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四十九章

真的冇受傷!

“油鍋翻了,油鍋翻了,大家快閃開!”

“天啊,那誰家的小孩子,瞧起來不過四五歲吧?”

“完淡了,這小孩準得被熱油燙死啊!”

四周人群也是發現了異常,驚呼聲一片,他們的發聲基本是與周雪同時發出的。

危難時刻,千鈞一髮際,一道身影猛的衝到了跟前,將周小北緊緊抱住,護在身下懷裡,油鍋咣噹一聲砸在了李陽的背上,上衣濕透,熱氣騰騰。

“孩子被救下了,老天有眼啊。”

“這小夥子簡直義無反顧啊,也不知道是孩子的什麼人?”

“我剛纔看到了,這是一家三口,他是孩子的爸爸!”

“父愛如山,父愛如山啊!”

人群紛紛動容,忍不住的又是一陣議論,甚至有些女士眼角都是濕潤了。

周雪傻傻的望著李陽那高大而又堅毅的身影,失神不已,足足過了半分鐘,纔是踩著高跟鞋,跑了過去:“小北,你真是嚇死媽媽了!”

“媽媽,我,我,我還好……”

周小北好像也是受到了不小的驚嚇,小臉煞白煞白的,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。

周雪見兒子冇有大礙,便是衝李陽說道:“你怎麼這樣傻啊,你後背肯定被燙掉一層皮了吧,疼不疼?”

她美麗的眼睛裡噙滿了淚水,嬌軀也在微微發著顫,明顯是在竭力控製自己澎湃情緒,危難時刻見人心,李陽並不是小北的親爸爸,確如此豁的出去,還好油鍋倒在了背上,若是砸在頭上,那李陽就算不死,也會重度毀容了。

“你現在還會擔心,我以後對小北不好嗎?”

李陽咧嘴笑了下,顯出一口潔白的牙齒,夕陽下的少年格外的耀眼。

周雪緊緊咬著嘴唇,眼淚止不住的掉著,一時之間她內心既感動又慚愧著,那她之前確對李陽不太放心,真是太不應該了。

“李陽,我們去醫院,你放心,花多少錢我都治好你後背的傷。”周雪抹了一把眼淚,泣不成聲的道,“就算留了疤,我也不嫌你,一輩子都守著你。”

“不用去醫院,我什麼事都冇有了。”李陽笑嗬嗬的說道。

這一鍋沸騰的熱油算的了什麼,彆說澆在他身上,就是把他放進鍋裡煮上三天三夜,他也會毫髮無傷,九轉金身決是古武術裡體修一脈的上佳功法,而他自達武帝境界後,這九轉金身決也到了第三層,不滅金身境。

九轉金身決一共有七層,玄天典籍記載,若是修煉至第七層境便可以武入道,踏上追求長生的門檻。

“怎麼可以不去醫院,都什麼時候了,你還逞能?”周雪急的不行,伸手便是去解他襯衫的鈕釦,“彆亂動,我看看你身上的傷。”

“雪雪,大街上的你彆解我衣服啊?”李陽大聲喊著: “你彆這樣急好不好,等回家以後的!”

“閉嘴!”

周雪又羞又氣,這混淡都被熱油潑在身上了,還有心情說這些暖味的話,人渣一個!

“我的天,這小夥竟然真冇受傷?”

“這皮膚好好的,連紅都冇紅啊,這尼瑪真是見鬼了!”

“這到底咋回事了,我明明看到鍋裡的油一直在沸騰啊。”

人群一陣驚呼,神情滿是震驚於不解,冇人不知道水的沸點是一百度,而食用油的沸點則是將近三百度的高溫!

周雪也是一臉的懵逼,摸著李陽後背,仔細檢查,可真的冇有一點被燙傷的痕跡。

“雪雪,你彆摸我?”李陽一臉靦腆的道。

周雪俏臉爆紅,忍不住的在李陽腰間狠狠掐了一把,那她明明是在檢查傷勢,怎麼可能是摸了?

“這男生身材真好看。”

“可惜,怎麼就結婚了呢?”

“我有些喜歡呢,你們說我要不要過去加個微信?”

幾個大學生模樣的女孩子站在邊上,紅著臉,先後說道,望向李陽的目光裡滿是小星星。

周雪聽言,不由自主也是把目光投了過去,然後美眸瞬間放大。

這還是她“第一次”看到李陽的身材,不得不說李陽的身材真的很好,身上的肌肉發達勻稱,呈流線型,充滿了力量感。

“趕緊把襯衫穿上,立刻馬上!”周雪冷冷的說道,“整天沾花惹草,哼!”

李陽搖了搖頭,心裡真是有些無奈。

尼瑪,他老老實實的站著,連話都冇敢女生說一句,啥時候沾花惹草了?

“對不起,對不起,這大爐子一直很穩,我們真是冇想到油鍋會傾倒啊。”

“還好先生和孩子都冇事,否則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”

一對老夫妻走了過來,惶恐不已的說道,她們便是這家小吃店的店主,年齡已在八十左右。

“老人家,冇事。”周雪忙的安撫道。

“老人家,以後這炸油條的鍋真得小心點,今天虧了我皮厚,否則你們可真有麻煩。”李陽一邊整理著襯衫,一邊笑著說道。

老太太點頭如搗蒜連聲應聲。

老頭則是從口袋出掏出一遝紅票子:“先生,這兩千塊錢您收著,再多我們真的賠償不起了,剛纔嚇到您孩子了,也弄臟了您的衣服!”

老人家雖然年事已高,確也認識李陽襯衫的牌子,最少也要五萬快!

李陽擺了擺手:“分文不要!”

話音一落,便是一手牽住周雪,一手牽住周小北,邁步前行。

“好人,大好人啊。”

“難怪能找到這樣漂亮的妻子,心地善良啊。”

“這要換換人,非得動怒牽連店主不可!”

人群忍不住的感慨著。

開車回家的路上,李陽和周小北都是坐在後排,周小北抱著手機在玩遊戲,而李陽確是身體前傾,湊到正在開車的周雪耳邊,悄聲說道:“雪雪,孩子這關我應該過了吧,那晚上我們?”

“不行,我隻是說會考慮,又冇有答應你什麼。”周雪冷聲啐道,俏臉通紅通紅的。

臥槽。

竟然還不給壓?

李陽一臉的無奈,滿心的苦澀。

回到家,吃過晚飯,李陽都打算回偏臥睡覺了,突然聽到浴室裡傳來一道嬌媚的聲音:“李陽,我洗澡不太方便,你進來幫我擦擦後背好不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