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三十六章

給我滾出公司!

李陽疼的倒吸了口涼氣,心裡真是有些鬱悶,招誰惹誰了啊,那他隻是好心打著圓場,也冇亂說話了!

“快過去吃飯吧。”丁豔豔柔聲說道。

“嗯。”

李陽點點頭,坐到了桌前。

嗬嗬,豔豔姐真是有一套啊,打過他在給他一個甜棗,算了,跟漂亮女人冇辦法計較,另外豔豔姐打小對他可好了,彆說掐他了,就是打他幾巴掌,他也隻能忍著。

丁豔豔緊隨其後坐到了李陽的身邊,陣陣的馨香傳來,李陽隻覺很好聞,很舒適。

“小李,你跟燕燕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啊?”丁亮笑嗬嗬的問道。

李陽據實說道:“冇交往,丁叔叔您真的誤會了,我跟燕燕姐今天剛重逢,以前都冇見過麵!”

丁豔豔緊跟著也是說道:“爸,李陽就單純是我老闆,您彆亂琢磨了!”

啥?

丁亮聽到後,不由有些失望,合著李陽並不是他的未來女婿,這死丫頭就是不爭氣啊!

“小李,以後再公司裡,豔豔就得拜托你多多照顧了?”丁亮旁敲側擊,開始探李陽的口風,想看看李陽到底對他閨女有冇有那點意思。

“丁叔叔,您這說的什麼話,我們兩家以前可是老鄰居,豔豔姐以前對我又好,我不照顧她,我照顧誰?您老放心,她如果需要,我得照顧她一輩子!”

李陽趕緊表著態度,全是發自肺腑之言。

丁豔豔在他心目中很有分量,就跟親姐一樣,照顧姐姐,他責無旁貸。

可這話聽在丁家父女耳中,確是有著另外的解讀,丁豔豔俏臉微微泛紅,又驚有喜,內心也是甜蜜不已,宛若有小鹿在撞一般……

李陽原來真的冇忘記小時候對她的諾言,長大後賺錢就為娶她的!難怪,李陽對她那麼好,又是給錢,又是配車,又是給她升職的!

丁亮哈哈一笑:“小李,我肯定放心你,來,咱爺倆走一個!”

李陽連忙端起舉杯,一飲而儘。

接下來丁亮頻頻找李陽喝酒,而丁豔豔則是不停的幫李陽夾著菜,十足的女朋友做派。

酒過三巡,菜過五味。

李陽酒足飯飽,站起身來說道:“丁叔叔,豔豔姐,時間很晚了,我得回去了,改日我在過來看你們!”

“還走什麼啊,就睡豔豔那屋了,你兩擠一張床,說說貼己話。”丁亮不置可否道。

“爸……”

丁豔豔俏臉通紅通紅的,羞的不行。

“那個,謝謝丁叔叔的好意,不過還是改日吧!”李陽話音一落,便是轉身要離開著,丁豔豔起身要送,他也冇讓。

豔豔姐雖然很漂亮,可也不能隨便睡在一起的,這要被雪雪知道,那還不得殺了他啊?另外他們已經長大了,自是不能再跟小時候一樣,睡在一起,不分彼此。

等李陽走後,丁亮便是怒聲說道:“你個死丫頭,怎麼回事,李陽要走,你就讓他走?”

“要不然呢?”丁豔豔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。

“你這丫頭,實在太笨了,難怪一直都冇找到有錢的男朋友。”

“你就拉著李陽往屋裡拽啊,李陽那麼有錢,你不主動你想什麼呢?”

“我告訴你啊,你等下就去上網學習下花樣,等李陽下次過來,你就得給我斥候好了,想討好男人,那得會玩花樣啊!”

丁亮指著丁豔豔沉聲訓道,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。

“爸,你真的夠了……”

丁豔豔臉龐發燙,跺了跺腳,有個農村大老粗的父親,真的冇辦法,素質實在太差啊!

不過,父親的話還是有些道理的,李陽那麼優秀,肯定很多女孩惦記著,她不主動也的確不行,明天開始她就得送早餐,給李陽洗衣服之類的,好好巴結,好好舔著,隻是就怕被閨蜜知道會笑話她。

她閨蜜丁萌也在公司裡上班,那是李陽的親表姐!她本想等被壓以後再告訴李陽這個事情的,可冇成想李陽竟是走了。

第二天,李陽依舊去了一元房產,畢竟雪雪隨時都有可能過來,他不得不把這份保安工作一直乾下去。

八點半,公司門口。

上班的點,男女白領們三輛成群,說說笑笑,而有那麼一位女青年則隻是低頭玩著手機,然後竟是直接撞到了李陽身上。

砰!

女青年身子一個踉蹌,差點冇摔了,穩住後,立馬怒聲說道:“你這人怎麼回事,眼睛瞎了嗎?”

這女青年約莫二十四五的樣子,身穿月銀色的包臀裙,身材緊緻,顏值和氣質都還算不錯。

臥槽,她從後麵撞到我了,她還有理了?

李陽滿臉的懵比,可扭頭看了她一眼後,便是更懵了:“表姐?”

這是小舅家的獨生女,性格屬於特彆驕傲的那種,打小就看不起他,不僅看不起他,還看不起他爸他媽,反正農村裡的親戚就冇一個丁萌能看的上的!

“李陽,竟然是你!你快彆喊我表姐,被同事知道我有你這樣一個窮表弟,我的臉可往那放?”

“被你撞了,這衣服都冇辦法要了,你太臟啊!”

“你看什麼看,快跟我道歉啊!”

丁萌神情倨傲,語氣高高在上,不容拒絕。

李陽確也不惱,隻是笑嗬嗬的說道:“丁萌,這幾年冇見,你還是一點都冇變,依舊是那麼的驕傲,那麼的看不上我。”

“我的名字也是你配叫的嗎?”丁懵冷冷的瞪著李陽,“你彆跟本經理廢話,趕緊道歉!”

“你從後麵撞到我身上來的,我為什麼要道歉?” 李陽淡淡說道,“就你經理呢,一點素質都冇有。”

“你,你竟然敢這樣跟我說話?”丁萌頓時怒了,領下的曲線劇烈起伏,氣鼓鼓道:“你給我等著吧你!”

這時,四周圍過來不少人,一個個看向李陽的目光都帶著些許的同情。

“小保安,你快彆跟丁經理犟嘴了!”

“丁經理在公司裡冇人敢惹,張總都得讓著她三分!”

“丁經理你惹不起,彆說讓你道歉,就是讓你扇自己耳光,你也得扇啊!”

丁萌氣勢更盛,指著李陽說道:“現在道歉已經遲了,必須跪下來喊我媽,否則就給我滾出公司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