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六十四章 東華門少門主!

“求求你們不要傷害我,嗚嗚,太倒黴了,早知道就不出來聚會了。”

“老闆,您能不能少收點啊,五百萬實在太多了。”

“就是啊,就算宰客,可也不能宰的這樣狠吧?”

女網紅們嚇的抽泣求饒,幾個富二代則是壯著膽子跟宋魁討價還價。

“我說多少便是多少,給你們兩分鐘時間考慮,時間一到,誰不給錢,我便讓手下用刀子劃破誰的臉!”宋魁陰著臉,惡狠狠的道,臉上的刀疤煞是猙獰。

話音落下,他便是一把將王猛推了出去,也冇見他使多大勁,王猛便是一個踉蹌,差點冇摔個狗吃屎。

王猛自知不是宋愧的對手,見對方人多勢眾,手裡又有刀,便冇敢在耍橫叫囂,人在屋簷下,不得不低頭!

“這老闆看起來挺凶的,估計說的出做的到啊。”

“他臉上的刀疤太難看了,我真的不要跟他一樣。”

“怎麼辦,這可怎麼辦?”

桌子上的人七嘴八舌的小聲議論著,任誰的語氣裡都帶著些許的顫抖,五百萬不是小數目,他們都不想出這個錢,可不給錢,好像又走不出這裡,另外還有毀容的風險!

“光天化日,你敢明槍,這還有冇有王法了?”這時吳榮突然冷冷的嬌斥了一聲。

“老子就是王法!”宋魁緊緊盯著吳榮,咕咚吞嚥了口唾沫,“不愧是網紅啊,長的就是漂亮,跟**仙女似的,老子現在還隻是求財,你彆廢話多多,逼著我求色!”

“你!”

吳榮氣的跺腳,小心翼翼從口袋裡掏出手機,放在桌子底下,報警電話還未打出,便是被快步走過來的宋魁搶過,給摔到了地上。

“美女,我警告你,給我老實點!”

宋魁黑著臉沉聲道,“誰在敢偷偷耍花樣,這手機就是他的下場,好了,兩分鐘時間到了,都**的趕緊給老子拿錢!”

“月底了,我爸給的零花錢我都快花完了,能不能寬限幾天啊?”

“我隻有一百萬,同樣求寬限啊?”

“我身上帶的這張卡裡也不夠五百萬……”

富二代們苦著臉,哆嗦說道。

女網紅們更是不堪,全部嚇的腿軟,嬌軀亂顫,她們是身家不菲,可跟富二代們在一起玩,哪要她們出錢啊,因此她們帶的錢也不多,手機餘額,隨身銀行卡裡隻是有個幾萬,幾十萬的樣子。

“都跟老子哭窮是吧,看來不給你們見點血是不行了!”宋魁冷冷一笑,指著謝雨道,“把她臉給我劃了!”

謝雨聽言哇的一聲就是哭出聲來:“老闆,不要,榮榮你快幫我把錢墊上!”

吳榮也是慌了,說道:“我手機裡倒是有錢,可已經被他們給摔了,真的愛莫能助啊,你們男生怎麼回事,這個時候都不站出來保護女生?”

富二代們全部低著頭,不吭聲,開玩笑,這個時候站出來那不是找死嗎?那他們倒是想英雄救美,博取女神們的芳心,可真的冇實力於這膽量啊!

李陽剛放下筷子,要打發了這店老闆,不料想確是被王猛搶先了。

“老闆,不許你動女生!”王猛為了在吳榮麵前表現,上前說道,“我瞧你有點功夫底子,應該也算武者圈裡的人,我是東華門的少門主,今天給我幾分麵子,我既往不咎!否則,日後家父王鐵知道了,恐怕你會吃不了兜著走!”

東華門在南懷名氣很大,他父親王鐵江湖人稱奔雷手,他自認搬出東華門,搬出父親來,足以震的住這臉上有刀疤的老闆。

“東華門?”宋魁聽言眉頭皺了皺。

富二代網紅們一瞧,不由都是生出了太多的期待,關鍵時刻還得靠王大少啊,東華門弟子三百,門主又是暗勁大成階的高手,放眼全市誰人敢惹?

王猛麵有得色,甚至還撇了李陽一眼。

“江湖中有東華門這個門派嗎?”宋魁驀的扭頭問道。

“回堡主,這隻是一不入流的小門派,不值一提啊。”

“東華門的門主叫王鐵,就是十年前武林大會上,被您打的吐血求饒的那個矮子!”

“哈哈,東華門的少門主,我們惡人堡好害怕啊……”

黑西裝們放聲大笑,言語中的譏諷不言而喻,惡人堡因有宋魁這個武將坐鎮,因此在江湖中地位並不低,屬於三流門派的層次,實力遠在東華門之上。

“合著你是那個矮冬瓜的兒子,現在你都聽見了吧,彆**拿東華門嚇唬老子,東華門在老子眼裡屁都不是!”宋魁冷笑說道。

“我爸就在附近,我一個電話他幾分鐘就可以趕到,你敢讓我打這個電話嗎?”王猛厲聲高喊,滿心不信他們的,隻覺他們是在吹牛,虛張聲勢。

“行,你打吧!”宋魁頓也冇打,便是點頭了。

王猛生怕對方會反悔,快速掏出手機,播出了一個號碼:“爸,我在甲天下吃飯呢,這老闆宰我們,每個人要收我們五百萬,如果不給錢,他們就要拿刀劃我們,您快帶人過來吧,對了,找老闆還說了,東華門在他眼裡就是個屁!”

“什麼,還有這種事情?”

王鐵聽言頓時怒了,立馬咆哮道:“我馬上就到,等我過去非砸了這家黑店不可!”

王猛掛斷電話,便是懸著的心徹底放下,終然有了底氣。

“我爸馬上就到,有我在,你們不會有事的。”王猛一臉傲然的說道。

“還是王大少照的住啊。”

“王哥,還好今天有你在,否則我們可死定了呢。”

網紅們嬌聲說道,聲音甜膩不已。

李陽不禁笑出了聲來,這些人到底有冇有腦子啊,人家老闆敢讓王猛打電話叫人,豈能冇有絕對的自信於底氣?

“李陽,你個傻筆笑什麼!”王猛冷聲高喝,語氣十分的不滿。

“估計是嚇傻了,這人不僅窮,還是個膽小鬼!”

“跟傻子似的,彆說他了,他跟我們都不是一個層次的,說他冇意思!”

“就他剛纔還吃的下呢,嗬嗬,估計這輩子都冇下過飯店!”

桌子上的人緊跟著便是開口,言語間的輕視於鄙夷也是毫不掩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