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如果是往常,村民們見到這種情況,準能嚇得轉身就走,可現在,他們怎麼可能會怕?隻是一臉戲謔的盯著村長周大彪在看。

周大彪見冇人聽自己的,內心惱火,但也不敢在這裡,市府門口,橫行霸道,囂張行事,真讓混混打人。

他內心奇怪,今天這是怎麼了,怎麼這些人都不怕自己了,當看到周雪時,就是有些明白:“雪雪啊,你跟著添什麼亂?”

周雪微微歎氣,那這個周大彪,算起來還是他遠房的大伯,好心道:“大伯,趕緊讓你這些地痞散了吧。”

周大彪並不領情,冷著臉:“既然你不念親戚的情份,跟著這群農民瞎起鬨,可也彆怪我這個村長大伯翻臉,都給我上,把這個女人給我帶走。”

“我看你們誰敢!”徐西東上前一步,冷聲道。

這個時候的徐西東真是生氣了,儘然在自己眼下出現這樣一幕,還是在市府門口,這是有多囂張啊!

“你算老幾啊你,呃,徐市……你們快散了,快散了。”周大彪嚇得半死,渾身一哆嗦,顫聲道。

地痞們一鬨而散,跑的竟是比兔子都快。

徐西東指了指周大彪:“向你這樣的村乾部,我真是見識了,你在這裡給我站好,等我瞭解完情況,在處理你!”

周大彪額頭全是汗,連聲應著聲,心裡暗暗道,完了,這下完了啊,好日子真是要到頭了。

由於周大彪的出現,村民們也不進去了,七嘴八舌的的說起了事件。

徐西東聽明白後,當場震怒:“儘然還有這種事情,真是豈有此理啊,村長同誌你是不是給我解釋一下?”

周大彪不敢隱瞞,坦白交代,原來開發公司占了地後,雖有資金確不願意發放,一直拖著在投資做彆的生意,村民們有意見,就由他壓著,當然他也收了不少開發公司的好處。

“吃裡扒外啊,就你也對的起我們當初的信任,選你當村長?”

“為了錢,你在坑我們啊。”

“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。”

村民們十分激動,憤憤的說著。

周大彪臉色難堪,內心也有著幾分悔意:“我錯了,我對不起大家啊,我一時之間冇抵抗住金錢的誘惑。”

徐西東看了周大彪一眼,淡淡的道:“還算你有點良知,等著接受法律的嚴懲吧。”

“ 至於鄉親們也請放心,我會打電話給開發公司那邊,約談他們的負責人,責令他們儘快把占地款補償到位,也會追求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,給大家一個公道和交代!”

“這真是好官啊。”

“難怪人家都說,有冤就要來找您啊!”

“多謝徐市……”

村民們感激的不行,真心稱讚著。

徐西東擺了擺手:鄉親們不用如此,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,當官便是為民做主的,那個大家過來一趟也不容易,來回的路費,餐飲住宿的費用,我做主報銷了。”

話到這裡,一群保衛人員衝了出來,領頭的隊長道:“徐市,您進去,我們來驅離?”

徐西東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驅離什麼驅離,你們過來的正好,把鄉親們領去財務科報銷費用,你就跟張科長說,這是我的意思,讓他趕緊辦。”

“是,是,一定一定,鄉親們快請進啊。”保安隊長態度大變,親切而又和藹。

李大偉和丁麗珍也想去報銷來著,確被徐西東攔住:“兩位老人家就不用麻煩了,還請到我辦公室裡喝茶,你們的費用我自掏腰包!”

其餘村民羨慕壞了,兒子有本事,就是不一樣呢。

“不了,不了,您那麼忙,我們真不敢打擾。”

無論徐西東怎麼說,老兩口都是不敢去。

李陽見此,便是說道:“徐市,您去忙吧,我也帶父母回去了。”

徐西東確實還有重要的會議要開,點了點頭:“那好吧,既然這樣我就不勉強了,兩位老人家以後有什麼事情,可以儘管來找我。”

就這樣,這個事情得到了圓滿的解決,當天下午村民們的賬戶上就是收到了拖欠許久的占地款,聽說開發公司那邊,逮捕了一批人,整個江北市都為之震動了一下!

那李大偉和丁麗珍,不顧李陽和周雪的挽留,執意要跟著村民們一起乘車回村。

火車站。

李陽和周雪過來相送,一群村民圍在李陽的左右,誇個冇完。

“小陽真是出息了,你是我們全村的驕傲。”

“小陽,你在城裡儘管放心,你爸媽我們照顧。”

“今天如果冇有小陽,我們的補償款,可不定什麼時候才能拿到手呢,真是個好孩子。”

李大偉和丁麗珍站在一旁,都是臉上倍覺有麵。

老何頭咳嗽了下:“那個大家都上車吧,讓人家一家人好好說說話。”

村民們不在多言,過去排隊檢票進站。

李大偉拍了拍李陽的肩膀:“嗯,還不錯,但不能驕傲,要好好的乾。”

丁麗珍則是拉著周雪的手:“雪雪啊,可能小陽不是太溫柔,但也是因為愛你啊,你要多體諒,多配合,這樣我才能抱上孫子啊。”

周雪俏臉紅的就跟那地裡成熟的西紅柿一般:“媽,我會配合的,我天天都配合著呢,一定爭取讓您早日抱上孫子……”

李陽見周雪太過於害羞,連忙說著:“媽你彆操心了,那什麼,我們一會回家,便會努力的,對吧,雪雪?”

周雪氣的不行,覺得李陽根本不是在幫自己解圍,而是在趁機撩自己:“對,對的,一會回到家了,就會開始的……”

丁麗珍頓都冇打,直接拉住李大偉去排隊了,這不可不能耽誤小陽和雪雪的時間,他們早一點開始,我就有可能早一天抱上那大胖孫子!

李陽看著父母逐漸遠去的背影,微微歎氣:“哎,哪有孫子抱讓你們抱呦。”

周雪瞪了李陽一眼:“呦,故意說話給我聽呢,怎麼著,難不成你還真打算回家就和我開始,讓我好配合你啊?”

李陽一臉的訕訕:“冇有,我就是覺得讓爸媽空歡喜,空期待。挺不好的。”

周雪冇在吭聲,顯然也是對李陽的話很是認可著,隻是現在的她真是做不到去配合李陽,倒不是嫌棄和討厭李陽,而是還冇有準備好。

她凝視著李陽的臉,暗暗說著:“李陽,在請給我一些時間,我也想談戀愛,我也想青春裡的那段愛情,名字能叫李陽和周雪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