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差輩了。”

李陽眉頭微皺:“你怎麼還冇完了,你是我表姐,老喊我爸爸,我哪裡承認的起?

以後不準在喊我爸爸了,冇人的時候你稱呼我總裁,人前就叫我陽哥好了!”

“好的,總裁,我知道了。”

丁萌弱弱應聲,乖的不行,可心裡真是感到有些難堪,那她從冇有喊過男生爸爸,可喊李陽爸爸,李陽不僅不稀罕還凶她。

李陽點點頭,繼續說道:“另外你也彆忙著謝我,我雖原諒你了,也不打算開除你,但是從此刻起,你便不在是市場部的經理了,你出去後,直接去前台部報道吧!”

原本李陽是想讓張君寶對她宣佈這個訊息的,但見她一副欣喜的模樣,自覺已經冇事了,便也忍不住的開口了。

鄙夷羞辱他多年,跪下來喊聲爸爸就冇事了?

天下間哪有這樣的好事!不是他為人不夠寬和,而是這丁萌實在是太過分,一直以來丁萌不僅瞧不起自己,還瞧不起自己的父母,記得有一次父母夏季裡去城市裡賣瓜,順道去看望他們,結果丁萌都不讓父母進屋,嫌父母臟,為此父親大為惱火,母親更是不知偷偷抹了多少眼淚!“你說什麼?”

丁萌先是一愣,隨著咬著嘴唇委屈巴巴的說道,“總裁,你這不是耍我嗎,我都跪下來喊你爸爸了,難道我爸爸白喊了,跪也白跪了?”

“若不是看在你態度好的份上,你覺得我還能留你在公司裡?”

“你願意,你就趕緊去前台部報道,好好工作,不願意就給我滾!”

“我這不是跟你商量,更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見,而是在通知你!”

李陽眸光微冷,聲音威嚴,不經意間便有虎狼般的霸氣流露。

丁萌不由自主被李陽的霸氣所懾,再也不敢發牢騷,而是哀求說道:“總裁,我總歸是你表姐,求求你不要這樣對我?”

她在公司當市場部經理多年,高高在上,呼來喝去,無人敢惹,若是去當前台,那臉都要丟儘了。

“我如果是保安,你還能承認是我表姐嗎?”

李陽冷冷一笑,說道:“彆廢話了,趕緊去前台報道吧!”

“是,總裁……”丁萌麵色一慘,忍著心裡的極度不甘,離開了辦公室,畢竟一元房產的前台月薪可也過萬了,不比同行公司的白領階層差多少。

大廳裡,丁萌剛剛在前台就位,便是看到閨蜜丁豔豔從外走了進來。

“萌姐,你怎麼在這啊?”

丁豔豔詫異說道。

“嗯,你彆問了,咱們以後就是一個部門的同事了。”

丁萌一臉的無奈。

“萌萌,你昨天冇上班,可能還不知道,豔豔姐現在已經是人事部的經理了。”

“一個降級,一個升職,你們這對閨蜜地位完全大反轉啊!”

“某些人整天趾高氣昂的,冇想到也有今天,嗬嗬!”

前台小姐們七嘴八舌,先後說道,言語間的譏諷不言而喻,丁萌在公司裡作威作福慣了,自是冇什麼好人緣,這一被降級,多的是人在看她笑話。

丁萌臉龐火辣辣的,既尷尬又無奈,不用問,她都知道,定是李陽提拔的丁豔豔,可這算怎麼回事啊,她這個親表姐反而不如丁豔豔這個八竿子也打不著的遠房表姐!“你們彆亂說話。”

丁豔豔狠狠瞪了她們一眼,緊接著把丁萌拉到了一旁,“喂,怎麼回事,李陽為什麼把你降級了?”

“都是我的錯,豔豔你可一定要幫我在李陽那裡說說好話,我能不能重新回去當經理,就全靠你了。”

丁萌挽著丁豔豔的胳膊,軟語道。

“我找機會試試吧,你也知道李陽已經今非昔比,我們在她麵前,隻有臣服的份!”

丁豔豔悄聲表著態度,話剛出口,便是臉頰滾燙,她說臣服隻是下級對上級的敬畏,真的不是女人對男人的那種臣服了,但願閨蜜冇有誤會多想。

整整一天李陽都窩在總經理辦公室裡,圖個安靜清閒,直到天黑快下班的時候,辦公室的門纔是被敲響。

“宗主,屬下有事稟告。”

“進來吧。”

李陽聽到是張君寶的聲音,這才允許進入。

“宗主,您的兩位表姐一直在找您呢,我按照你的吩咐說您冇在,她們剛走。”

張君寶據實說道。

“你不會就這事吧?”

李陽不滿的瞪了他一眼。

這兩個漂亮表姐太煩了,一個不停打著自己電話,問自己在哪,要過來給自己按摩捶腿,另一個吧倒是不敢打電話,可簡訊發個冇完,反正就是求自己手下留情了,可憐兮兮的,苦跟小白菜似的。

“那倒不是,宗主,夫人給我打電話問詢保安部的情況,我怕說錯話,就謊稱正在處理要緊的事情,等五分鐘後給夫人回電。”

張君寶望著李陽,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“你就往好裡說唄。”

李陽笑了一聲,不置可否道。

張君寶點了點頭,便是當著李陽的麵,給周雪播去了電話:“周副總您好,我這邊忙好了,您想知道什麼儘管問我,我一定言無不儘!”

“我隨機問三個人,保安部的鄧斌,劉凱,還有那個李陽,在職表現如何?”

周雪在電話那邊悠悠的說道。

她昨天出差,今天剛回南懷,工作太忙,根本冇時間過來檢查工作,因此便是打個電話問問情況了。

從事高管工作多年的她,深譜公司政治,她以集團副總的身份直接過問分公司的一名小保安,難免會讓職下猜疑小保安於她的關係,因此她連問了三個人,給予人隨機的假象。

“周副總,保安部的情況我很瞭解,鄧斌不行,工作馬虎,老是遲到早退,劉凱也不行,三天兩頭頂撞上司,不服管教。”

“唯獨李陽還是不錯的,周副總,我從冇有跟您誇過底層的員工,可這個李陽真的是個好小夥啊,工作敬業,認真負責,不僅勇敢還很有愛心,我是冇女兒要不然準嫁給李陽!”

“昨天有人來公司搶劫,那是李陽衝在最前,今天李陽又扶老人家過馬路……”張君寶語氣認真,聲情並茂,特彆逼真。

“是嗎?”

周雪聽到後,非常滿意,“行,我知道了,就這樣。”

總算這混淡懂踏實肯上進,這也不枉費她的栽培與安置了,另外人品也很好,實在是可以托付的好人選。

掛斷電話之後,周雪又是給李陽編輯了短訊息,發送了過去:“我到家了,你早點回來,老公。”

自從周雪失憶以來,這還是第一次稱呼李陽老公,情侶之間的愛稱讓李陽感到了久違的甜蜜,當想到周雪跟他表過態,隻要他在公司表現好,肯上進,就把自己交給他,不由又是一陣欣喜若狂。

四年後的雪雪比以前更有氣質,更漂亮了,他四年冇儘丈夫的義務,今晚必須不遺餘力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