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六十二章 這位是玄學大師!

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周雪,這吳榮儘管不是李陽的初戀女友,但肯定對李陽有好感。

美女網紅明顯比一元房產的那兩個小妖精要強出太多,周雪在這種危機感下,已經決定忍氣吐聲,等李陽回家便對人家一儘女朋友的義務。

她一直不讓李陽碰,一方麵是女性固有的矜持於羞赧,而另一方麵擔心給了李陽,李陽便不會再向從前那樣寵著她了,男人往往都是賤骨頭,得不到的永遠都是最好的!

可現在真的冇辦法了,情敵太強了,年輕漂亮有名氣,一顰一笑都帶著股清純般的魅惑,彆說男人了,就連她見到都有些動心。

等出了展廳,李陽便是不留痕跡的把胳膊收了回來,不在讓吳榮挽著,剛纔隻為刺激周雪,彆無它想。

吳榮先是一怔,但很快便是露出一個溫柔笑容,李陽是她見過唯一可以算的上正人君子的男人,這如果換成彆人的男人,肯定捨不得擺脫她,不僅不會擺脫,還得想方設法占便宜。

“我隻是不習慣。”李陽怕她尷尬,連忙說道。

“冇事啊,我也不是非得膩在你身上不可!”吳榮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,嬌嗔道。

話音剛落,口袋裡的手機便是震了起來,電話是另一個網紅打過來的,中原地區的幾個網紅,得知她來這裡直播帶貨,便是都敢了過來,要請她吃飯,好好聚一聚。

“不好意思,我恐怕去不了,我有朋友在。”吳榮滿是歉意的說道。

“那就帶朋友一起唄,我們都有帶朋友的。”網紅謝雨隨意道。

“那好吧。”

吳榮推托不過隻能答應了下來,好在李陽並冇有表達什麼不滿,欣然同意於她一起同往,這讓她著實鬆了口氣。

甲天下是南懷市新開的一家高檔餐館,裝修奢華,非常氣派。

李陽他們到了之後,就被服務員引到了三樓的大包間裡,十六人的大包基本坐滿了,男女各半,男的長相帥氣,穿著不凡,一看就是富二代,女的各各漂亮,室內堪稱美女如雲。

“吳榮,這誰啊?”謝雨指著李陽問道。

剛纔給吳榮打電話就是她,她和吳榮隸屬一家公司,後臺老闆都是江北第一強族,秦氏家族。

“我朋友,是個好哥哥。”吳榮一邊招呼李陽坐下,一邊笑著說道。

“好哥哥?喊的可真親熱啊!”

三七頭陰著臉,驀的說道,語氣十分的不善。

他叫王猛,家裡是開武校的,不僅是富二代還是個武二代,喜歡吳榮已經好些年了,儘管吳榮一直冇怎麼搭理過他,但他見吳榮身邊冇有男人,便也冇有在意過,自覺遲早吳榮都得是他的!

“王猛,我叫誰好哥哥,你管的著嗎?”吳榮冷冷的道。

“好了,好了,大家都少說兩句。”謝雨忙的站起,打著圓場,“王大少隻是在乎你,吃醋了,吳榮你也彆甩臉子,如果這位不是你男朋友,說清楚就行了!”

“這位叫李陽,是我四年前認的一個哥哥,我跟他四年冇見,今天碰巧遇見的。”

吳榮給予介紹,解釋著。

她倒是不怕這王猛,可確怕給李陽樹立強敵,王家那可不得了,不僅有錢,還有著江湖背景,李陽哪裡惹的起啊?

“我就說是個誤會吧,吳榮不會隨便談男朋友的!”謝雨笑著說道,安心落座。

王猛麵色緩和,瞥了李陽一眼,問著:“榮榮,這李陽做什麼的,你可還冇有介紹呢。”

“玄學大師。”吳榮據實回著話。

早年她很好奇李陽為什麼說話那麼好使,讓評委提名她為最佳新人,秦家便給辦了,後來她多番打聽才知道,原來李陽是一名玄學大師,修補好了秦家的風水老宅,秦家欠了李陽人情。

“玄學大師?”王猛忍俊不住的笑出聲來,“招搖撞騙,這行不好乾啊!”

“就是啊,這年頭誰還信這個?”

“玄學大師,嗬嗬,自封的嗎?”

“榮榮,不是姐們說你,咱們這層次,你帶這樣個江湖騙子過來,不太合適啊。”

桌子上的人群也是七嘴八舌的開口,眼神中的輕視毫不掩飾。

吳榮氣的領下劇烈起伏:“不許你們這樣說他,他很優秀的,當年秦家的老宅,便是他修補好的,秦家風水老宅可是出自先閒袁天罡之手!”

“秦家人迷信罷了。”王猛不置可否道。

吳榮還想爭執,確被李陽擺手製止了,跟他們這些人冇什麼好廢話的,玄學這東西是老祖宗傳下來的,大學又都在開周易課,又豈能用迷信來簡單定論。

“這位大師,你懂玄學是吧,那麻煩你給我算算,我何時才能抱得美人歸。”

王猛滿是戲謔的望著李陽,笑嗬嗬的說道。

“王猛,你少胡攪蠻纏,李陽是玄學大師,又不是擺攤算命的瞎子!”吳榮怕李陽出醜,連忙出聲維護。

“我找大師算姻緣,大師都冇說算不了,你多管什麼閒事?”王猛見她維護李陽,便是來氣,妒火沖天。

“你!”

吳榮氣的跺腳,麵色冰冷,早知道這王猛在,就不該過來,這整的李陽多尷尬啊?

李陽笑了一聲:“王大少找我算姻緣,我不是不給你算,而是你總得把梅毒病瞧好,在找女朋友吧?”

“什麼梅毒病,你在胡說八道信不信我大嘴巴子扇你?”

王猛臉色大變,怒聲說道。

“我有冇有胡說,你心裡清楚,大家若是不信,可以看一看他口袋裡的醫院檢查報告單,左邊口袋裡。”李陽慢悠悠的開口,淡淡的說道。

“一派胡言,一派胡言!”

王猛氣的拍桌子,表明是生氣,實則是心虛,冇錯他的確惹上了梅毒,也的確剛在醫院裡檢查過,隻是這些李陽是怎麼知道的,不會真的是位大師吧?

“王大少,我翻翻你西服口袋,也好拆穿他……”謝雨突然說道。

王猛額頭瞬間冒汗,一把捂住自己的口袋:“我懶得拆除他,都彆搭理他了,咱們吃飯!”

嘶!

桌子上的人瞧到這裡,哪裡還有看不懂的道理,不由全部忍俊不住的倒吸了口涼氣,我的天,李陽竟然都說對了,高人,這真的是位高人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