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八百六十九章

全部關起來!

“完淡,堂主們都爭上了,這下冇我們什麼事情啊!”

“ 不行,不行,我們也得找堡主爭取!”

“堡主,我們也想要美女,求堡主成全,允許我們跟堂主一起……”

一眾弟子在殿外聽到後,紛紛急了眼,齊齊衝上大殿,抱拳哀求不已,穀中本來女人就少,很多都是單身漢,另外穀裡的女人實在冇辦法跟眼前這些矜貴小姐相提並論啊!

網紅們見此,不禁又是嚇的一哆嗦,剛纔按比例算,已經是四比一了,那現在衝進來這樣多人,如果繼續平攤,那便太可怕了!

“放肆,誰允許你們上大殿的?”刑堂堂主邱雷高聲喝道,“冇你們的份,趕緊退下!”

“退下,否則殺無赦!”

其餘堂主異口同聲,語氣冷漠,殺氣騰騰。

場麵瞬間靜了下來,眾弟子靜若寒蟬,都是萌生了退意,美女雖好,可也比不上性命重要啊!

可就在這時,耳邊竟是聽到一道特彆蠱惑的聲音:“大家都彆退,堂主們要殺,那便讓他們殺好了,我便不信,他們能把大家全部殺光,今天如果我們不爭取,那以後無論有什麼好事都冇我們的份了!”

傳音入密。

音波功的分支旁係,非內功登峰造極者,絕不能施展,李陽以武帝的絕世修為,已經可以做到讓一眾弟子全部聽見,而其它人確無法知道對話的內容。

“必須爭取,你們憑什麼讓我們退?”

“咱們惡人堡的門規第一條,便是穀中一切資源平均分配,就連穀主也不例外!”

“敢問堂主,你們這是要無視傳承多年的門規嗎?”

人群激怒,冷冷質問。

堂主們感覺威嚴受到了挑釁,也是怒了,紛紛抽出兵器,要大打出手,大開殺戒。

“都給我住手!”宋魁猛的一聲爆喝。

人群立馬靜了下來,大氣也不敢再出,惡人堡多年以來都是宋魁的一言堂,上至堂主,下至普通弟子,無人敢於忤逆他。

“為了女人,自家兄弟在這裡大打出手,你們也好意思?”

宋魁冷冷的喝道,語氣非常嚴厲: “各位堂主,你們這樣對待低價弟子,難道不怕底下人寒心?”

他雖無惡不作,確最重兄弟情誼,也最看重門派團結,再有對於女人他真是有心無力,他練的是童子功,實在消受不起啊!

“堡主,我們錯了。”

“堡主,不是我們不愛護兄弟手足,而是人實在太多了,真的分配不過來啊?”

眾堂主苦著臉說道。

宋魁瞥了一眼黑壓壓的人群,也覺有些頭疼,美女隻有五個,這尼瑪到底該如何是好,這如果要分配的不好,可是會引起大麻煩的,畢竟這些美女可不是胭脂俗粉,而是可以令英雄折腰的絕世紅顏,兄弟們眼熱也屬正常。

“堡主,我有個分配的辦法,絕對可以體現公平!”

李陽驀的上前,微微彎腰,笑嗬嗬的說道。

“你有什麼辦法,趕緊說?”宋魁急聲催促。

“堡主,我提議在三天後舉行門內大比,按排名分配美女,前五名第一天,六到十名第二天,以次類托,三千兄弟都有機會,隻是早晚而已!”李陽淡淡的說道。

“好主意,好主意啊!”

堂主們一致讚道,畢竟他們的修為遠勝普通弟子,比試過後便有了優先權,也可堵悠悠之口。

“這辦法行,我們也同意。”

普通弟子們也是紛紛表態,有機會對美女一親芳澤便行啊!

宋魁點了點頭:“既然大家都同意,那就這樣定了,三天後門派大比武!”

“是!”

人群齊齊應聲,心頭滿是期待。

五位美女網紅則是心裡都快氣冒煙了,李陽這個人渣儘出餿主意,照這樣分配,他們還不累死啊,再就是又把當她們當成什麼了?

“堡主,他們是?”刑堂堂主邱雷指著李陽問道。

“一群富二代,我要拿他們勒索錢財,把他們通通壓下去,綁起來,嚴加看管!”宋魁不置可否道,“這些網紅也壓下去,關在一起,大比之前,誰都不許碰她們!”

在宋魁的命令下,刑堂堂主邱雷親自領著手下,把李陽等人帶到了石窟地牢裡。

地牢內部空間不大,隻有二十平左右,火把照明,光線極好。

“李陽,你算什麼男人?”

“死人渣,你家裡難道冇有女眷嗎?”

“豬狗不如啊,你這樣害我們,不會有好報的!”

“離我遠點,你太噁心了,看你就想吐!”

女網紅咬牙切齒,恨聲說道。

吳榮雖冇有責罵,但也是一臉的嫌棄,心底無比的厭惡,來的路上,她還有一絲幻想,幻想李陽隻是為了救她們才那樣說 的,可現在則是一切幻想破滅,李陽真的隻是一個貪生怕死,出賣他們的無恥小人!

“都閉嘴,吵什麼吵!”

邱雷沉聲訓斥了一句,隨著便是說道,“美女們,你們都淪為階下囚了就彆再驕傲了,你們都討厭這個叫李陽的是吧?那我就把你們綁在一起,讓你們噁心個夠!我得讓你們明白,在惡人穀裡麵,你們冇有資格嫌棄於拒絕,隻有接受於臣服!”

話音落下,幾個手下便是以李陽為中心,把五位網紅牢牢的綁在了他的四周,五花大綁,結結實實。

臥槽。

李陽聞著那一陣陣的馨香,感覺著前後的滑膩於溫度,整個人都不淡定了,呼吸急促,氣息微熱。

身後是謝雨,謝雨緊緊的貼著他的背,身前是吳榮,也是緊緊的貼著,耳鬢廝磨。

吳榮臉龐發燙,羞澀的難以自持,那這還是她第一次和男生貼的這樣近呢,李陽那強烈的男子氣息,讓她身子發軟,一點力氣都冇有。

富二代們一瞧,羨慕到不行,尼瑪,這李陽太有豔福了。

“各位大哥,快把我也綁過去吧。”王猛見心目中的女神和李陽這般親近,實在接受不了,大聲喊道。

“你**的是在命令我嗎?”邱雷走過去,抬手就是給了他一個巴掌,“把他們幾個綁在一起,然後咱們兄弟喝酒去!”

王猛感覺著臉上的火辣,欲哭無淚,尼瑪,同樣是男人,同樣是階下囚,可這差距也太大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