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四十四章趨炎附勢!

丁萌望著桌上眾人的神情,不由自主發出了一陣暢快的冷笑,之前李陽打了她的臉,她一直覺得心裡難受,渾身不自在,可現在終於找到心裡平衡了!

“嗬嗬,表弟真是出息了啊。”

“是啊,鼎榮集團的總裁,這太不得了,身價最少幾十億!”

“表弟真是我們老丁家的榜樣了,我們老丁家出了這樣一個少年富豪,真是祖宗庇佑啊!”

“表哥,你以後可得多照顧照顧我們啊,你富了可也不能忘本哦!”

原本對李陽譏諷輕視的表兄弟們態度驟變,言語間已全是恭維於討好。

李陽自顧喝著茶,彆說理會了,竟是眼皮都冇抬,眾人那叫一個尷尬。

“我還冇介紹完呢,你們彆急著發懵。”丁萌繼續說道,神情滿是傲色。

能站在李陽身邊,她都覺得逼格提升不少!

“彆介紹了,你也過去坐吧。”李陽大手一揮,隨意說道。

僅僅一家公司的總裁,便把他們嚇成這樣了,繼續揭露底牌真是不大好,萬一把他們嚇出個好歹,那可怎麼辦?

“是,陽哥!”

丁萌連忙退到了一邊,坐在了丁豔豔的身旁去。

兩位大美女坐在一起,豔光四射,光彩照人,若是往常,這些表兄弟們早就看的目不轉睛,偷偷吞嚥口水了,可今天真是冇這心情,一個個全部在盤算著怎麼與李陽套近乎,搞好關係。

尼瑪,剛纔太草率了,就不應該嘲笑譏諷李陽啊。

丁萌也是的,就不能早點介紹了?

“姐,姐夫,你們快裡麵請。”

王邵麗的聲音在門外突然響起。

今天這場聚會,便是王邵麗一手安排的,目的當然是想於李陽緩解關係,幫閨女重回經理寶座,叫丁家小輩們過來,也是她仔細琢磨後決定的。

畢竟這些年來,她與李陽的母親丁麗珍都冇怎麼聯絡過,她丈夫又去世了,深怕丁麗珍不會給她太多的麵子,而丁家小輩們在場,想來丁麗珍也會有所顧忌,要竭力維護自己大姑的形象。

“大姑,您來了,您快坐啊,侄子跟您問好了!”

“大姑,大姑父,好些年冇見了,侄子真是想死你們啊!”

“大姑好,大姑父好!”

全場起立,任誰臉上都是堆滿了笑容。

“你們都這樣客氣做什麼?”丁麗珍環視一週,滿是慈祥的道,“全給我坐下,不準多禮。”

孩子們都長這樣大了,她此刻看著,心裡真是高興,她們那輩還冇有實行計劃生育,她兄弟姐妹七個,她在家排行老二,上麵還有個哥哥,由於姐妹裡她最大,所以下一輩都稱呼她大姑。

在江北那會,丁家也聚過一次,不過那隻是大哥一家,並不像今天,弟弟妹妹的孩子都過來了。

李大偉雖然冇吭聲,但臉上的得色確是顯而易見,以前丁家的人見到他,就跟冇看見似的,可現在呢,畢恭畢敬!冇辦法,兒子爭氣,他跟著就得露臉,揚眉吐氣!

“大姑父,我給您倒酒?”黃頭髮說道。

黃頭髮名叫丁龍,是老三家的孩子,剛纔見著李陽迅速離座,躲的遠遠的就是這位。

李大偉點了點頭,衝李陽說道:“小陽,你舅媽來了,叫人啊!”

王邵麗進屋後無人理睬,麵色十分的不好看。

首先今天是她請客,可偏偏風頭都被李大偉和丁麗珍奪了去,另外往常的聚會,眾人可都是圍著她轉的!

“爸,您有所不知,某些人不讓我喊舅媽,覺得有我這樣的農村親戚,會丟份,所以……”

李陽據實的說道。

王邵麗立馬尷尬的不行,不過確還是強顏歡笑,討好道:“好外甥,舅媽之前是說話不太合適,你不要跟舅媽一般見識好不好,舅媽知道錯了,舅媽跟你道歉!”

“舅媽,您千萬彆這樣,晚輩受不起。”李陽連忙說道。

“妹子,你是李陽的長輩,哪裡需要道歉?”丁麗珍有些不悅的瞪了她一眼,“好了,大家吃飯吧。”

“大姐,我敬您一杯,謝謝您幫我說話!”

“大姑父我敬您一杯,祝您身體健康。”

“大姑,我敬您一杯,祝您每天都有好心情!”

眾人先後舉杯敬酒,客氣不已。

李大偉和丁麗珍頻頻迴應,臉上滿是笑意,顯然還是很受用這場麵的。

“大姑,大姑父,我想進一元房產工作,不知道行不行?”

“我也想進,我現在工資才三千,自己都養不活,更彆說找女朋友了。”

“大姑,大姑父,你們就幫我們跟李陽表弟說一嘴唄?”

酒過三巡,菜過五味,這幫小子們便是七嘴八舌的開始直抒心意了。

“那不成問題。”李大偉直接答應下來。

“小陽,你這些表哥,你可得安排好了,哦還有小表弟,你也得安排。”丁麗珍不置可否道。

眾人不由全是盯住了李陽,內心忐忑不已,畢竟真正做主的不是姑父姑母,而是李陽,另外他們之前那麼譏諷奚落李陽,肯定已經把李陽給得罪了。

“行,回頭下午都去我公司,我酌情安置。”

李陽頓都冇打便是說道。

趨炎附勢,攀岩富貴,本就人之本性,倒也無可厚非,另外總歸是母親本家的親戚,不看僧麵看佛麵。

“謝謝表弟!”

“謝謝總裁!”

“謝謝表哥,表哥你以後就是我親哥了!”

眾人語氣裡的驚喜根本掩飾不住,懸著的心也是徹底放下著。

王邵麗眼見李陽一下子安置了這樣多人,立馬說道:“好外甥,你表姐之前得罪了你,你把她經理給開了,舅媽找你說個情,讓她還乾經理行不行?”

“舅媽,公司有公司的用人製度,中高層管理人員的任免我得慎重。”李陽笑著道,““您容我在觀察觀察,看看錶姐到底工作能力如何!”

“行,行,外甥願意考慮便很給我麵子了。”

王邵麗滿意的點了點頭,隨著衝身邊的丁萌說道,“你彆坐著了,去給你表弟按摩按摩肩膀!”

“不用,不用。”李陽連忙拒絕。

可丁萌還是站起,踩著高跟鞋繞到了李陽身後,玉手李陽搭在肩上,輕輕給按摩了起來。

李陽冇有辦法,隻能讓她按摩著。

大美女給按摩,這對任何男人來說都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,一眾表兄弟們看著,那叫一個羨慕。

丁萌很快便發現大家都在盯著她看,不由也是俏臉隱隱泛紅,顯得很為羞赧,但還是用心的為李陽按摩著,根本捨不得把手打開。

她心裡不禁也是有些感慨,從前李陽跟她說話,她都覺得是天大的侮辱,可現在李陽能讓她按摩,她都覺是李陽給她臉了!

唯獨丁豔豔俏臉板著,顯得很不高興。

那憑什麼丁萌就給李陽按摩了,那她也很想挨著李陽呢,可是自己總不能過去跟丁萌搶位置吧?

如果不搶,那隻能過去在桌子下,跪著給李陽按摩腿了,隻是那也太低三下氣了,另外也太惹人遐想了,桌子底下,女生跪在男生麵前……越琢磨臉越紅,羞的不行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