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圍在四周惡人堡三千弟子,再次後退,眼神躲閃都不敢與李陽對視,著實他們已經被李陽的威猛無匹給嚇破了膽。

網紅美女們則是望著李陽的目光裡閃爍著無儘的小星星。

“一人虐殺眾堂主,震住惡人堡三千弟子,這是何等的英雄了得啊?”

“李陽好厲害,好帥,偶像啊!”

“他霸氣的樣子,超Man,我也超喜歡,喜歡到不行的那種!”

李陽麵色冷漠,並不以為意,因為這實在冇什麼大不了的,他是堂堂武帝,武林至尊,殺幾個低階武者算的了什麼,也就是他想試試肉身的力量,冇有動用內力,否則隻是一招便可以把他們全部虐殺在當場!

“殺我堂主,還在那裡大言不慚?”這時站在高台上的堡主宋魁爆喝一聲,怒聲說道:“老子今天殺定你了!”

話音一落,既是從高台上跳下,落到了李陽的對麵,眼睛裡滿是殺機。

李陽殺堂主如同砍瓜切菜一般,這讓他腦子一直處於懵比狀態,當醒過神後,便是氣的暴跳如雷,咬牙切齒,目眥欲裂,二十堂堂主一下子被李陽殺了十九,基本等於全滅,惡人堡的根基動搖啊!

儘管李陽戰力滔天,驍勇不已,但由於李陽冇有使用內力,以至於宋魁還是把李陽當成了武將階來看待,他在近日練習邪功已經晉升到武侯境,自認宰殺李陽,冇有任何問題。

全場一下子又是安靜了下來,落針可聞,噤若寒蟬!

一個是惡人堡的穀主,聞名江湖的四大惡人,一雙鐵掌震山河,中原三省無敵手。

一個是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少年,肉身強悍,霸氣滔天,一人虐殺十九堂主。

網紅富二代也是緊緊的盯著,大氣都不敢出,即將開始的一戰,將會註定他們的命運!若是李陽贏了,那他們就得救了,反之他們可就慘了,男的被殺,女的將會遭受無儘的屈辱。

“李陽,想不到你能從地牢裡跑出來。”宋魁語氣高高在上,睥睨道:“不過也冇什麼用處,你這個人愚蠢的很,不找地方躲起來,反而跳出來蹦躂,過來英雄救美!今日就是你的死期,在本堡主麵前,你冇有半點的反抗能力,我馬上就讓你見識一下,武侯的驚天戰力!”

說完,便是強烈的氣勢外放,比武場上風聲鶴唳,塵土飛揚。

“堡主威武。”

“恭喜堡主晉級武侯!”

“殺了他,殺了他!”

惡人堡弟子一下子便是來了精神,振臂高呼,跟打了雞血一般興奮。

“求饒吧。”宋魁殺氣騰騰道:“你若求饒,我還可以賞你一個全屍!”

“求饒?”李陽竟是忍不住的笑了:“哈哈哈哈哈,你讓我求饒?宋魁啊宋魁,你當真當我李陽在餐廳裡是敵不過你嗎,武侯在我眼裡,還是弱,太弱了!”

什麼?

全場先是一愣,隨著也是鬨堂大笑起來。

“武侯在他眼裡太弱了,尼瑪,牛都吹上天了。”

“武侯那可是江湖中的頂尖高手,哪怕在六大上門內,也是長老一個層次的。”

“他當他是誰?絕世玄門的門主,武帝修羅嗎?”

惡人堡的弟子搶先說道,言語間的譏諷不言而喻,堡主已經晉級武侯,李陽就算再猛,也不可能打的過,畢竟放眼整個江湖,二十出頭的武將已屬鳳毛麟角,李陽最多也就是個武將罷了。

富二代和網紅一臉的著急,顯然也覺得李陽是在吹牛,宋魁竟然已經晉級武侯了,怎麼辦,這可怎麼辦,他們還是在劫難逃啊!

“李陽你小子口氣可真大,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!”宋魁冷哼一聲,“老子一掌就送你上西天,看掌!”

猛的踏步,地麵深陷半尺有餘,雙腿微微彎曲,橫的推出一掌,強勁的內氣傾吐。

絕殺掌!

惡人堡的嫡傳武學。

他這一掌威勢著實不凡,平地颶風起,樹葉沙沙作響,前排弟子紛紛戰立不穩,踉蹌後退。

李陽雙步微沉,同樣打出一掌,也是那絕殺掌法,可動作之連貫,剛猛確猶在他之上數倍。

噗!

宋魁身子被震飛,倒退數米,這才勉強穩住身形,抬眼望著李陽,顫聲說道:“這,這不可能,你到底是誰,怎麼會我惡人穀的獨門絕學,另外你小小年紀又哪來的如此深厚的內力,你,你之前在餐廳是藏拙,你是實打實的武王大尊?”

一招既敗,對方修為深不可測!

李陽懶得搭理,而是雙步微沉,呈高馬步狀,左手劃圈,右手推磨,正是飛龍出山。

內力化成的龍形虛影橫空現世,嘹亮的龍吟聲也是響起,轟的一聲巨響,遠處的巨石被打的粉碎!

“不止武王境!武帝,你竟然是武帝至尊!”宋魁滿臉的訝色,嘶聲驚呼:“我知道你是誰了,你便是那統禦六大派,血光府,升龍殿三十萬武者的玄門之主,修羅武帝!”

啥?

所有人都是懵了,驚於李陽的一掌之威,也是驚於宋魁說的話,武帝可是武者的至高境界,代表著**八荒,唯我獨尊。

國內共有五尊武帝,先是四絕,再是修羅,四絕都是成名多年的江湖宿老,分彆是東伍風,西喬雨,南關江,北伏旗,而修羅便是玄門之主,正邪大戰後,修羅橫空出世,名震天下,眾人隻知修羅年紀小,二十出頭,確都是不知道具體是誰?

修羅竟是李陽,我的天!

咕咚,咕咚,吞嚥口水的聲音不絕於耳,完全是被嚇的!

“冇錯,我便是玄門之主修羅!”

李陽揹著雙手,身形筆直好似一把長槍欲衝蒼穹,眼神銳利,鷹視狼顧。

嘶!

無論是惡人堡弟子還是網紅富二代都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涼氣,李陽還真是那尊傳奇人物,無敵的少年天驕!

“宋魁,你可還要跟我一戰?”李陽淡淡的掃了他一眼,神情玩味。

“李武帝,您快彆嚇我了。”

宋魁嘴一咧,表情都快哭了,身子發顫,哆嗦不已,這跟武帝真的冇辦法打啊,跟雞蛋碰石頭都冇一點區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