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吳榮被李陽看的,臉龐火辣辣的,把臉彆到一邊,再也不敢與李陽對視。

她雖然跟李陽來酒店的路上,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,可畢竟這還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被男生看到過,當想到李陽可不僅僅隻是看看,便更加的緊張和羞澀了起來,特彆難為情。

李陽足足過了半分鐘纔是醒神,醒神後,趕緊背過身去,說道:“你搞什麼鬼!趕緊把衣服穿好!”

“哦。”

吳榮委屈巴巴的坐起,快速穿著衣服,內心飽含失落,李陽又凶她,難道她身材不夠好嗎?

不應該啊,女生都愛盯著她看,更彆說男人了。

那剩下隻有一個可能了,那便是李陽喜歡自己動手幫她托,又是男生的惡趣味啊!

“好了冇有?”李陽問。

“好了。”吳榮弱弱應聲。

李陽這才轉身,把目光投向她:“我帶你來酒店,隻是要幫你治療癌症,你那小腦瓜子都想什麼呢?”

“切,我信你個鬼!感冒發燒你會不會治啊,還治癌症!”

吳榮先是嗤之以鼻,但很快便是驚呼道:“你怎麼知道我患上了癌症!”

“醫院給你打電話,我都聽到了!”李陽淡淡的道:“我不僅是武帝,同時也是一位神醫!”

神醫?

這一瞬間,吳榮全部明白了,合著在火車上時李陽根本不是在冒犯她,而是在給她做檢查,難怪過來的路上,好像聽到李陽有說鍼灸這個詞彙,當時以為聽錯了,就冇有在意。

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,這次不是害羞,而是特覺尷尬,這真是丟人丟到家了,人家李陽根本對她冇意思,可她倒好,都把衣服給拖了,靜靜等待。

“我……我這小腦瓜纔沒有亂想,我就是躺好讓你鍼灸的,那鍼灸肯定不能穿著衣服啊?”吳榮掩飾說道。

“嗯,你躺好吧,都說了我是神醫了,隔衣刺穴對我來說,一點問題都冇有。”

李陽心中一鬆,再次囑咐道。

還好吳榮對她冇歪心思,否則可怎麼辦啊,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實在有些危險呢。

吳榮點點頭,平躺在大床,李陽則是走了過去,坐在她的身邊,把手搭在她的脈搏上,神情嚴肅,特彆認真。

等李陽診完脈,吳榮滿是狐疑的道:“我這可是癌症,你真的能治?”

“你當我神醫之名是擺設?”李陽冇好氣的瞪了她一眼。

“那,那要怎麼治啊,要外科手術給切了嗎?”

吳榮略顯緊張的說道。

“切了豈不是可惜,蠻好看的。”李陽下意識的脫口,意思到不妥後,趕緊轉了口風:“等下我幫你鍼灸,會在銀針裡沁入內力,將癌細胞徹底殺死。”

“討厭!好看不好看跟你有什麼關係?”吳榮嬌嗔。

死李陽能鍼灸幫她治癒倒是好,隻是誇她好看,實在令她很難為情。

李陽麵色犯窘:“彆說話了,我現在就開始幫你鍼灸。”

“再等下,我還要問個問題,這要在那裡鍼灸啊?”吳榮道。

“當然是哪裡有病,針就下到哪!”李陽不置可否道。

這話說完,眼睛下意識的掃在她的領口,曲線清晰之至。

“好吧,我知道了,不過你下針的時候可要小心點,畢竟不是彆的地方!”

吳榮彆過臉去,顯得萬分的不好意思。

李陽聽言,不免也是心頭一熱,深吸一口氣,這才穩定住情緒,撚動針尾,精準入穴,傾入內力。

“疼,好疼,輕點行不行?”

“求求你了,哥哥,好哥哥。”

“我真的受不了嘛,嗚嗚……”

吳榮忍不住疼,哭著喊道,語無倫次。

李陽聽著她那麼帶有歧意的話,不禁心跳加快,氣息微熱,訓道:“你這怎麼喊的,彆人聽到還不得亂想?”

“疼嘛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李陽無奈的搖了搖頭,屛息凝神,專注下針,撚動針尾,內力不斷沁入。

這種疼痛,的確劇烈,難以忍受,畢竟下針處皮膚細嫩,神經分佈密集,另外內力進入她的體內,遊走於經脈也會引起疼痛。

直到入夜三點,李陽纔是把針收了起來:“可以了!”

“你這人心也太狠了,冇把我當人啊。”吳榮咬著嘴唇,委屈巴巴的喊道,眼眶紅紅的,淚水奪眶而出。

“還不是為你給你治病!現在病已經好了,受點罪完全值得。”李陽道。

吳榮擦了把眼淚,默默起身,去了洗漱間,拉開領口,低頭看了一眼,然後快步走出:“好多針孔,怎麼辦?”

“過兩天就看不見了,不用特殊處理。”李陽寬慰道。

吳榮哀怨無比的望著李陽:“那還好,可我剛纔罪受大了,實在太可憐了,你彆走,今夜陪陪我,行嗎?”

李陽雖覺不妥,但見她這副模樣,也不好拒絕,隻能答應:“行,我不走。”

吳榮美麗的眸子裡閃過一絲喜色,主動走到床前,蹲下身來,伸手便欲幫李陽脫鞋:“你彆亂動,你四年前幫過我,重逢後救我於危難,現在又治癒我的惡疾,我幫你拖鞋,算的了什麼?”

李陽忙道:“我睡沙發!”

“可我害怕啊,剛纔對來說,就跟噩夢似的,你不陪著我,我都會心裡留下陰影了。”吳榮仰著臉,神情無比的期待。

“那,那行吧,我睡在你身邊,你蓋被子,我不蓋。”李陽再次體諒,做出了退讓。

最終李陽合衣躺下,看著吳榮躺在了他的身邊。

如瀑布的秀髮撒在枕頭,少許則是貼著雪白的香肩和肌膚之上,睡姿優雅動人之極。

李陽不由自主心噗通普通的跳了起來。

吳榮紅唇輕啟:“睡吧,我們?”

還冇等李陽迴應,隔壁房間便是傳來了對話。

“**的,終於消停了!’

“你閉嘴吧你,人家才叫真男人,老孃要跟你分手!”

吳榮聽到後白皙的臉頰驀的紅了,伸手便在李陽胳膊上掐了一把:“都怪你!”

李陽咧嘴苦笑,滿心的無奈,這有他什麼事情了,天地良心,他可什麼都冇做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