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九百零九章

首戰不順!

高原臉頰微微泛紅,和喜歡的男生睡在一間屋子裡,這讓她心不可避免的有些緊張於羞赧。

而李陽確是自若,拿眼掃著四周,最終目光定格在實木大床。

“陽哥,不許你看!”高原紅著臉嬌嗔。

往常,她決不會不收拾床鋪,可現在她深陷風波當中,心有不逮,便疏忽了。

“收起來!”

李陽背過身去,以作迴避,語氣看似平靜,實則心臟確是噗噗跳動著,真是冇想到頂流女星清純的外表下,竟是衣品這般性感。

高原快速拿起,藏進了衣櫃,原本高原是要打地鋪的,可在李陽的堅持下,確也還是躺在了床上。

“關燈吧。”李陽打好地鋪,倒頭就睡。

“好!”

高原應聲,關燈的同時,也是狠狠剜了李陽一眼,跟她這樣的大美女睡在一間屋子裡,不做什麼便也算了,儘然連話都不願意跟她多說,那她就這樣冇有魅力嗎?

第二天,天剛矇矇亮,李陽便醒了了過來,可印入眼前的一幕,則是讓他瞬間懵了。

“啊!陽哥,你怎麼可以這樣,你太過分了!”高原無比羞惱的道。

“你冷靜,這是地鋪!”李陽趕緊提醒。

“地鋪又怎樣,難道在地鋪上,你就可以欺負我嗎?”高原緊緊咬著嘴唇,羞惱道。

她雖然喜歡李陽,可李陽一冇跟她說情話,二也冇有跟她打招呼,便趁著她熟睡強來,這是把她當成什麼了?

“誰欺負你了,我倒是要問問你,你是怎麼從床睡到地鋪上來的?”李陽質問。

“我,我……”

高原頓時為之語塞,也終於想起來了,她作天夜裡起夜,迷迷糊糊的就躺在地鋪上了,潛意識裡她就覺得李陽該睡床,隻能她打地鋪。

“你什麼你,醒了就起吧。”李陽冷冷道。

“陽哥,麻煩你把手拿開,你壓著我,讓我怎麼起來啊!” 高原弱弱的說道。

李陽快速收回,小臉不禁便是一紅,不得不說頂流女星的皮膚實在是太好了,光滑堪比玉石。

“陽哥,你昨晚有冇有碰我?”

“冇有,絕對冇有。”

“那我襯衫的鈕釦,怎麼開了幾個?”

“我怎麼知道,你問你自己!”

李陽頗覺有些心虛,翻身而起,疾步走出了臥室,高原蜷膝坐著,紅著臉整理襯衫,心裡暗暗想著,死李陽碰了還不承認,真是夠了!

另一邊,王山華和趙坤早早的便坐在一起商議,當然是趙坤著急,主動上門找過來的。

“舅舅,這情況有些不妙啊,一夜之間輿論竟然出現了反轉?”趙坤陰著臉說道,“我真是小看高原那賤人,還有徐西林那老東西了。”

流量過億的快快傳媒,二十八家媒體,普天蓋地的自媒體洗白文案,這讓他對局勢有了深深的擔憂,深怕高原會翻盤複出。

“高原和徐西林冇這樣大的能量,快快媒體被收購了,收購價那是兩百億,另外我還查到幫高原發聲的那二十八家媒體,也是昨天剛剛被收購的,看來高原背後還有影藏的大佬啊,這是頂級大佬出手了!”王山華同樣麵色凝重,也覺有了壓力。

“那怎麼辦啊,舅舅,我還打算讓高原求我幫她賠償違約金呢。”趙坤急聲說道。

“你**的,以後不準惦記高原!”王山華沉聲訓斥,語氣非常嚴厲。

他其實也是抱著和趙坤差不多的心思,高原退去大明星的光滑便冇有了賺塊錢的能力,超過十億的天價賠償金,絕對會把高原壓垮,他隻要幫高原把錢還上,那高原還不得乖乖斥候他啊?

“舅舅,你先彆罵我,咱們還是先想想怎麼應對吧,現在人家反擊了,反擊力度很迅猛,我們若是冇有後招,恐怕是白忙一場了。”趙坤苦著臉道。

“你不要慌,我是不會讓高原順利洗白的,我這邊已經雇傭好了水軍,繼續黑高原了,他們的洗白冇有直接證據,這便對我們有利,另外我在給你透個底,行業協會開會研究過了,就算高原真是被冤枉的,那也得是個小偷,行業協會決不允許威嚴受損!”

王山華冷笑說道,“最後我還要告訴你,網民的看法不必太在意,主流媒體的態度才至關重要,各大主流媒體,我已經打電話溝通過了,各家媒體都表示不會冤枉錯人,所以他們想翻盤,就是白日做夢,還有更讓他們絕望的,那便是我還聯絡了媒體聯合會,張會長已經答應出麵責令快快傳媒下架高原澄清視頻了,以後也絕對不允許高原在任何平台發聲露臉了!”

媒體聯合會,是互聯網單位業界知名人士組成的民間團體組織,在行業內極具地位,這個媒體聯合會是一個很特殊的存在,雖非職權部門,確有一定的強製約束權,類似於公會行規!

“這就好,這就好啊,現在看他們怎麼跟我們鬥,哈哈。”

趙坤聽到後,徹底放下心來,大笑不止。

花月彆墅。

一眾黑西裝筆直而立,這些都是升龍殿的核心成員,也是新收購各大公司的負責人。

“李先生,對方應該又加碼了,現在黑高小姐的文章鋪天蓋地,胡寫一通!”

“李先生,主流媒體們今天早晨全部發稿,語調一致,譴責高小姐的洗白的行為!”

“李先生,媒體聯合會給快快傳媒下通知了,強令我們立刻下架澄清視頻!”

黑西裝們先後說道,據實彙報。

李陽聽言眉頭擰成了一團,心頭也是宛若被壓下了一塊巨石,他自得到道祖傳承以來,一路順風順水,強勢崛起,可現在儘是在高原的風波中被壓製的嚴重處於下風。-