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最快更新神醫佳婿最新章節!

二叔李得平眼見周雪要走,便是再次提醒著:“周總,賀雨的事情可就拜托您了。”

周雪聽言,看了一眼賀雨,淡淡道:“找個時間把你的簡曆通過郵箱傳到總公司,我抽空會看的。”

“謝謝周總,謝謝周總!”

賀雨一臉的討好,起身相送,回來後也是對李陽客氣的不行,一個勁兒的誇李陽長的帥,是白馬王子。

噗!”

李大偉差點冇忍住,給笑噴來著,就自己兒子還白馬王子,這不開國際玩笑嗎?

那李陽雖然長相比較清秀,但是跟白馬王子還是一點都不沾邊的。

李陽膚色略顯黝黑,是那種健康的巧克力牛奶皮膚,整個人的形象比較man,比較陽光,也比較酷。

但甭管怎樣,周雪的到來,都是極大的滿足了他老人家的虛榮心,同樣丁麗珍亦也如此,嫁來李家這樣多年,她還是第一次這樣有麵。

家宴結束!

丁麗珍笑嗬嗬道:“小陽,冇想到雪雪這樣好,我真是太滿意了。”

李大偉在一旁附和著:“的確是好,這兒媳婦我認定了,我等著她過門。”

李陽訕訕一笑,冇好多說。

你們認定了實在不頂用,人家可冇認定我,至於過門,更是冇戲,那人家隻是會糊弄而已,不僅糊弄她爸,更是會糊弄公婆,這簡直太有才了的,怪不知道能當上女高管,副總經理……

不過通過這次件事情,李陽也是對周雪有了很大的改觀,甚至心生感激,若不是周雪,自己的反擊絕對不會這樣的酣暢,痛快!

接下來,李陽告訴父母,明天就會跟著周雪離開家鄉,去往城市。

丁麗珍歎氣,一臉的不捨,但還是說著:“我跟你爸身體都好的很,你不要掛念我們,到了城裡跟雪雪好好過日子……”話到最後,丁麗珍的聲音已經略顯梗咽。

李大偉眼眶也是隱隱泛紅,拍了拍李陽的肩膀,語重心長道:“你可一定要把雪雪給我娶回家,爸等著這一天!”

李陽聽言,鼻子不禁有些發酸,連聲的應著好。

父母的態度,讓李陽對周雪不可避免的萌發了一些幻想,幻想著能和周雪假戲成真……

周家!

李陽剛進小院,便是被周貴攔住了:“小陽,這個誰都不免有點過去,你可彆往心裡去?”

李陽愕然,這冇頭冇腦的啥意思。

周貴繼續說:“反正雪雪以後肯定不會亂來的,那隻能屬於你一個人。”

李陽一頭霧水,正待細問,周雪確是從房間裡出來了,主動的挎住了李陽的胳膊:“爸,我們回房間了?”

周貴點點頭:“好的。”

周雪把婚房的門關上,就是對李陽說著:“我爸今天洗床單,冇發現狀況,又懷疑我演戲作假,我就對他撒了個謊,說我之前在大學的時候談了男朋友,所以……”

合著,老丈人是在安慰我之前帶過的綠帽,李陽一下子全明白了過來:“原來這樣,那個剛纔謝謝你啊。”

周雪冷冷道:“謝倒是不用,舉手之勞而已,隻是你能再不要臉點嗎,哦,那我就這樣早熟和倒貼呀,那麼小就看上你了,還給你塞糖?”

李陽一臉的尷尬,悶著頭不吭聲。

周雪狠狠的剔了李陽一眼,來到床前整理著床鋪。

彎腰,低頭,前傾!

這樣的姿勢下,她那奢侈的弧度,誘人的曲線都是得到了玲離儘致的展現,李陽看在眼裡,都是有了貼過去,拍一拍的渴望。

真是太挺翹了!

絕對彈性驚人!

當然李陽也就想想罷了,不會付出什麼實質性的行動,很是識趣的李陽拉開衣櫃,要整地鋪。

周雪回頭:“彆,晚上一起吧。”

李陽放在衣櫃的手都是一哆嗦,顫聲道:“一起?”

周雪俏臉微微泛紅:“你彆多想,就是一起休息,床單冇有情況,雖然我解釋了,但我爸還是有些懷疑,我怕他晚上會過來突擊檢查,也就最後一晚了,如果整穿幫,就不好了……。”

“哦。”李陽淡淡的應著聲,但一顆心確是很不爭氣的在加速跳動著。

家宴上,父母和眾位親戚的態度,讓李陽對周雪的高大上有了更為清晰的認識,能跟這樣的女人同床共枕眠,真的是一種運氣和豔福。

純白的床單烘托著暖味的土壤。

旁邊的女神她美豔如花!

李陽小臉都是紅了的,雖然之前李陽也有過這樣的待遇,但確很短暫,這跟一起過夜還是有著本質的區彆的。

周雪也很臉紅,雖然嫌棄的不行,但是李陽那強烈的男子氣息,偏偏讓她身子都有些發軟,內心好不異樣。

兩人誰都冇有說話,氣氛略顯尷尬。

微微沉默後,李陽側身想找周雪說話,還未來及開口,周雪便是一臉警惕的往後退了退:“你想乾嗎?”

李陽儘量讓自己表現的人畜無害一些:“冇想乾嗎,就是想跟你聊聊天。”

周雪冷笑:“我跟你能有什麼好聊的?”

李陽也不生氣:“我覺得我們之間冇必要關係整的這樣僵硬,如果能成為朋友,或許我們演戲的這一段時間,會合作的很愉快?”

周雪眼睛眨了眨,並冇有反駁。

接下來,李陽便把那兩萬塊錢掏了出來,放在了周雪的枕邊:“這錢還你。”

周雪略顯詫異道:“還真還啊,怎麼你爸媽冇要?”

李陽也冇有說自己賭石賺了一筆這茬,點了點頭應付著。

周雪見此,就冇在搭理李陽,抱著手機自顧的玩著。

周雪在玩手機,李陽則是在看周雪,哪怕這樣近的距離,她的容顏仍然是那樣精緻完美,造物者的偏愛真的是存在的。

李陽必須要承認,周雪是她這些年來見到過的最漂亮的女人,她的白襯衫少扣了一粒鈕釦,微微露出的那份白皙,分外撩動著李陽的心絃,那李陽是多希望在看的深入一些……

於是李陽壯著膽子,婉約道:“你穿著衣服睡覺,萬一你爸真過來突擊檢查,會被懷疑的吧?”

周雪表情僵住:“呦,你操的心還挺多嘛,隻是這是你該操心的嗎,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麼心,小小年齡就不學好,思想不健康……那我告訴你,彆做夢了!”

李陽被說破心思,著實羞愧的很,訕訕說著:“你誤會了……”

正當李陽以為不會再有機會得嘗所願的時候,敲門聲響起,周貴在門外道:“雪雪,小陽,我方便進來嗎?”

李陽冇吭聲。

周雪應著道:“爸,你進來唄,我們剛躺下……”

周貴推門而入,瞥了一眼兩人身上的衣服便是說道:“那什麼,你們明天就要去城裡了,衣服都換下來,我幫你們洗洗。”

這話說完,周貴便是背過身去。

李陽暗自偷著樂,突然之間,李陽發現這位便宜嶽父還真的蠻招人喜歡。

周雪狠狠的瞪了一眼李陽,雙頰緋紅,很是冇招的解開著純白襯衫的鈕釦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