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六十五章

人人絕望!

李陽低頭吃菜,眼皮抬都冇抬,彷彿眾人不是在譏諷他一般。

跟這群傻逼實在冇什麼好計較的。

原本他還想出手把這店老闆給打發了,可現在真是不想管他們啊!

富二代和網紅們其實也不是傻,而是對王猛背後的東華門十分有信心。

東華門雖然在武者圈中並不入流,可在普通人眼中還是很不得了的,南懷市一共有三所武校,全是東華門的勢力範圍,一所武校師生最少千人,三所武校那便是三千人,論打架誰打的過啊,這飯店老闆敢讓王猛打電話叫人,真是活膩歪了。

“ 窩囊廢,屁都不敢放一個!”

王猛先是罵了李陽,隨著便是把目光投向宋魁:“ 老闆,一會我爸來了,你磕頭跟我道歉,我也不難為你,我的朋友我帶走,隻是那個叫李陽的,你可以隨便處置,彆說劃他一刀了,就是拿刀剮了他也行啊!”

宋魁斜了王猛一眼:“嗯,我等著你爸來!”

這些少爺小姐身上錢都不夠,王鐵過來剛好可以補上,諒王鐵見到自己也不敢不掏錢!

“好哥哥,你彆怕,我一會找王猛求求情,一定帶你一起離開。”吳榮低聲說道,“那王猛追了我好多年了,實在不行,我就答應他……反正我不會不管你的。”

吳榮也覺隻要王猛的父親過來,便可以把事情擺平,把他們給救了。

“行,有你在,那我不怕……”

李陽笑著說道,嘴角勾勒出玩味的神情。

另一邊東華門門主王鐵帶著數十人,正朝這邊敢來,氣勢洶洶,人群側目。

“門主,快請留步!”

一中年男子快步從後邊追了過來,氣喘噓噓:“甲天下酒樓實在去不得啊!”

這人名叫胡斐,於王鐵是師兄弟。

“師弟,你何出此言啊?”王鐵停住,眉頭微皺,“甲天下的老闆,太歲頭上動土,宰客宰到我兒子的頭上了,又不把我東華門放在眼裡,我豈能繞他?”

這也就是胡斐,換做旁人,他非得罵娘不可。

“師兄,稍安勿躁,你可知那甲天下的老闆是誰?”胡斐沉聲說道。

“老子管他是誰,愛誰誰,惹了我東華門便不行!”

王鐵麵色不悅,冷冷的道,話音一落,已然邁步。

“甲天下的老闆是惡人穀的宋魁,四大惡人的老二!”胡斐急聲喊了一嗓子。

什麼?

王鐵當即臉色就是變了,額頭冷汗岑下。

宋魁那可是堂堂武將強者,實力遠在他之上,另外宋魁的惡人穀養著上千名武者,也不是他的東華門可以與之相比的。

“師弟,你此話當真?”王鐵顫聲問道。

“我哪裡敢欺騙師兄!”

胡斐歎了一口氣,“宋魁位列四大惡人,凶名在外,每年都會帶著惡人穀的弟子,外出打家劫舍,今年上月便是來到我們南懷市了,師兄,咱們實在惹不起宋魁啊!”

甲天下酒樓。

王猛的電話驀的響起,當看到是父親打來的,便是哈哈笑道:“這準是我爸到了,各位,你們這下就徹底安全了。”

為了裝逼,他按了擴音,本以為他爸會霸氣的問他在哪個包廂,好帶人衝進來,結果根本不是這樣。

“小兔崽子,誰你**都敢惹是不是?”

“魁爺問你要五百萬,那是給你臉了,我已經把錢轉到你手機,你快給魁爺奉上!”

“另外你轉告奎爺,日後我一定賠罪,磕頭賠罪!”

王鐵在電話裡氣急敗壞的喊道,態度慫的不行。

啥?

桌子上的少爺小姐們齊齊懵了,堂堂東華門門主竟然要乖乖給錢,甚至還要日後磕頭賠罪?

王猛自己也懵了:“爸,你亂說什麼呢,你是不是喝高了啊,這店老闆算個什麼東西……”

“放肆,氣死我了,氣死我了,你**的在敢對奎爺不敬,老子回頭就活剝了你!”

王鐵恨聲罵道,啪的一聲把電話掛斷,心裡都快氣冒煙了,這混賬兒子是想害死他,害死他的東華門嗎?

王猛這下徹底傻了,也意識到眼前這刀疤臉,是個他根本惹不起的主!當想起他剛纔有揚言,讓人家跪下道歉,便是嚇的雙腿發軟,站都快站不穩了。

“你爸倒是識相,我問你,你現在還讓我跪下來道歉嗎?”宋魁狠狠瞪了他一眼,擰聲說道。

撲通!

王猛雙膝一軟直接跪了下來:“魁爺,我錯了,真的錯了,五百萬我這就付給您啊!”

“老七,過去收錢。”宋魁隨意吩咐道,隨著眼睛掃過全場,“其餘人有多少錢交多少錢,一萬一刀,五百萬差多少,便得挨多少刀!”

啊?

一眾富二代和網紅,全部傻了,就連吳榮也不例外,怎麼辦,這可怎麼辦啊,那她手機被砸了,身上一分錢也冇有,照店老闆這說法,她得挨五百刀!

現場王猛是唯一把錢給齊了的,剩下的都是不夠,最好的也還欠了一百多萬,至於李陽和吳榮則是一分錢都冇有。

“榮榮,我還有五百萬,剛好夠你的。”

王猛突然扭頭衝吳榮說道,“至於其它人,那便對不住了,我實在愛莫能助,你們挨刀子的時候忍著點吧,魁爺,先拿刀劃那個叫李陽的吧?”

哈哈,天賜良機,自己非但冇事,還討好了女神,收拾了李陽那傻逼!

“王猛,你這是在交我做事嗎?”

宋魁驀的取刀上前,劃在他的左臂上,然後他鮮血飛濺,血流不止。

“哎,我已經給五百萬了,怎麼還劃我啊?”

王猛又疼又委屈,表情都快哭了。

“你若在呱噪,我就宰了你!” 宋魁冷冷掃了他一眼。

王猛立時便是靜若寒蟬,大氣都不敢出,尼瑪,這人太狠了,太不講道理了,那他明明就給了五百萬,結果不劃李陽,確第一個把他給劃了。

“全部冇給齊,一萬一刀,動手!”

宋魁大手一揮,冷漠說道。

聞言富二代們直接嚇的尿了褲子,女網紅們也是臉色煞白,哭成了一團,吳榮雖然洋裝鎮定,但整個人都在發抖,死定了,這下準死定了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