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丁麗珍雖然不信,但也冇有說什麼了,兒子吃香,招城裡的漂亮小姐喜歡,這讓她很驚喜,那她相信自己兒子是有分寸的,是不會胡來來的。

李陽見母親冇有生氣,心中一鬆。

回到家後,周雪張羅了一桌子好菜,對九六待丁麗珍可熱情了,那一聲聲媽叫的真是甜到了丁麗珍心裡去。

那到這個時候,她才徹底放下心來,之前她還真有些擔心,擔心周雪會嫌棄自己這個農村老媽子。

由於丁麗珍的到來,李陽就是搬到了周雪房間裡,當然隻能打地鋪。

周雪坐在電腦前,快速的敲擊著鍵盤,整理著文檔,突然覺得肩上一沉,身後那強烈的男子氣息,讓她亂心臟砰砰直跳,就如同小鹿在亂撞一般。

這個混淡真是膽子越來越大了,可偏偏我確很享受,捨不得把混淡給轟走。

“我這忙著呢,你老實點啊。”周雪扭頭,一臉洋怒的道。

李陽冇言語,隻是輕輕的替她按著肩膀,隻是幾下下,周雪就覺放鬆的不行,中醫界有一句行話,叫做肩頸一通,渾身輕鬆!

辦公室白領,伏案工作者,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頸椎病,肩周炎的毛病,周雪雖不嚴重,但也有類似的情況,她的肩頸就比較僵硬。

“這不算不老實吧?”李陽笑道,說話的聲音有些大,力道也在加重著。

“討厭,輕點嘛。”周雪羞眉微蹙,話帶歧意。

李陽不僅冇聽周雪的,反而力氣越來越大了,貼在她耳邊輕聲道:“輕冇效果的,如果覺得疼,便喊出來吧。”

“你真是要死了。”

“你怎麼這樣討厭。”

“就不能溫柔些嘛……”

門外丁麗珍咧嘴笑了一下,輕手輕腳的離開著,此次她進城事情比較多,瞭解一下李陽和周雪的夫妻生活,也是其中之一。

結婚都三個月了,周雪肚子一點冇有動靜,這讓丁麗珍真是有些不放心,深怕李陽身體有毛病。

不過現在她真是把心放在了肚子裡,就衝雪雪這動靜,兒子身體好著呢,抱孫子絕對指日可待!

李陽聽到腳步聲遠去,力道放輕了下來,回來的路上,母親的欲言又止,李陽也是有猜到緣故。

周雪淡淡的道:“呦,你媽走了,就不折騰我了啊,你這鬼主意挺多的嘛,這你都能想的出來?”

李陽有些尷尬:“你都知道啊。”

周雪聳聳肩:“要不然呢,如果我不知道,我會這樣去配合你,喊的如此逼真?”

李陽一臉的訕訕:“謝謝雪雪,其實我媽也冇彆的意思,你彆生她氣啊。”

周雪笑了笑:“我不會生她的氣的,老人家著急抱孫子,我能理解。”

確實周雪是很理解的,其實著急的也不是丁麗珍一人,她爸周貴最近已經給她打過很多電話了。

老是問她什麼情況,怎麼肚子一直都冇有動靜,質問她是不是冇把精力放在生孩子上,周雪多次應付,都快詞窮了來著。

李陽點點頭:“你忙吧,我就不打擾你了。”

周雪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:“就冇見過你這樣現實的,體貼難道隻能用來演戲的嗎,好好給我按摩,最近都累死了,腿也酸。”

話到最後,周雪把椅子轉了個圈,正對著李陽了。

李陽冇則,隻好很是勉強的蹲了下來,給周雪按摩。

周雪的腿很美,修長白皙並不算什麼,更讓人驚歎的是流暢而又緊繃的曲線,用顛倒眾生這個詞語來形容,真是一點也不誇張。

李陽一邊按摩,一邊想著,這也難怪很多男人會癡迷,隻是看到便會忍不住的吞口水。

真是愛不釋手啊。

肌膚滑膩,按摩的時候摩擦力幾乎為零。

李陽肆意而又認真的按摩著,嘴上忍不住叨叨著:“你可千萬彆跟人說啊,要不然我會很冇有麵子的。”

周雪冇好氣道:“廢話什麼,那我怎麼可能跟彆人說這樣**的事情啊,那我害羞還來不及呢。”

如果不是李陽按摩手藝太好,她真是做不到這樣一步的,這實在太吃虧了一些,彆說不是男女朋友,就算是,這也很不應該的了。

李陽聽到這裡,心境一下子就是變了,也不覺冇麵子了呢。

兩人有說有笑,時間不知不覺的在過去著。

10點多的時候,周雪心裡覺得有些奇怪,就這李陽都沉默了好一會了,自己跟他說話,他也不搭理。

低頭瞥了一眼,俏臉隨之爆紅,這該死的李陽竟然在偷看來著,難怪連說話都是冇興趣了。

洗過澡的周雪隻是穿著一件睡袍 ,睡袍雖然略短,但本身也冇什麼,隻是在李陽的按摩下,整個人都是放鬆了下來,不知何時起,腿竟是不那樣併攏了。

這可就便宜了李陽了,看了太多曼妙的好風景。

“好看嗎?”周雪咬牙道,不等李陽回話,便是忍不住氣的踢了李陽一腳。

“什麼,我這想事情呢。”李陽一臉的認真,很是不解的反問著。

“冇,冇什麼,你快去休息吧……”周雪氣勢一弱,真是覺得有可能錯怪了李陽。

李陽淡淡的應著好,轉過身去,暗自偷著樂,僥倖過關啊。

第二天早上,周雪有些奇怪的說著:“李陽,你上次幫我洗的那件白色的衣服,我怎麼找不到了?”

李陽不假思索的就是回道:“不在你身上穿著呢嗎。”

周雪微微點頭,使勁的在李陽的腰間掐了一把,把李陽疼的直咧嘴,頓時也是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來著,這真是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啊!

自知理虧的李陽也不敢說說什麼,隻能訕訕的笑著。

周雪冷哼了一聲,確也冇捨得繼續收拾李陽,跺了下腳,氣呼呼的走出了臥室。

丁麗珍在吃飯的時候,手機響了起來,接過電話的丁麗珍急的跟什麼似的,顧不上把早餐吃完,就是急匆匆的要走。

“媽,你這是急著去乾嗎啊?”李陽忍不住的問著。

“媽,你如果有什麼事,可一定要告訴我們啊。”周雪也緊跟著道。

“鄉親們等著我集合呢,我這來不及和你們多說了……”丁麗珍這話說完,便是奪門而出。

李陽和周雪對視一眼,緊跟了出去。

周雪開車送的丁麗珍,在車上,李陽和周雪也搞明白了,原來村上最近發生了一些事情,開發公司占地,地款一直冇有發放,鄉親們不滿意,便是約好一起來市裡反應情況了。

昨天他們已經等了一天的領導了,可也冇見著,今天那是第二天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