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九百零五章

大局已定?

想保住高原,非武力可以解決,隻能拚財力,人脈,李陽不用問便知,這是背後有人在發難,背後主謀倒是不急著找出來,眼下最關鍵的是要進行輿論反製,也就是洗白!

李陽這一表態,勿論是高原還是許玲玲都是心中一定,李陽執掌超級勢力絕世玄門,不僅是武林霸主,同時也是商界的巨擘,要人有人,要錢有錢,可以說除了李陽,她們在也想不出,還有誰能挽回現在這種局麵,化解這次風波。

“謝謝陽哥幫我!”高原感激不已的道。

李陽擺了擺手:“彆說這種見外的話,你現在趕緊去換衣服,衣服要正式,許姐你也彆說話,給我幾分鐘時間,讓我靜下來好好想想,到底該如何應對!”

高原乖乖去了臥室,換了一身精緻的女士灰色西裝,出來後,便瞧見李陽掏出手機開始打電話。

“鄧勇,你給我聽著,一會高原會去你所的直播平台,你安排她錄製一則退圈申明,另外在你們平台的官網上發放力挺高原的稿件!”李陽沉聲道。

鄧勇是升龍殿的人,擔任某快快直播互娛的副總經理一職,快快直播是直播界的龍頭企業,擁有的流量數以億計!

“殿下,這,這,您太難為我了。”鄧勇聽到後,冷汗岑下,“我們這邊實在不好力挺高小姐啊,現在全網都在罵高小姐,我們力挺那就是站在了輿論的對立麵上,另外咋力挺啊,難道力挺高小姐偷東西嗎?”

“我這不是跟你商量,這是命令。”李陽不置可否,冷冷道,“誰讓你力挺偷東西了,我是讓你發聲,力挺高原的人品,表明高原絕不可能會偷東西!”

“屬下照辦,我在公司等高小姐過來!”

鄧勇歎了口氣,應下聲來,已經做好準備,從直播公司離開,睜著眼睛說瞎話,不被開除那纔要見鬼嘍,高原偷東西,是有視頻作證的,證據確鑿!

“退圈申明?”高原遲疑的望著李陽,委屈巴巴的道:“陽哥,我真的不想退圈啊,我好不容易纔走到今天,您,你剛纔不是說會幫我化解的嗎?”

“先把事件的溫度將下來,等風頭過去,在讓你複出,你放心時間不會太久的!”李陽寬慰道。

“那我聽陽哥的。”高原脆聲說道。

李陽點了點頭:“許姐,你陪高原一起去,多帶些保鏢,遇見記者,一律不於迴應!”

“明白。”

許玲玲應了一聲,拉著高原離開。

十點的時候,李陽便在網上看到了快快互娛官網的力挺新聞,稿件原文是這樣的:“我司注意到目前有不明身份的人在散播,中傷,詆譭藝人高原的惡劣行徑,高原從業以來潔身自好,熱衷於慈善事業,絕不可能是小偷,高原我們相信你,高原加油!”

剛剛釋出僅僅五分鐘,下麵的評論區便已經炸了,無儘的嘲諷之詞。

“就這還洗白呢,洗的白嗎?”

“嗬嗬,給小偷加油,快快太給力了!”

“視頻都放出來了,就這還力挺呢,頂流背後果然有大佬啊!”

李陽掃著評論,眉頭緊皺,情況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嚴重,他本以為通關媒體公開的發聲,可以幫高原挽回一些劣勢於路人緣,可不成想竟是冇一個相信的!

不過也沒關係,這僅僅隻是開始,後麵的反製措施,扭轉輿論步驟的還有很多!

“舅舅,這還有媒體出來為高原說話呢?”趙坤陰著臉道。

“快快直播互娛,徐西林那一脈的。”王山華冷哼道。

“看來徐西林開始著手進行公關了,徐西林在娛樂圈打滾多年,無論是人脈還是財力都不可小覷啊,舅舅,您得加把火,把高原徹底打倒,絕不能給他們機會翻盤!”趙坤提醒道。

“有道理,我這就打電話讓老友把高原給封殺了!”王山華掐滅手中的菸蒂,拿起座機,撥打了行業協會理事長的電話。

行業協會是社會團體非職權部門,雖然在法律上不具備對藝人的約束能力,但是按照業內慣例,隻要被行業協會封殺的,便不可在亮相大應聘,而各家媒體也會很有默契的不給被封殺的藝人,發聲,露臉的機會。

“董兄,我山華啊,高原那事情鬨的不像話啊,咱們協會應該要過問一下了。”王山華朗聲說道。

“老王,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,我還以為你是打電話過來幫高原求情的,畢竟你可一直很捧高原的,我現在可以明白的告訴你,我們協會已經開過會了,在過半個小時,便會正式發文,通告全網,對高原進行封殺!”董地君笑著說道。

“哈哈,行,那就這樣。”

王山華笑了一聲,把電話掛斷,緊跟著又是播出一個電話,“雷老弟,你們那邊怎麼回事,現在全網都在罵高原,你們確還在力挺,我聽說你們還給高原錄製了退圈申明?”

“王總啊,這個事情是鄧勇拍板的,我也是剛剛知道,我這邊已經責令下麵刪除稿件,另外退圈申明也不會給放出去的!”雷動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“嗯,這樣最好,否則我可是要追究的!”王山華語氣裡的警告毫不掩飾。

兩邊都在發動人脈,各展手段,運籌帷幄。

快快直播互娛。

“高小姐,對不住,這退圈申明不能發,我隻是個副的,冇辦法啊。”鄧勇苦著臉,歉意說道,“我還得告訴您一件事,行業協會那邊馬上就會對你進行通告封殺!”

“我理解,麻煩您了。”高原強行擠出一絲笑顏,“封殺就封殺吧,鄧總再見!”

退圈申明都不給她發,隻能被封殺,她心裡的苦澀難以言說,明明冇有做過的事情,確是硬按在了她的頭上!

“高小姐,請問您為什麼要偷東西,是上學那會愛慕虛榮嗎?”

“高小姐,請留步,給我們講幾句吧!”

“高小姐,現在全網都在罵你,你什麼心情,也麻煩跟我們說下!”

當高原走出電視台的哪一瞬間,記者們從四麵八方圍了過來。

高原麵色難堪,心裡真是有被氣到,記者們這不是往她傷口上撒鹽嗎?

“請你們讓開,我們不接受采訪,一切無可奉告。”許玲玲冷冷的喝斥。

保鏢強行驅散記者,高原乘車駛離,回家的路上,她都在刷手機,各大網站都有關於她的新聞,全部都是罵她的,她看的特想哭,委屈不已。

“高小姐,行業會的通稿出來了,大局已定,您也彆太難過了!”許玲玲輕聲說道。

“我還冇有輸,司機開快些,我要回去見陽哥!”高原一臉的倔強,莫名對李陽有著信心。

許玲玲暗暗歎了口氣,見李陽有什麼用,李陽雖然能量大的驚人,但也不是神仙啊,現在想逆轉局麵,逆水翻盤,除非來一場詩歌集的驚天大逆轉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