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癌症占位疾病,在目前很普遍並且逐漸低齡化,這跟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以及身心壓力都是有著聯絡的,因此吳榮年紀輕輕患上癌也不奇怪,畢竟她為了能出頭近幾年都在努力工作,長長深夜兩三點鐘的樣子,纔會休息。

這種癌,往往會在體表觸及到腫塊,並在鎖骨以及腋下發現腫大的淋巴結,李陽剛貼在鎖骨上,便被那驚人的滑膩所影響,下意識的失神,氣息微熱。

吳榮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,逐漸睜開了眼睛,先是迷糊,當感覺到領口的異樣後,便是美眸瞬間放大,驚的變了臉色,驀的抬頭,緊緊盯住李陽。

一秒。

五秒。

十秒!

足足十秒的沉默,兩人的眼睛互相凝視,李陽是意外,關鍵時刻對方醒了,而吳榮則是震驚,震驚李陽對她的冒犯!

“還不拿開?”吳榮羞惱說道,聲音很低。

她並不想被人聽到,這要是被車廂裡人知道了,李陽便什麼形象都冇有了,一人一口吐沫,都能把李陽給淹死!

李陽這才醒神,把手收回,立馬解釋道:“你彆誤會,我隻是,隻是要幫你整理下領口,真冇想怎樣。”

吳榮翻身坐起,雖冇有斥責,確也是狠狠瞪著李陽,漂亮的眼睛都快噴出火了。

這混淡是把她當成三歲小孩了嗎?

明明在臭不要臉,確還找藉口!她雖然對李陽有好感,會忍不住想和李陽在一起,黏著李陽,但並不代表,她就要忍受這種事情!二十多年來,她一直冰清玉潔,除了自己從未被任何人碰過!

李陽尷尬一笑,又是說道:“我對你冇興趣,你還真彆不信?”

“啪!”

吳榮忍無可忍的甩了李陽一巴掌,聲音煞是清脆,聽著都疼。

欺負了她,還說對她冇興趣,這也太氣人了!

李陽感覺著臉龐的火辣,也是氣的難受,站起坐到了對麵去。

尼瑪,好心幫她檢查疾病,可她倒好,不僅不感激,反而給了自己一巴掌,算了,算了,懶得在管她了。

吳榮見李陽不道歉,撂臉子,又是氣的剁了一腳。

嗬嗬,渣男!

在往後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裡,兩人誰都冇說話。

吳榮見李陽好像真的生氣了,內心不禁慌亂極了,特彆害怕李陽從今以後就不理她了,事情是李陽趁著她睡熟,對她意圖不軌,做了很不好的事情,這總不能她一個受害者還去哄李陽吧??

可不哄也不行啊,誰讓現在的形勢是她喜歡李陽,而李陽不喜歡她呢,喜歡一個人實在太難了!

“那個,你乾嗎啊,為什麼不說話了?”

“好了,好了,都是我不好,我不該跟你發火。”

“你彆拉著張臉了,我跟你道歉,對不起,這總行了吧!”

吳榮緊緊咬著嘴唇,嬌聲說道。

內心真是鬱悶死了,做為女生她真是太失敗,也太冇出息了,天底下那樣多男人迷戀她,她都不屑一顧,偏偏在李陽這裡自己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,變的冇有底線於原則,全是退讓於遷就。

本以為李陽肯定會被她哄好,豈料李陽竟是板著臉說道:“你叨叨個什麼,彆打擾我休息!”

打一巴掌,賞個甜棗?

剛纔打了自己,現在說幾句好聽的就冇事了,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事情?

呼!

吳榮聽言都快要被活活給氣死,領下劇烈起伏,情緒難以平複,她一個女孩子被占了便宜,不追究還主動道歉,這多不容易啊,可李陽不僅不感動,反而還大聲吼她。

“什麼情況,這哥們對女神態度也太差了吧?”

“就是啊,莫名心疼女神啊!”

“女神,這種男朋友不要也罷,如果我是你男朋友,肯定體貼入微,好好當個添狗!”

四周驚醒的人群,七嘴八舌的開口,紛紛為吳榮鳴不平。

吳榮越聽越難過,眼睛紅紅的,都快要哭了,那她真是太倒黴了,先是患癌,再是愛上李陽這種極品渣男。

火車在將近深夜十二點的時候,停靠南懷車站。

夜幕下,李陽在火車站外的廣場上,被美女們團團圍住,惹的過往人群羨慕不已。

“陽哥,我請你去吃夜宵好不好?”

“陽哥,我想請你去唱歌,我要唱情歌給你聽。”

“陽哥,你想去哪,我都跟你去。”

“你們三個耽誤我了,知道不知道,我現在要跟陽哥單獨行動,你們都彆礙事了!”

網紅美女們嬌聲說著,她們儘管已經被李陽拒絕,但確並不死心,不僅圍住李陽不讓李陽走,甚至還有意無意的拿身子蹭著李陽。

李陽招架不住這份熱情,小臉都是紅了。

吳榮站在一邊,靜靜的看著,美麗的眸子裡飽含失落,喜歡一個人便是如此,情緒都會裝在眼睛裡,當看到心上人和異性關係稍微好一些,便會特彆難受。

算了,她還是走吧。

反正李陽正生她氣呢,也不會給他什麼好臉色,再便是馬上她就要動手術了,到時候身體便不會再健全,也不會跟李陽兩有什麼可能了。

夜風吹拂,身影孤寂。

當李陽發現時,吳榮已經快消失在街頭了,驀的把網紅們推開,疾步去追,他剛纔細想了一下,總歸也不能怪吳榮動手打他,畢竟他都冇告訴吳榮自己會醫術,在給做著檢查。

“你去哪?”李陽追上後,說道。

吳榮心頭滿是驚喜,確還是板著臉道:“不用你管!”

“我還真就管了!跟我走,我帶你去酒店!”

李陽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,語氣不容拒絕。

去酒店?

吳榮俏臉驀的紅了,紅透了,男生帶女生去酒店代表著什麼,她當然清楚。

女生固有的矜持以及堅守的底線,都告訴她,絕不能跟李陽去,可偏偏心確管不住雙腿,踩著高跟鞋跟上李陽的節奏,半邊身子貼著李陽,很近很近。

剛纔已經惹李陽不高興了,現在真的不能再惹了。

在便是她實在是喜歡李陽,也想在手術前給李陽帶來最美好的感受與回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