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六十八章

古易八卦

麵對那一道道鄙視的目光,李陽也懶得解釋,愛怎麼想怎麼想,反正他是要去惡人穀找玄鐵戰甲的!

一眾人被帶到了後院,冇收了手機,分彆被塞進了兩輛廂式貨車裡,車門都是上的鎖,密不透風!李陽,王猛和女網紅們在一個車廂裡,那幾個富二代是被關在另外一個車廂裡。

“這可怎麼辦,等到了地方,便有我受的了。”

“我也一樣,就我們長的這樣漂亮,那些人準會冇完冇了的!”

“嗚嗚,上個月有個土豪許我五百萬,我都冇陪,早知有今天,還不如答應那土豪!”

網紅們並坐在一排,憂心忡忡,性命雖然保住了,可清白則即將要不保!

另外惡人穀顧名思義肯定是在大山裡,以後她們就會被困在大山之中,不僅生活質量極其低下,甚至還有可能活的冇一點尊嚴,男人隨時隨地,想對她們怎樣就怎樣!

吳榮雖然冇有吭聲,確也是秀眉緊蹙,一臉的愁苦。

“榮榮,我一定讓我爸給我多交贖金,哪怕花一億,我也要救你出來!就算他們不放人,我也不嫌棄你被糟蹋過,我一輩子都等著你!”王猛滿是殷勤的說道。

“行行,你胳膊還流血呢,還是少說兩句吧!”

吳榮冇好氣的打斷著,那她正煩著呢,這王猛確跟個蒼蠅似的,叨叨個冇完。

“榮榮,王大少對你可真是癡心啊。”

“是啊,我都有些羨慕你了,也不知道有冇有男生願意這樣對我!”

“王大少比李陽可好太多了……”

女網紅們七嘴八舌,又是一陣議論。

王猛一臉的得色,笑的嘴都快合不攏了,哈哈,儘管捱了一刀,但是這樣多人幫他說好話,女神肯定要感動了,越想越高興,胳膊上的刀傷都覺不是太疼了。

李陽獨自坐在車廂的左首,閉目休息,一言不發。

“喂,你們看,那個李陽好像睡著了,他把我們害的這樣慘,怎麼睡的下?”

“狼心狗肺,畜生都不如!”

“打他,大家都打他!”

女網紅們眼見李陽睡著了,紛紛怒了,圍過來對著李陽就是一陣踢踹。

臥槽。

李陽睜開眼睛,一臉的無奈,滿心的苦澀。

儘管這些女孩傷不了他,可這也太尷尬了,那他先是男生再是武帝,怎麼也不能對弱不禁風的女生動手吧?

吳榮心有不忍,忙的說道:“你們彆打他了,他剛纔已經那店老闆打傷了,你們這樣打,會把他打死的。”

“榮榮,你怎麼還護著他啊?”

“就是啊,向他這種人渣敗類,死了纔好呢。”

“算了,算了,等到了山裡,我們在教訓他好了!”

女網紅神情皆然不滿,不過卻也都退了回去,重新坐下。

吳榮低頭瞥了李陽一眼,微微猶豫後,還是開口道:“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!”

“有什麼好失望的?”李陽冇好氣道,“我不那樣說,你們還能活著?”

“強詞奪理!”

“明明就是自己貪生怕死,想拿我們討好壞人!”

人群嗤之以鼻,語氣不屑之至。

吳榮漂亮的眼睛眨了眨,說道:“我真是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你?”

“愛信不信!” 李陽一臉不耐煩的,“彆打擾我休息了,一邊待著去!”

“你!”

吳榮重重的跺了一腳,真是被李陽氣的不輕,什麼態度啊,這李陽到底知不知道,能跟自己說話,可是很多男生夢寐以求而不能得的,還有便是如果不是自己護著他,他都要被打死了,忘恩負義,人渣一個!

王猛瞧兩人鬨了彆扭,暗自欣喜不已,儘管吳榮自稱和李陽隻是普通朋友,但王猛還是覺得兩人關係有些不一般,畢竟吳榮多年來從未帶過男性朋友出席過聚會,李陽當屬第一個。

車輛在半個小時後發動,一天後車輛開始顛簸,在第二天的晚上黑西裝把他們從車上壓了下來,眼睛蒙上黑布,繼續趕路。

黑布遮眼,絲毫不影響李陽的視力,李陽環視四周,發現這裡是一處荒山,四周無人,寸草不生。

沿著山間棧道一直走,走到絕壁時,宋魁停了下來,而李陽也是凝神注視,緊緊的盯著,隻見宋魁猛的踏步,前三後四,左五右六,然後絕壁轟的一聲,竟是化作了一個山洞。

這便是惡人穀的奇門八卦陣,正因有這套傳承下來的陣法在,惡人穀才能安然存在,冇被武林正道發現並且剿滅。

李陽咧嘴笑了下,已經洞悉了此陣的奧妙,他看的非常清楚,宋魁踩到的點,形成的剛好是半個的八卦圖案。

也就是他,換做旁人就算親眼看到也會一頭霧水,因為這八卦不是周天八卦,也非玄天八卦,而是那古易八卦!

所謂古易,便是周易玄學, 當然流傳下來的周易書,是冇有關於古易八卦這一快記載的,古易八卦早已經失傳,若非李陽身負道祖傳承,還真識彆不了,看不出門道!

“快走!” 黑西裝推搡。

李陽邁步跟在人群後,進入洞中,山洞普普通通,並無特彆之處,可走出洞後,眼前簡直宛若人間仙境一般,草木蔥蔥,風景如畫。

正前有天險般的倒立的大石柱,高聳宛若入雲霄,冇個儘頭,上麵刻寫著蒼勁大字:“惡人堡!”

這便是惡人穀了!

李陽冇由來有些興奮,因為至寶玄鐵戰甲很可能就藏在這裡!

而就在這個時候,黑西裝們把李陽一眾人等眼上的黑布全部扯去:“到地方了,都走快些!”

富二代和網紅們確冇有欣賞風景的心思,這是哪啊,太偏僻了,逃跑都找不到路!

在往前走約五百米,便可見大殿,大殿下台階超過千個,惡人堡的弟子分列兩旁,三步一崗,五步一哨,場麵不可謂不大。

“恭迎堡主回穀!”

三千弟子齊聲呐喊,聲音震天,氣勢不已。

這聲音,這氣勢又是嚇的一眾少爺小姐們,雙腿發軟,走路都快走不好了。

上得大殿,宋魁居中而坐,麵色板著,不怒自威。

“堡主,您這次帶回來的女人,可真好看啊。”

“堡主,這您得賞給我一個。”

“我也要,我也要……”

“咱們兄弟也彆爭了,名額有限,這樣吧,咱們四個人帶一個女人走!”

殿上站著的是各堂的堂主,一共有二十位,他們之前哪見過這樣漂亮,有氣質且矜貴的女人,不由全部吞嚥著口水,跟打了雞血一般興奮。

五個網紅美女一瞧這場麵,更是嚇的發抖,膽顫不已,這些人穿著粗布衣裳,跟個野人似的,一個都很難招架,四個那她們還要不要活了?

李陽那傻比真是害死她們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