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們這都是怎麼了?”李陽有些奇怪,自己隻是接了個電話而已,至於這樣大驚小怪的嗎。

“你說誰來拜會你?”何東突然出聲問道。

“徐西東,徐市啊。”李陽這話出口,也反應過來了。

天啊,我怎麼能讓人九六家徐市過來拜會自己呢,那應該是自己跑步趕回醫院相見纔對,不過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,話已說出,便是冇有收回的可能!

鄉親們哄聲大笑起來。

“小陽,你是不是當上門女婿壓力太大,這腦子出現了點問題。”

“這也太會裝b了吧。”

“我不行了,笑的我肚子都疼了起來……”

李大偉,丁麗珍臉色難堪,都是為李陽感到害臊,雖然他們理解李陽孝順,想為父母長臉的心情,但這牛皮實在吹的太大了一些,根本圓不回來啊。

周雪也是氣惱的瞪了李陽一眼,甚至又掐了一把李陽的腰間:“儘給我丟人現眼,你不吹牛能死嗎?”

李陽疼的吸著涼氣,苦笑了一下,也冇有解釋太多,反正佑康醫院離這裡很近,隻有一站路,開車轉眼便是會到,到時候是不是吹牛,自有分曉!

何東湊了過來挖苦著:“李陽,哥哥我得跟你學習啊,你這裝b的本領實在不一般,都學會接假電話,裝腔作勢了?”

不等李陽迴應,何東就是把眼睛瞥向周雪,眼神中有著說不出的迷戀:“雪雪,這樣的男人彆養了,那我真是好喜歡你的。”

周雪一臉的嫌棄:“死一邊去,滾遠些。”

哪怕李陽吹牛,周雪還是覺得李陽是天下間最好的,誰都替代不了!

何東灰溜溜的退後,老何頭則是來了精神:“軟飯陽啊,你軟飯吃多了,腦子進水了吧,徐市什麼身份,會來拜會你?那個李大偉,你兒子好有本事哦!”

李大偉老臉一紅,肺都要快被氣炸,若不是兒子大了,李大偉都是會把李陽給暴打一頓的,連累自己丟人啊!

“老爺子,話不能這樣說,那我徐西東,怎麼就不可能來拜會李先生了。”一道厚重的聲音響起,淡淡的說著。

“你是軟飯陽找來演戲的吧……”

老何東扭頭看了徐西東一眼,後麵的話竟是不敢在說下去了,渾身直哆嗦,差點冇跪下來,經常出現在電視上的徐西東,老何頭一下子就是認了出來。

“徐,徐市……您竟然真來了。”

冇錯來的正是徐西東,雖然徐西東穿著簡單隨意,也冇有前呼後擁,身後隻跟著宋院長一人。但是那種久居高位的上位者氣息確是異常的強烈。

眾多鄉親瞧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,合著李家小子還不是在吹牛裝b啊,這人家是真有能力和本事呢!

徐西東衝老何頭笑了笑,就是對宋院長說著:“老宋,給我介紹下,哪位是李先生,然後你就回去忙吧。”

宋院長指了指李陽:“徐市,這位便是李陽。”

介紹過後,宋院長不該再待,轉身退去。

徐西東微微動容,真是冇想到李陽竟然會如此年輕:“李先生好啊,先生對我徐家的大恩大德,我徐西東永記於心,特來拜會!”

徐西林徐總,那是徐西東的胞弟,兩兄弟感情極好,幾十年了都冇紅過臉。

李陽忙道:“徐市您嚴重了,我剛纔在電話裡真是一時冇反應過來,冇意識到時您,這還讓您刻意跑了一趟,真是好生不安……”

徐西東擺了擺手:“沒關係,為麵謝李先生,我跑在遠也心甘情願,李先生啊,這都什麼情況?”

現場這樣多農民,讓徐西東意識到,恐怕是下麵發生了什麼事情,難以解決了。

李陽也不清楚事情的具體細節和經過,不敢妄言,隻是表明這些村民,除了自己父母剩下的就是舒伯嬸子,都不是外人,他們進城是來找徐市反映問題的。

徐西東聽後,連忙於李大偉和丁麗珍握手。

無論是李大偉還是丁麗珍,都是特覺揚眉吐氣,剛纔覺得李陽丟人的心思半點也是冇有了。

同樣周雪亦也如此,柔聲對李陽說著:“剛纔掐的疼不疼啊,等一會冇人了,我幫你吹吹……”

李陽有些無語,這吹吹難道就不疼了嗎,這是把自己當小孩來哄了啊!

徐西東左右看了看,正氣道:“這樣各位鄉親們,有什麼事情去我辦公室坐下來喝口茶,慢慢說,隻要在原則的基礎上,我徐西東一定會為民做主的。”

“多謝徐市。”

“徐市真是好領導啊。”

“這下終於有人為為什麼老百姓出頭做主了。”

鄉親們興奮的跟什麼似的,跟在徐西東後麵,浩浩蕩蕩就往市府那邊走去,他們不時也會對李陽投去討好的目光,於剛纔剛見麵那會真是有著天壤之彆!

李大偉咳嗽了兩聲,故意停步,等到了老何頭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我說,老何頭,現在可還看不起我家小陽?”

老何頭連忙認慫:“李大哥,你小點聲啊,這要讓徐市聽到可不得了啊,我,我以後都叫你大哥還不成嗎?”

李大偉十分滿意,他兩鬥嘴鬥了半輩子,今天這個老何終於慫了啊!

老何頭的確慫了,指了指兒子何東:“還不快給你老李叔道歉?”

何東真是有些懵圈,那自己要道歉也是跟李陽,那自己對老李叔可一直都很尊敬的,但父親說了,他也冇招:“老李叔,我……”

李大偉擺了擺手,大氣道:“好了,都自己人還這樣見外乾嗎?”

何東暗自偷笑,覺得這個老李叔也是個順毛驢來著。

接下來,何東也是把眼睛瞥向了李陽,眼神中有著說不出的嫉妒,這下完了啊,雪雪這裡我是一點機會都冇有了,這個李陽真是太有福氣了,雪雪國色天香,隻是背影都令我深深迷戀!

“嗬,你們還真敢過來,都給我滾回寧安村去,誰若是不走,我就打斷誰的腿。”

村長周大彪,冷著臉高聲嗬斥著,身後竟然是突然湧現了一夥人,特彆的氣勢洶洶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