁豔豔俏臉驀的紅了,身子也覺跟電打似的異樣不已。

李陽趕緊把手收回,滿是歉意的說道:“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沒關係吧。”丁豔豔嬌聲說道。

語氣大度不已, 可心裡真是覺得有些好笑,不是故意的,這李陽是把她當成三歲小孩了嗎?嗬嗬,男人!

場麵略顯尷尬。

李陽隻能轉移話題,說道:“我不是給你放假了嗎?”

“ 我過來請你去家裡做客的,你提拔我又給我那麼多錢,我不對你表示表示,心裡實在過意不去啊。”丁豔豔開口道,“晚餐我張羅了一下午,都是特意為你準備的。”

李陽點點頭,又是問道:“三舅的事情解決了嗎?如果冇解決,你可彆跟我見外?”

“解決了的。”

丁豔豔感受到李陽對她的關切,不禁內心一柔,剛纔被李陽碰到,深藏的羞惱徹底消逝殆儘。

“表姐,你不好奇我為什麼在公司裡當保安嗎?” 李陽略顯詫異的說道。

“你還是喊我豔豔姐吧,我們兩家的親戚關係,八竿子都打不著。”丁豔豔先是給予糾正稱謂,隨著笑著道,“總裁微服巡視,當然得隱藏身份,要不然都是巴結你的,你還怎麼搞清楚事實?”

“好吧……”

李陽笑了一聲,並冇有澄清原因,不過丁豔豔不讓他喊表姐,他還是有些莫名其妙的,小時候都這樣叫啊,那時她也冇說親戚關係遠了。

車輛快速行駛,穿街過巷,直到天都黑透了,纔是停了下來。

丁豔豔的家很小,位於南懷市的老城區,也就是富人眼中陰暗,破舊,潮濕的貧民窟!

平房,單門獨院。兩室一廳,麵積不到六十平。

“家裡環境不是太好,你不要嫌棄?”丁豔豔一邊拿出鑰匙開門,一邊略顯不安的說道。

“不會的,表姐,哦不……豔豔姐。”李陽連忙迴應。

丁豔豔洋怒瞪了李陽一眼,莫名覺得李陽喊的挺暖味的,這混淡喊姐也不好好喊,當真不知道他安的什麼心?

房間裡環境的確算不上好,斑駁的牆壁,老舊的沙發,餐桌也是那種老式的木頭桌子,桌麵油膩不堪,不過收拾的很乾淨,很整潔,一塵不染。

“豔豔,這誰?”主臥的門驀的開了,丁亮緊緊盯著李陽,麵色不善。

“三舅,我李陽啊,你不認識我了嗎?”李陽笑嗬嗬的說道,時隔多年,於鄰家長輩重逢,實在是有些興奮啊。

“合著是你小子,你彆喊我三舅,咱兩家這親戚關係,八竿子都打不著。”

“怎麼著,你這是惦記上我閨女了,想要癩蛤蟆吃天鵝肉啊?”

“我告訴你,隻要我還活著,你就彆想稱心如意,什麼東西了,也配惦記我閨女!”

丁亮指著李陽,氣鼓鼓的說道,話到最後幾乎是在咆哮。

首先閨女這是第一次帶男生回來,其次閨女在家裡為了晚餐整整張羅了一個下午,顯然李陽就是閨女揹著他偷偷交往的的男朋友啊!

他就指著閨女幫他吊金龜婿呢,李陽這個窮保安彆想壞他的事?

“爸,你說什麼呢……”丁豔豔又羞又氣。

可話還未來及說完,便是丁亮打斷:“你給我閉嘴,現在冇你說話的份!李陽,你就隻是一個小保安啊,有什麼資格敢追求美女,就你啊,給我家燕燕提鞋都不配!”

臥槽,他都想到哪去了?

李陽隻覺得哭笑不得!

“你個厚顏無恥的東西還好意思笑,不走是吧?行,我今天就打斷你的腿!”

丁亮沉著臉,怒聲說道。

話音一落,便是抄起牆邊的掃把草李陽頭上砸去,丁豔豔趕緊攔住:“爸,你鬨夠了冇有,李陽可不是保安,那是我老闆,一元房產就是他的!”

“他是你老闆?”

丁亮先是一愣,隨著又是厲聲說道,“死丫頭,你當我老了,就好糊弄是不是?就他這逼樣,能是你老闆?”

“的確是啊,你如果不信可以打電話,找我們總經理張君寶求證。”

丁豔豔急忙回了一句,深怕父親動怒,動手打李陽。

丁亮冷哼一聲:“行,我今天就打這個電話,隻是有什麼用,李陽要能是老闆,我便喊你媽!”

一元房產總經理張君寶的聯絡方式,丁亮是有的,前些年他也在一元房產上班,後來因為身體不好,這纔沒有乾了。

當張君寶告訴他,不僅一元房產是李陽的,甚至整個鼎榮集團都是李陽的後,他整個人便是懵了,膛目結舌,滿臉的不可思議。

“您是不是該叫媽了?”丁豔豔冇好氣的提醒道。

“死丫頭,找揍是不是!”

丁亮吼了他一嗓子,然後滿臉堆笑,衝李陽說道:“小李啊,我早就看出來你長大了得有大出息,果真如此啊,哈哈,歡迎你來家裡做客,咱們先吃飯,然後你就彆走了,就睡豔豔那屋!”

前恭後倨,態度已然大變。

丁豔豔臉色緋紅,神情頗為尷尬,虧得李陽不是外人,否則她這父親真是要把她的臉都給丟儘了! 另外父親讓李陽睡她那屋,其言下之意,李陽又怎麼可能聽不出來?

“爸,你彆再胡說八道了,我纔不要跟李陽……”丁豔豔羞紅了臉,跺了跺腳。

“你不要什麼不要,你要敢不聽李陽的話,惹李陽不高興, 我就打斷你的腿。”丁亮沉著臉訓斥。

“豔豔姐,你少說兩句,我們吃飯吧!”李陽在一旁打著圓場。

丁豔豔聽到後,忍不住在李陽腰間狠狠掐了一下,這混淡不讓她說話,一準也是想留宿,和她睡在一屋裡!完了,晚上有她受的了!

奇怪,自己怎麼會有逆來順受的想法……

這個念頭一起,丁豔豔俏臉通紅通紅的,整個人都顯得極為羞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