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五十八章

全場震驚!

“美女,麻煩幫我把項鍊給我包起來!”李陽楊著手裡的銀行卡,衝導購員淡淡的說道。

女導購盯著至尊龍卡,瞳孔放大,身子顫抖不已:“好的先生,我這就幫您把項鍊包起來。”

態度恭敬,臉色諂媚,於對待秦雄夫婦相比那是天地之彆。

“我莫不是眼花了吧,至尊龍卡,他竟然有至尊龍卡?”

“至尊龍卡可是身份的象征啊,不是說上門女婿,吃軟飯嗎? ”

“估計是小夥子為人低調,不喜張揚,這才被一些自以為是的傢夥給看不起了。”

“這下打臉啊,就某些人還看不起人家小夥呢,結果人家是頂級富少,嗬嗬……”

人群七嘴八舌,又是一陣議論。

秦雄和廖文娟聽到這些動靜,臉龐火辣辣的燙,內心也是無比的苦澀。

“不可能,這不是真的,他的銀行卡一定是假的!”廖文娟嘶聲喊道。

“我琢磨著也是,大家彆忙著震驚,我就敢斷言他手裡的這張卡裡麵一定冇錢!”秦雄緊跟著也是喊了一嗓子。

至尊龍卡全球限量髮型,最底辦理門檻也要百億起步。

一個百億富少怎麼可能去當上門女婿,連兒子的姓氏都做不了主?

假的,一定是假的,十有**李陽這張卡是從辦假證那裡辦來的,隻為裝筆啊!

周雪不由也是慌了,趕緊走到櫃檯前,低聲說道:“我們快帶著小北走吧,等會你卡裡冇錢,我們娘兩的臉都要被你丟儘!”

剛纔她還納悶呢,納悶李陽怎麼會有這種高規格的銀行卡?

當聽到秦雄夫婦的言論,便是心頭一明,李陽平常最愛裝筆了,真的有可能辦假卡,以求在人前顯擺。

李陽笑了一聲,安撫道:“放心吧,等買了項鍊,我就隨你去彆處逛逛。”

周雪氣的跺腳,放心?那她怎麼可能會放心?

這混淡真是太可笑了,還嚷嚷著幫她買項鍊呢,拿什麼買,手裡那張一毛都冇有的假卡嗎?

“刷卡吧。”李陽衝女導購說道。

“好的,先生!”

女導購把POS機捧起,雙手奉上,並冇有顯出半點的置疑,體現了極好的職業素養,儘管李陽這張卡絕多數是假的,但萬一是真的呢?

持有至尊龍卡的人物,她真的得罪不起啊!

全場的目光都投了過去,顯然也是對李陽將信將疑,是真是假,馬上見分曉!

“先生,請您輸入密碼!”

女導購甜聲提醒道,也帶著些許催促的語氣。

李陽揹著雙手,穩穩的站著,好似冇有聽見一般。

“你倒是輸入密碼啊,臥槽,至尊龍卡,百億富翁,你**的像嗎?”秦雄囂張說道。

“老公,他那是假卡,能有個屁密碼啊,死窮逼,這下我看你怎麼辦!”廖文娟雙手抱於衣前,冷笑不止。

他們夫妻兩見李陽半天不動,便是更覺有底氣了。

人群紛紛搖頭,都覺自己挺可笑的,那他們之前竟會想一個吃軟飯的廢物是身家過億的富豪!

周雪則是麵色冰冷,心裡都快被氣冒煙了,讓這混淡走,這混淡非不走,執意要讓她丟人現眼,顏麵掃地!

越想越氣,恨不能踢李陽一腳!

就在這時,李陽竟是扭頭,笑著說道:“雪雪,要不你來輸入密碼?”

“你!”

周雪咬牙切齒,直接快要被氣暈了,甚至都有了把李陽打死的心,他拿一假卡,冇辦法輸入密碼,確要自己來輸入,這是嫌自己還不夠丟人嗎?

“輸密碼啊,人家美女捧著POS機也會累的,另外大傢夥都可眼巴巴的等著呢?”李陽催促道。

“輸你妹!”

周雪心裡暗罵了一聲,但還是鬼使神差般的把手放在了POS機的鍵盤上,輸入了小北的生日,自打她失憶以後,兒子便是她的唯一,密碼之類的一直都在用周小北的生日。

滴,密碼輸入錯誤,清脆的機器提示音響起。

“哈哈,我就說這卡是假的吧,李陽煞筆玩意……”廖文娟哈哈笑道。

現場冇人迴應,甚至她的丈夫秦雄也冇有迴應於附和。

“對不住,小姐,密碼輸入錯誤,麻煩您在輸入一次?”

女導購腰彎的更低了,語氣也是比之前還要恭敬。

人群緊緊的盯著,一臉的詫異,密碼輸入錯誤,那便說明李陽這張至尊龍卡是真的,畢竟街頭辦假證那裡買來的假卡,可冇有過POS機於被P0S機識彆的功能!

周雪先是一愣,但很快也是意識到這一點,不由嚇了一跳,驚的白皙的掌心都出汗了,我的天,李陽這張至尊龍卡竟是真的!

“在試試?”李陽滿是笑意的說道。

“哦。”

周雪錯愕的瞥了李陽一眼,隨著便是伸出手來,輸入了自己的生日……李陽非要讓她輸入密碼,那密碼應該和她有關係纔對?

密碼正確,刷卡成功!

本次消費八百八十八萬,卡上餘額一百億三千萬!

機器的提示音再次的響起,聲音清脆之至。

啥?

這一瞬間所有人都是是懵了,密碼正確,刷卡成功了,價值八百多萬的項鍊心心相印被李陽買下了,另外卡上餘額超百億!

周雪也是傻了,膛目結舌,驚的下巴都快要掉了,她一直養著的廢物男人,竟是這樣有錢?

周雪以及圍觀人群隻是震驚,而秦雄,廖文娟夫婦則是嚇的魂不附體,站都快站不穩了,他們竟然嘲諷身家過百億的富豪?

“李老弟,哦不李先生,我剛纔隻是在跟您開玩笑,您千萬彆當真?”秦雄強行擠出一絲笑顏,隻是確比哭還要難看。

“李先生,我剛纔多有得罪,多有得罪,我跟您道歉,您隻要肯原諒我,讓我做什麼,我都願意……”廖文娟咬著嘴唇,可憐巴巴的說道。

百億的富豪想整垮他們便跟玩似的,他們想著剛纔對李陽的百般嘲諷羞辱,不由心裡一陣陣後怕,恨不能給自己兩巴掌!

萬一李陽不原諒他們,那他們可怎麼辦,隻能死路一條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